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40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40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倒是向沐阳第一个冲过去,握住她的双臂,紧张的察看,“怎么样?痛不痛?流血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舒年没反应,像是什么都感受不到,什么都听不到那样,始终呆呆的站在那。

    就在这会儿……

    病房的门,‘咔哒’一声响起。两个人手挽手从外面进来。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女人。

    舒年僵立在那的身影,颤栗了下,把手猛地从向沐阳手中抽开。她始终没有回头。

    向夫人和宁朦的注意力已经被进来的人吸引了过去。向夫人笑眯眯的道:“朦朦,这一定是亲家公,亲家母了吧?”

    宁朦的脸色在听到“亲家母”那三个字的时候,变了变。只是指着中年男人和向夫人道:“伯母,这是我爸。”

    解释完,目光落向一旁挽着她父亲手的中年女人,唇角浮出一抹讽刺,“她和我们家并没有关系,您也不用认识了。”

    中年女子脸上划过一丝尴尬。

    宁父斥道:“朦朦,你又任性了。阿姨平日里对你怎么好的,你自己心里可是有数的。”

    中年女人微微一笑,“不要紧的,朦朦抵触也是可以理解。朦朦,这是我给你炖的鸡汤,身子不好,要好好补补,以后你想吃什么喝什么,都和阿姨说。阿姨做了,给你送过来。”

    舒年站在那,听着女人一句句话,只觉得自己被人扔进了大海里。

    海水咸涩冰冷。她被人残忍的一口一口灌着。灌进口腔,漫进胸腔。渐渐的,她只觉得凉……凉得浑身都在发颤……

    再渐渐的,她无法再呼吸。好似,随时都会死过去一样。

    明明是额头在滴血,可是……她却觉得,胸口好像破了个更大更大的洞……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出去吧!”向夫人似乎这才发现了她这个不受欢迎的存在。

    舒年回过神来,撇开向沐阳的手,低着头往外走。全程,不曾抬头。

    可是,她能感觉到,房间里所有人的视线都朝她看了过去。向沐阳甚至要追出来,被向夫人一把拉住。

    而那陌生的中年女人,只扫到舒年一个低着头的侧颜,还有她纤瘦的身形,亦是狠狠一震。

    视线追随着她,久久都没有抽开。直到她的身影要从病房里消失,她几乎克制不住的要走过去,却被身边的中年男人抓住了手。

    “婉君,怎么了?”

    明婉君猛地回过神来,像是如梦初醒那样。她抽回视线,摇摇头,什么都没说。一会儿工夫,又失魂落魄的朝门口看了一眼,那儿已经没有了舒年的踪影。

    “怎么了?”宁博天发现妻子的不对劲。

    明婉君扯扯唇,“就是觉得刚刚出去的女孩子眼熟。她是什么人?”

    最后一句话,是问向夫人的。

    这话一问,向家母子和宁朦脸上都划过一丝不同程度的尴尬。最终,只是宁朦冲明婉君冷冰冰的道:“你不过是一个外来的人,能有什么眼熟的?肯定是眼花了!”

    “是啊,她就是医院里一个看护。”向夫人也有所掩饰。

    向沐阳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道:“妈,我出去抽支烟。”

    说罢,就要走,被向夫人和宁朦两人一起拦住。向夫人斥道:“你未来岳父都来了,还出去抽什么烟,别不懂事。”

    向夫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儿子的目的?刚刚舒年被宁朦砸了那一下,砸得额头开花,他肯定是心疼了。舒年那丫头就是活该,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向沐阳被两个女人拉拽着抽不开身,何况,宁朦现在无论怎么样,是有了自己的孩子……

    一整个病房里,几个人聊着天,可是,向沐阳明显心不在焉。而此刻,和他一样心不在焉的,还有明婉君。

    ————

    另一边。

    舒年强撑着走出病房,门才带上,整个人便克制不住的发抖,手指指尖狠狠掐进了掌心。

    额头上,一直还在流血,她整个人就像被抽走了魂魄,一点感知都没有。

    “舒年,你没事吧?”琦琦刚好从休息室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僵立在那,脸色惨白的舒年。

    琦琦这一声唤,护士长还有其他同事也都注意到了。

    护士长走过去,将她的脸一把抬起,看到那伤口,皱眉,“别在这站着了,赶紧的,找医生包扎一下!”

    舒年还恍恍惚惚的,好像把自己缩在了一个壳中,别人对自己的关心、愤慨,她一律都听不见,神色显得有些淡漠。只将头上的帽子取下,交到护士长手上,“护士长,我想去楼下透透气,麻烦你帮我请两个小时的假。”

    “……嗯,好。但是,你这伤口……”

    护士长还想说什么,可是舒年什么都听不到,推开他们,从人群中走出来。神态淡得近乎淡漠。

    琦琦担心的唤她一声,护士长拦住她,“算了,让她去透透气吧。”

    “可她脸上伤成那样,现在不处理,还真怕会破相。”

    护士长看着舒年的背影,长叹口气。她一步一步往楼下走,像是行尸走肉那样,又摇摇晃晃的,好似随时都会倒下。

    仅从今天发生的事情上就可以想见在这场婚姻里,她到底受的是什么罪。难怪舒年会要和夜少爷在一起。

    “这些人也真是欺人太甚,明明是小三怀孕,扇她一耳光不够,还把她打成这样。”有人替舒年抱不平,低声嘀咕。

    “行了,别人的家事,别插嘴了。”护士长斥了一声,又转头道:“大家都去忙自己的事。琦琦,你先替一下舒年的工作。”

    “是,护士长。”

    ————————

    舒年怔忡的坐在医院花园的长廊里。风吹拂而过,树上的叶子掉落在她头顶上,肩上,她都一动不动,不曾摘去。

    她的视线,一直追随着离她不远的一家三口。

    老爷子头发已经发白,似乎是帕金森患者,坐在轮椅上。

    “老伴,你答应过我的,会赶快好起来。我可信着你的话,天天就盼着你以后带我去看杏花。”老太太虽然已是年迈,却是执意要亲手推着丈夫的轮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