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50 你在玩火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50 你在玩火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你……”她羞窘的看他,手蜷缩在他胸口上,“你不是还没清醒吗?”

    “人是没完全清醒,可是,该清醒的地方早就清醒了。”夜晏声音低低的,性感得要命。

    经过昨天一整夜,舒年的身体已经完全被他所折服,根本拒绝不得。反而是更敏感。他俯首吻过来的时候,她本能的攀住了他的脖子,轻哼一声,主动的贴上他的身体,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曾经……

    她那样抵触,那样害怕,不知道男女情丨欲的事若是再发生,又会将自己带进什么样恐怖的深渊里,所以她将自己缩在了一个保守的壳里,不愿也不敢踏出一步。

    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其实,不是自己没有勇气,而是,自己不曾尚不曾遇上那个让自己鼓起了勇气的人。

    而现在……

    夜晏出现了。

    他牵着她的手,护着她,引领着她走出了层层迷雾,走出了恐惧……

    也让她明白了,情丨爱里,还有快乐和舒畅。

    ——————

    好在舒年上午并不需要上班,所以,被夜晏弄得腰酸背痛的她,11点多还能得以缩在床上休养生息。

    夜晏半靠在床头,将她抱在自己胸口上。长指轻轻拨开她的乱发,看了眼她的左脸,那些红肿终于是完全散了,他拇指在上面抚了抚,眉心皱着,“还疼吗?”

    舒年摇头,“早就不疼了。”

    她又想起什么,握住他的手,“我昨晚喝醉了,是不是很失态?”

    夜晏想起昨晚她趴在自己背上哭的画面,佯装头痛的扶额,“今天应该会接到很多住户的投诉,你哭那么惨,大家都以为我家暴你了。”

    舒年囧。她真哭得很厉害吗?

    那些事,她其实断了片。后来回来才稍微清醒一些。不过,从自己肿成核桃一样的眼睛也看得出来,她昨晚应该是真的哭得很惨。

    “舒年。”夜晏低声唤她一声,搂着她肩头的手,在她肩上轻轻抚着。神色郑重,似是有话要和她说。舒年歪头看着他,“怎么突然这么严肃?”

    “让我给你一个家。”

    舒年一怔。

    心湖,像是被什么撩动了下,荡漾出一圈一圈涟漪。

    其实,她早就不知道家为何物了。母亲离开后,那个家就已经缺失了一块;再后来,她嫁给向沐阳,和向沐阳的家根本不是家;再再后来……

    她再回到父亲和桂婶身边时,终究也还是要搬出来。

    那时候的自己,就像大海里孤独漂泊的一页扁舟,她总是在期盼着,未来有一个安定的港湾可以收留她,让她依靠,让她的心可以不再四处飘零。

    可是……

    “夜晏,我们按部就班的开始,顺其自然的发展,好不好?而且……”舒年认真的看着他,“我们身后,还有两个家庭。”

    夜晏早就猜到,要舒年刚和那个人离婚就立刻嫁给自己,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他想让舒年搬来和自己住,但是以她的性格,也不会点头。最终,只得是他妥协,“这件事,我听你的。所以……忙完和向沐阳的事,我带你去见我爸妈。”

    “……”他会不会也太着急了点?

    ————

    下午,舒年去医院打了请假报告。因为马上就要考试,只余下一周的时间,舒年便提出休假一周,准备做最后的冲刺。院方很愉悦的点了头,鼓励她参考。舒年知道,院方如此积极,自然是因为她沾了夜晏的光。

    请完假出来,舒年沉吟了一瞬,还是往宁朦住的病房里走去。

    门外,她站了好一会儿,才敲门。病房里的看护,来开的门,舒年和对方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径自进去。

    向夫人问:“谁啊?”

    “是我。”

    舒年说着,往里面走。

    她的出现,让里面所有人都愣了一愣。

    见到床边坐着的明婉君,舒年也怔了一下,目光触到床头摆着的鸡汤,心里泛酸。但是,面上却并没有多的情绪表露出来。

    向夫人和宁朦昨天吃了一大亏,这会儿自然是不欢迎舒年的。舒年颊上的巴掌印是消了,可是向夫人脸上还肿着,头发放下来,堪堪挡住,但多少还有些狼狈。

    明婉君见到她,已经站起身来,唇颤了颤,想要开口唤她。可是,舒年却没有看她,只是目光径自落向向沐阳,“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把离婚证办了?”

    明婉君惊诧的看着他们。什么……离婚证?这是什么意思?

    “舒年,你……你刚刚说什么?”

    舒年手指掐进了掌心,鼓起了勇气,才转过身来,面对明婉君,她用尽力气笑了一下,“你现在正在讨好的你的继女,怀了我丈夫向沐阳的孩子。不过,没关系,再过一会儿,他就只是我的前夫了。”

    明婉君大受打击的往后退了一步。

    舒年面上还在笑,可是,那笑容背后,又曾受过多少创伤?

    她这个当妈的,全然不知……

    没有关心过,没有了解过,却还在费尽心思的讨好她婚姻里的小三,这又让她如何不恨如何不怨?

    “走吧。”舒年没有再看明婉君,而是看一眼向沐阳,“东西我都带齐了。”

    向沐阳始终没有多的言语,重重的看了舒年一眼后,最终,跟着她一起往病房外走。

    宁朦从床上坐起来,“沐阳,我和你们一块去。”

    “不用了。”向沐阳看她一眼,“你身体不好,还是先躺着吧。”

    向夫人也是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啊,沐阳说得对。朦朦,你放心,只要你胎儿一稳,能下床了,我立刻让你们去结婚。”

    宁朦咬咬唇,担心的看着那走远的一双背影。明知道他们是去办离婚手续,可是,一想到他们俩要单独在一起一段时间,就觉得忐忑难宁。

    ——————

    向沐阳开车去民政署。

    舒年坐在副驾驶座上。

    好几次,向沐阳的目光朝舒年看过去。那眼神,复杂而深邃,含藏着痛楚、受伤、还有懊悔。

    开到一半,他终于忍不住打断了盘旋在两个人之间已久的沉默。

    “真的就那么迫不及待吗?”没头没脑的话,让舒年没听明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