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41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41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女儿跟在一旁,怕累着母亲,要接过手去。老太太摇头,“我们现在年数大了,指不定哪天我身体也垮下来,一分钟都推不动。现在能推多远是多远。”

    “妈,爸要知道你这么爱他,会很快好起来的。”

    老太太眼眶发红,直抹眼泪,“我们哪有什么爱不爱的。我们这一辈人,和你们年轻人不同,我们认定了那就是一辈子不离不弃的事。你爸无论病成什么样子,动得也好,动不得也罢,他都是我认定的唯一的哪个人,到死都不会松开他的手。”

    舒年听着,看着,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脑海里,全是当年母亲同她和父亲说的那些话。那个人也曾给过她和父亲承诺,无论未来如何,他们这个家永远都不会散……她永远爱他们……

    可是后来,舒年才知道,原来,有些人的永远,那么短……那么短……

    短到她措手不及。

    而现在,她更明白……原来,有些人的爱,也是那么廉价。早已经拿那些爱去讨好其他人了……

    想着想着,她只觉得面前的一切都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愿让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她低下头去,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手,要放下时,一道颀长的身影笼罩过来。下一瞬,她纤柔的手,被男人温热的手掌握住。

    她一怔。

    继而,人已经被一股力道拉了起来。她整个人跌入一方温暖而又结实的怀抱。

    抬起眼,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乍然出现在自己眼里。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他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外面出差吗?可是,面前,他的一切都那么真实,真实的表情,真实的呼吸,体温亦是真实的……

    夜晏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视线从她的额头,缓缓往下移,到她肿起的脸上,他捧着她脸蛋的手,绷得青筋都在跳。面上,却是愧疚夹杂着深重的心痛,“我回来晚了……”

    男人这样一句话,像是最直接的武器,一瞬间,戳破了舒年心底所有的坚强和武装。硬壳上,破了个洞,所有的委屈和心酸,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她像个受了伤害的孩子,无助的搂住夜晏的脖子,呜咽一声,痛哭失声。

    深藏了那么久的情绪,到他面前,再无可掩藏,尽数宣泄出来。

    夜晏将她抱紧,紧到几乎恨不能要把她扣进身体里去。她的痛哭声,一直都在撕扯着他的神经,第一次,他那么真实的感受到一个人的悲伤和委屈;那么想要将一个女人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好好的护她周全。

    有些人,会让你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在任何人面前甚至是亲人面前都不敢释放的情绪,却可以在他面前毫不掩藏的表现出来。舒年觉得,夜晏于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

    她情绪完全失控,许久,都还在抽噎,哭得已经有些倦了。

    夜晏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垂首看她,目光深邃,“再难过,伤还是要先处理。”

    处理好了,再慢慢的和他们算也不迟!

    ————

    舒年被夜晏抱到了VIP顶楼的超级VIP会客厅。这间会客厅舒年也来过,就是上次白老太太会见自己时用的这个厅。

    他们才一到,医生和护士已经在外面恭恭敬敬的守着了。夜晏让他们进来,他们推门而入,给坐在沙发上的舒年检查伤口。

    舒年知道,这样一来,大家又该来好奇她和夜晏之间的关系了。

    “额头上的伤,怎么样?”夜晏在一旁看着,问医生。脸色寒凉,让整个会客厅里的气氛都有些压抑,医生和护士们都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喘。

    听到夜晏这样问,医生赶紧道:“伤口不小,大概得缝两针。”

    缝两针!

    很好!

    好得很!

    夜晏握住舒年的手,稳了稳情绪,才又问:“会留疤吗?”

    “我们用美容针,会不那么明显。但是……多少还是会有些印痕。”

    夜晏要发作,舒年捏了下他的手,“没事,留疤也没关系。”

    他垂首看她。

    她轻笑一声,眼角里含着泪,“留着疤,才能让我记着当时有多疼。以后隔得再久也不会忘记。”

    夜晏抬手,将她眼角的泪,轻轻揩去。

    “不但不准留疤;这个痛,我也不准你记下。”夜晏的长指从她红肿的脸上,划过。她痛得眨了下眼,夜晏眉眼间多了几分寒意和疼惜,“这些痛,我替你记着。你只要记得,绝对没有下次了!舒年,我再不会让你在他们那受了委屈。”

    舒年看着面前的夜晏,他即使在她面前很克制很收敛,但是她依然能感觉得出来他面上的戾气。

    即使如此,他的话,却让她觉得温暖。心底积压着太多的酸楚,即使并非一两句话可以冲淡的,但是还是会好受很多。而且,她原本以为,自己再不相信什么承诺什么保证了,连血亲的人都可以负自己,又何况一个外人?可是,此刻,当夜晏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她心里又不自觉地多了许多期许。

    夜晏示意他们动手处理伤口。缝针的时候,夜晏在旁边看着,医生和护士免不得都很紧张。

    舒年看得出来。而且,夜晏这个人,神色冷起来的时候,压迫感让人难以喘息,所以,中途一再央求才让夜晏别再盯着看。夜晏的手机正好响起,他便走到窗口去听电话。他声音低沉,舒年又在缝针,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他时不时的会转回身来看自己。两个人视线对上,夜晏眉宇间的担心和安抚都清楚的写在脸上。

    ——————

    缝完针,医生和护士都出去了。

    会客厅里,就剩下舒年和夜晏两个人、

    夜晏长手长脚的在沙发上坐下,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躺会儿。”

    舒年倒是并没有拒绝,而是走过去,枕着他的腿睡着。她面上全是深深的疲倦。

    “这些伤,都是谁弄的?”夜晏将她额前的刘海拨到一边,长指避开额头上的白色纱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