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67 恋恋不能忘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67 恋恋不能忘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熊婉婷在努力的调节气氛,想让她开心。舒年点开第二封邮件,这一次,回传过来的是‘录取’二字。

    “太好了!”熊婉婷高兴得只差没在沙发上跳起来,激动的一把搂住舒年,“太好了!太好了!舒小年同学,恭喜你,成功晋升成我的小学妹!快看看,邮件上有说什么时候开学吗?”

    “……有,还有28天。”

    “也就是说,以后我们俩又可以睡一个被窝了?”熊婉婷抱着舒年的胳膊,头靠在舒年肩上,“你做饭这么好吃,以后我们就在宿舍里开个小炤,你负责下厨,我负责善后,怎么样?”

    “……好。”

    舒年精神有些恍惚,只盯着屏幕上那封邮件。

    去M国……

    一呆便是五年……

    她被录取了,被自己曾经最梦想的学校录取了,明明是最好的结果。可是……

    心里,为什么却连零星的快乐都没有?反而,涩涩的,隐隐作痛。

    尤其一想到夜晏,心脏便会紧成一团……

    “你不高兴?”熊婉婷终于发现了不过是自己的自HIGH。她收起笑,探寻的看着舒年。舒年回神,将电脑缓缓合上,没有接她的问话,反倒只是笑问:“……晚上要去喝一杯吗?”

    ————

    舒年不敢去酒吧喝酒。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不适合她和熊婉婷两个女孩子去喝酒。所以,舒年选了上次夜晏带自己去过的江边。

    熊婉婷失恋,一直没走出这个阴影,所以,心情很是压抑。舒年就更不必说了。两个人凑在一块儿,喝了一点儿酒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先失控的就是一直就很爱哭的熊婉婷。

    她牢牢的攀着舒年的胳膊,“年年,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胡洋……”

    “其实我特别想替他来你这儿求个原谅的……可我不敢,我怕你和我绝交……你也没有理由要原谅他……”熊婉婷抽噎着,醉得脸蛋通红。

    “你知道吗?我和胡洋……我在M国的这几年,要是没有他,我一天可能都过不下去……年年,如果哪天,我和他又和好了,我又忍不住要和他在一块了,你别伤心,别和我发脾气,好不好?”熊婉婷含着泪,恳求的看着她,“好不好?我真怕我根本坚持不了几天……”

    爱情,总是这般磨人。

    哪里是真正说放弃就放弃得了的?总是会让人牵肠挂肚,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

    就好像她对夜晏……

    此时此刻,她脑海里,能想到的,会想到的,也全是他……

    明明知道他们之间不过是段孽缘,心却不受控……

    舒年始终没有说话,只是喝着酒。她想着夜晏,想着那份录取通知书,想着曾经信誓旦旦的和他保证过她绝对不会离开这儿……

    喝着喝着,舒年也喝多了。

    手机在包里响着,她迷迷瞪瞪的翻出来。此刻,眼前已经完全花了,屏幕上的字,她一个也看不清楚,只接了电话,贴在耳边。

    “还没睡?”夜晏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响起。舒年喝高了,彻底高了,根本分不清这是事实还是自己的幻觉,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眼眶就泛起热来。

    “睡不着……”她低喃,眼睛低垂,看着眼前被岸上的灯照耀着的江面,“我……这几天都没睡着……”

    夜晏听到这声调,拧眉,“你喝酒了?”

    “你呢?你睡得好不好?”舒年不稳的声调里,带着明显的醉意。连字都快要咬不清楚。

    该死的!

    她到底喝了多少酒?

    虽然这时候,她不似之前对自己那样冷漠,那样无情,可是,一想到她不知道此刻身在哪里,有没有危险或者麻烦,心里就无法泰然处之,更别提是欣然她的态度。

    “你在哪?和谁在喝酒?”夜晏声音高了一些,有些暴躁,语气不是很好,“我警告过你,不许和别人一起喝酒,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这样的语气,听在舒年耳里,就觉得他是在凶自己,心里特别委屈。忍了一晚上的眼泪,快要渗出眼眶。

    “夜晏,你不准凶我!”

    舒年气恼的吼回去,手里的酒瓶扬了扬,完全是个醉汉的样子,丝毫没有形象可言。

    那打着哭腔的声音,让夜晏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他无奈的叹口气,“好,我不凶你。你乖,告诉我你在哪。”

    他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舒年刚刚还没掉出来的眼泪,这下子却是滑出眼眶,落得很凶。

    夜晏听到她的哭声,心里揪扯着疼。一刻都待不下去,抓过车钥匙,快步往外走。他很庆幸,自己今天提前结束了工作回来。否则,她一个人在外面喝得醉意熏熏,出什么事怎么办?

    “怎么这么晚还出去?”白粟叶正和夜枭坐在厅里看着电视,便见儿子急匆匆的从房间里出来。

    “我有点事,晚上不用给我留门了。”夜晏随口应一声。

    “出什么事了?”白粟叶看他脸色不太好,站起身。

    “妈,您别担心,就是小事。”

    “我看你最近这段时间,老是精神恍惚,人都瘦了。是不是和舒年吵架了?”白粟叶心里多少知道一些。原本夜晏兴致勃勃的说要马上和舒年结婚,可是,这几天不但只字未提过了,还精神不振,人也清瘦了些。

    夜晏没做声,是默认了。

    白粟叶叹口气,“好好和她谈谈。有什么事,谈开来。别闷在心上。”

    “嗯。”夜晏点头。

    “晚上开车要注意安全。”

    “那我先走了。”夜晏片刻没有再多留,只换上鞋子,匆匆出门。

    手里的手机,还没有挂断。边往车库走,边重新和那端的舒年说话,“舒年。”

    舒年没应他,但好在还有她断断续续的抽噎声在,电话并没有挂断。

    “你在江边,是不是?”夜晏问。

    “……你怎么知道?”

    “你在江边坐着?”

    “嗯。”

    “不要乱动,不准乱动!听到没有?”夜晏心都悬到了喉咙口。江边可是没有设置护栏的,很容易掉下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