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77 我爱你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77 我爱你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这样的沉默,对夜晏来说,就是默认。夜晏心一疼,哼笑一声,“舒年,我记得我提醒过你,我看上的女人,是走不开的!”

    舒年眼神幽深,“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夜晏深黑的眼里,有几分残酷,“我想要折断一个人的翅膀,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我要你去不了M国,也是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

    舒年身子颤栗,背脊发寒。

    她手指掐进掌心,可笑的看着夜晏,“你从来就是这么自私的吗?哪怕,去那念书是我的梦想,你可以随意的践踏?”

    “是!我一直就这么自私!”夜晏亦是气到了极点,手指捏着她的下颔,牙关绷紧了,“忘了吗,五年前的我,也是因为自私,才会要了你!是因为我自私,所以要了你也不告诉你,让你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苦和痛!因为我自私,所以五年后,所有的一切都不敢和你提起!可我的自私,是因为我爱你!”

    夜晏最后三个字,说得很重。舒年一震,那种震撼,一直震到心底最深处去。

    这三个字,其实他们早已经心照不宣。可是,夜晏却是第一次这样直白的和她说出来。她曾经看电视剧里,男女主表白,用上这种话时,她一直觉得太过空泛又肉麻,并没有任何动容之处。

    可是,这一次……

    夜晏同她说出来的时候,她才发现,那种感觉竟是全然的不一样。

    心头,几番波动,久久都难以平息。

    夜晏幽凉的目光受伤的看着她,又落到她手里还拿着的那些护照上,最终,呼吸一重,松开她,突然转身就走。

    他怕,怕再停留一步,会做更自私的事,会直接撕了她手上的护照。

    夜晏转身走了。

    舒年还怔忡的站在原地,脑海里许久都是夜晏最后那句‘我爱你’不断的回荡着,在她心湖里,撩出一波又一波的涟漪。直到门‘砰——’一声响被甩上后,舒年才被震得猛然回过神来。

    他走了?

    夜晏走了!

    舒年想起离开前他受伤的样子,她几乎是没有多想,立刻就追了出去。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穿着室内的毛拖就冲了出去。

    门外。

    电梯刚好到了,夜晏正往里面走。

    “夜晏!”舒年唤他一声,他没理会她。眼见着电梯门要合上了,舒年心一急,跑过去,顾不得其他,手直接就卡到了电梯缝里。这是陈旧的电梯里,没有感应,门直接压到了她的手。

    夜晏见状,眉心一跳,面色铁青,额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用力的猛戳了几下开门键,戳得手指都在发抖。等不了门完全打开,扯住舒年的手就把她往电梯外拖。舒年被他推得贴在墙上,人还没站稳,就听到他愤怒的咆哮声在头顶响起,“你疯了,是不是?!嫌手没地方用,想要夹断?!”

    舒年被他这一吼,有些委屈。咬着唇,就那么看着他,也不说话。

    夜晏心底更是火大。对她有种深深的无奈和无力感,在心底不断的纠缠着,发酵。那种感觉充斥着他整颗心,让他觉得胸口随时会爆炸一样。

    舒年看他一眼,又垂目看了眼自己被夹过的手,揉了揉。

    夜晏怒火难消,但见她手指都红了,那丝怒火又硬生生的压了下去。他把她的手一把拽过去,用的力道也不轻,舒年细细揪了揪眉,怕他又发脾气,也不敢吭声。夜晏倒是看出来了,哼一声,“现在知道疼了?”

    舒年嘟囔:“……刚刚我叫你,你要是不往里面走,我也不会被夹到。”

    “所以,这错还是在我这儿了?”

    舒年又不说话了。

    夜晏给她揉了揉手。刚刚抓她的时候力道是很大,可是揉的时候,动作却轻了许多。舒年心里酸涩着难受,看着夜晏凶巴巴可又分明是关心的样子,她轻语:“刚刚的话,你……能再说一次吗?”

    夜晏握着她手的动作顿了顿。

    而后,“你就那么想听我承认我自己是个自私鬼?”

    “我说的不是前面的那些话。”

    夜晏看她一眼,明白过来,脸上划过一些不自在,最终,冷酷又别扭的道:“忘了。”

    舒年撇撇嘴。

    夜晏掀起眼帘来看她,“你记得,要不你说一个给我听听?”

    舒年抬目和夜晏对视。四目相对,夜晏眸光里各种情绪又散开来,舒年亦是觉得酸的、涩的、难舍的、全部都直冲而出。依着一种本能,她突然踮起脚尖,就去吻他。

    夜晏显然是没想到这会儿她会突然吻自己,唇上一热,只觉得头皮一麻,像是被电流狠狠击中。他哼出一声,将舒年一把拉开。

    这种像是拒绝的动作,让舒年眼神一暗,失落感源源不断的往心底攀升。可是,还没等这种情绪缓过来,夜晏突然俯首,夺过了主动权,将她吻住。这一次,吻得狂热无比,舌尖窜进去,搅住她的舌,狠狠用力的纠缠。

    舒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眼泪就顺着眼角落下来,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迎合着她,将这个吻加深。

    夜晏将她压在墙上,两手抱住她的背,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揉进体内去。

    两个人,在门外,吻得忘我。

    这会儿,邻居的门,被从里面推开。妻子出来扔垃圾,见到这副画面,简直惊呆了。半晌,带上门,嚷嚷声在门外都听得到:“老公!老公!换人了换人了!比刚刚那个还要激情得多!”

    “叫什么呀,激情什么?”

    “隔壁那女人!又换了个男人!就是之前和我们同乘一个电梯,我说帅得惨绝人寰的那个男人!”

    舒年被这几声尖叫,叫得脸红透了。从夜晏怀里挣扎了一下,要挣开,夜晏却是不肯松,意犹未尽的继续吮她的唇。吮到她红唇肿胀,无法呼吸,他才退开去。

    舒年脸蛋通红的瞥一眼隔壁的屋,“现在不想搬也要搬了。”

    提到这个,夜晏神色又幽沉起来,寒凉的盯着她。舒年解释:“我不是走,是想搬慕斯公寓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