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79 原谅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79 原谅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舒年想到未来五年,自己陪伴在父亲身边的时间,会少得可怜,心底有些发酸。但是,不愿让夜晏看出来,只是扬唇笑笑,“我爸已经知道我和向沐阳离婚的事了,所以,以后我不用再无家可归了。”

    夜晏的手,扣着她纤细的脖子,听到她这话,掌心的力度收紧了些,“你明知道,你永远都不可能是无家可归。你可以住我那。”

    舒年只是安静的靠在他肩上,任他这样抱着,什么都没说。

    晚上,这里自然没法睡了,夜晏开车带她回了他那边。

    翌日。

    阳光穿透窗帘,照射进房间。夜晏的手,下意识往旁边探过去。那边空空如也,让他微一怔,继而,彻底清醒过来。

    “年年。”

    “舒年?”

    他唤了两声,整个屋子里都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他揉了下头发,抓过放在床头的腕表看了眼时间。9点多。这么早,她去哪里了?

    他拿了手机,拨她电话,边往外走。餐厅里,摆着早餐,显然是她出去好一会儿了,早餐有些凉。

    那边,她的手机也接通了。

    “你回你那边了?”夜晏坐下,喝了一口粥。

    “没有。我和婷婷在一块儿,晚点再和你说。”舒年只有这么一句,便匆忙挂了电话。

    另一边。

    舒年把拍好的照片和户口本推进窗口,又交了钱。

    “补办护照,20天内应该可以拿到吧?”她问柜台的工作人员。

    “嗯。像你这样加急的一周就可以取。”

    舒年松口气。可是,心里又空落落的。她很难想到,夜晏如果知道自己现在在补办证件,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要离开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怎么了?都办好了,你看起来怎么还这么闷闷不乐的样子?”熊婉婷挽着舒年的手,从公安署出来。

    “……没什么。”

    “舍不得了吧?”熊婉婷安慰她,“我以前要去m国念书的时候,也舍不得我爸妈。起初,不适应的时候,我成天都哭得不像样。不过,去那念书的机会可是我们花了几年努力才得来的。不能因为舍不得,就不去,是不是?”

    舒年还是没做声。

    熊婉婷瞅了她半晌,“……婷婷,该不会,你其实是舍不得夜晏吧?”

    舒年心里紧了紧,“这件事,我还没和夜晏谈起过。所以……万一,他问你或者胡洋,你不要说漏嘴。”

    “你打算不和他说,就这么走?”

    “……他已经把我的护照没收了,如果我再告诉他,也许……”舒年叹口气,“也许他能连我的录取通知书一并退掉。我不想到最后二十天,还和他吵。”

    熊婉婷想了想,“夜晏这人,从小到大就挺任性的。他在气头上,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过,你要是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他不是更生气?那……如果他要分手,怎么办?”

    舒年不知道了。

    心里一片茫然,又觉得胸口堵得难受。她脑海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夜晏那句‘如果你敢走,我们就分手’的话回荡着,撕扯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舒年抿唇,“还是先送你和胡洋去机场吧,我的事,再另外打算。”

    ————

    舒年陪着熊婉婷到机场的时候,胡洋已经在机场等着了。让舒年诧异的事,夜晏竟然也在。

    两个人,坐在咖啡厅里,不知道在聊什么。从舒年的角度看过去,夜晏的情绪并不算是很好。都是胡洋在对面说话,他只是偶尔端起咖啡轻啜两口。

    舒年一怔,捏了下熊婉婷,“胡洋知道我要去m国念书的事吗?”

    “知道。这种大事儿,我早就和他说了。”

    “那你有没有告诉他,不要和夜晏提?”

    熊婉婷咬着唇,摇了摇头,“你不刚叮嘱我,让我不吭声吗?我……我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他应该不会乱说的吧?”

    “以他们俩那种关系,一准什么都说了。”舒年有些焦心,也不知道自己是真怕夜晏会强行留下自己,还是怕夜晏知道后生气。

    “关键是……胡洋还知道,我今天陪你来办证件这事儿!”

    舒年心一沉。撇下熊婉婷,径自往咖啡厅里走。服务生过来询问,她也没回应,只笔直的朝夜晏和胡洋走过去。

    熊婉婷跟在身后,冲服务生笑笑,“没事没事,我们找朋友。”

    舒年一到,原本在说话的胡洋,突然戛然而止。夜晏抬起头来看了眼舒年,神色平淡,眼里像是有几分惊讶,“你怎么来了?”

    舒年看看他,又看看胡洋。一时间也摸不准胡洋到底有没有说。

    只道:“我送婷婷过来,正好看见你们也在……”

    夜晏‘嗯’一声,一手握住舒年的手,牵着。一手抬起手看了眼时间,看向胡洋,“是不是要准备过安检了?”

    “嗯!”胡洋点头,提着行李站起身。

    夜晏牵过舒年,看她一眼,“陪我一起去买单。”

    舒年有些愣愣的盯着夜晏,从他脸上似乎看不出半点儿的怒火来。她被夜晏拖着走,又回头看了眼熊婉婷朝她使眼色。熊婉婷立刻识趣的追问胡洋,“你们俩聊什么了?”

    胡洋提着行李,一手揽着她的肩膀,“我们还能聊什么,叙叙旧而已。”

    “就是叙旧?”

    “倒是也不止。”

    “那还有什么?”熊婉婷瞪着胡洋,“你没乱说什么话吧?”

    “除了叙旧,当然还展望了下未来。不过,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话,没乱说过半个字。”

    熊婉婷扭过身,回头看了眼舒年和夜晏走得远远的身影,压低声音,“你没和夜晏提年年要和我们一起去m国念书的事吧?这事儿要是夜晏知道,舒年就惨了。说不定,书都念不成了。”

    “怎么就念不成了?”

    “你和夜晏以前不号称兄弟吗,难道对他的性子还不熟?他喜欢年年,你觉得能放手让舒年走吗?”

    胡洋沉吟一瞬,点了下头,“他刚和我说,五年前没有强制性带走舒年,已经让他后悔。以后,他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