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39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39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不单琦琦诧异,护士长也诧异。两个人不确定的你看看我,我看了看你。最终,护士长还是道:“要是不想去,就别强撑。”

    “向夫人是VIP,这里的人随便她挑,哪有我们不想去的立场?”舒年把头发随便束了个马尾,理了理领口,“我今天不去,他们明天也会让我过去。迟早的事,我避免不了。”

    舒年的话是有道理,护士长也明白,医院里总不能一直以请假来搪塞VIP病人。

    最终颔首,“那你去吧。不过,多少要注意点,不要顶撞他们。”

    舒年点头,算是应了。

    她心里清楚明白,向夫人和宁朦点了自己,定是为了故意挑她毛病,回头来和院方投诉自己。

    ——————

    舒年换上工装,往116病房走去。

    还在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宁朦娇软可人的声音,“伯母,您别逼他了……我这孩子原本就是意外来的,也许……沐阳根本就不想要。他只想要舒年的孩子。”

    “你别给我提那个女人!一提我就来气!什么叫沐阳不想要,你这孩子谁不想要都是我们向家的!沐阳,我警告你,你今天要是敢不给宁朦一个交代,我……我就去死了算了!”向夫人说到最后一把鼻涕一把泪。

    “妈!”向沐阳的语气里,透着深深的疲倦。

    “你别叫我妈!你说,你到底是什么眼神?宁朦端庄贤淑,如今又还给你怀了孩子,你不娶,非要那个连孩子都不会生的恶毒女人!你是有意让我以后没法和你们向家的列祖列宗交代,是不是?”

    “妈,你说什么呢!”

    “还是说……其实根本就是舒年不乐意和你离婚?是了,她都想害死朦朦肚子里的孩子了,哪还能就这么和你离婚?”

    “是啊。向夫人,你没说错,我还真不愿意就这么和向沐阳离婚了。”舒年没有再听下去,而是推门而入。神色高冷。

    她的出现,让病房里三个人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去。

    “舒年!”向沐阳原本晦暗的神色听到她的话,一变再变,眼里划过一抹惊喜之色,大步就朝她迈过去,“你刚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可以不和我离婚吗?”

    宁朦躺在病床上,见到这一幕,心里狠狠一恸。

    呼吸,一下子就重了许多。

    她狠狠咬着唇,并不说话。

    向夫人冷声嗤笑,“之前在我面前说什么大话了?不是说想和我儿子离婚吗?现在夜少爷那边也不要你了,就知道抱我儿子这颗大树了?”

    “向家还确实是个大树,所以,我要是分文不取就和向沐阳离婚了,岂不是可惜?”舒年转目看向向沐阳,淡淡一笑,“向夫人提醒了我,离婚协议书,我得重新加一条了——既然我们是合法夫妻,那我们离婚便也按法律程序走。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恐怕你得分我一半了。”

    向夫人明白过来,气得脸都绿了。

    向沐阳面色也陡然暗下去,“你……还是要和我离婚?”

    “你这贪心的女人!”向夫人怒不可遏,手恶狠狠的指着舒年,青筋都绷了出来,“你休想!我告诉你,舒年,我一定会要将你扫地出门!而且,还得是净身出户!”

    舒年把她的手指给拦下去,挪开,“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向夫人要想插手,到时候,可以去法庭上和法官谈谈。”

    向夫人气得直捂胸口,恶狠狠的盯着向沐阳,“你看看……你看看找了个什么女人回来,根本就是引狼入室!”

    舒年心底憋着的气出了大半,所以没有再和向夫人闹下去,只是朝躺在床上的宁朦走过去,不卑不亢的道:“宁小姐,我是你的看护。如果有什么吩咐,可以按这个铃。”

    她朝宁朦头上比划了下,“我会随叫随到。”

    “还有……”舒年垂目看了她一眼,简直算是云淡清风的开口:“医生说,你现在情况不是很稳定,所以,最好不要太动气。我看你眼睛红红的,好像有些伤心的样子,但是最好还是别再哭。伤心的情绪,对孩子不好。”

    “舒年,你……你过分了!我现在会变成这样,全是因为你,你还在这说风凉话!”宁朦原本就满腹委屈,被舒年这么一刺激,眼泪一下子就不受控制的越流越多。

    向夫人见状,赶紧过去安抚:“朦朦,你可千万别动气!别听她在这胡言乱语!她就是故意惹你生气的!”

    向夫人一边抹着宁朦的眼泪,一边叫儿子,“沐阳,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安抚安抚朦朦!”

    三个女人一台戏,向沐阳深陷其中,只觉得深深的疲倦。向夫人唤他,他却是深目看着舒年,最终,机械的走了过去。向夫人扯着他的袖子,“沐阳,你快和朦朦说,说你爱她!你爱你们的孩子!”

    舒年看着这一幕,只觉得特别的可笑。

    “三位聊吧,我先出去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或者意外,按玲就行。”舒年说罢,准备退场。

    宁朦小腹疼得厉害,这句话听在她耳朵里,便觉得是诅咒那般。

    “舒年,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压抑太久,宁朦情绪一下子失控,手在旁边床头摸到玻璃杯就朝舒年狠狠砸过去。

    “小心!”向沐阳急唤一声。

    舒年感觉到危险,转过身来,只觉得一个重物朝自己飞了过来。她本可以稳稳躲过去的,可是,就在此刻,一道声音乍然从门口传来。

    “宁朦是住这里吗?问过没错了吧?”

    这声音……

    舒年身子狠狠一震,整个人仿佛被雷劈过一样。她忘记了躲,甚至忘记了动一动,原本可以避开的杯子就那么猛地砸在了自己额头上。顿时,鲜血直流。

    殷红的血,从额头上一直流到眼里,再从眼角往下流……

    她面上没有表情,没有温度,更没有生气,那样子颇为吓人。

    下手的宁朦都被她这副样子吓一跳。身边的向夫人即使气焰那般嚣张,看她这副灵魂出窍的样子,也心里有些发毛。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