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84 想走,就走吧!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84 想走,就走吧!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你不是说要搬回来吗,怎么今天东西都没带回来?”桂婶突然想起这事儿,问舒年。

    舒年愣了一下,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倒是夜晏很坦然又大方的道:“年年明天要回医院上班。医院旁边我刚好有个房子在那空着,所以,让她先住我那儿了。”

    舒年偷偷觑一眼父亲。

    舒达夫点了点头,说了一会儿话。夜晏冲舒年笑,“叔叔同意了。”

    舒年松了口气,意外的,没想到会如此顺利。

    她也知道,夜晏是过了这一关了。父亲和桂婶都对他特别满意。

    吃过晚饭,又坐了一会儿,临走前,舒年和桂婶在房间里说话。

    “桂婶,最近家里来过什么客人吗?”

    “有啊。”

    舒年心一提,“都是些什么人?”

    “就是隔壁的一些邻居了。也是担心你爸无聊嘛,偶尔过来和你爸说说话。怎么了?”桂婶瞧出舒年问这话必是有因。

    舒年看了桂婶一眼,到底还是道:“今天,我在楼下见着我妈了。”

    “你妈?”桂婶很是惊讶,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

    “嘘。”舒年比了个手势,看了眼门外,谨慎的起身去把门关上。桂婶把声音压低一些,“你妈回来了?”

    “我看她那样子,是想上来。可我把她拦在楼下,让她走了。”

    “哦……”桂婶有些怅然的样子,走了片刻的神,而后,又笑着道:“你妈要是能回来,你爸铁定高兴。你也高兴啊。你们一家三口就又能在一起。以后,有你妈照顾你爸,你在外面读书,就更能放心了。”

    桂婶一个人说了好些话。

    舒年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桂婶和她对视一眼后,又低下头去了。

    眼睫毛扇动了下,藏住了眼底更深更复杂的情绪。可是,女人的感情,女人是最了解的。舒年早就看出来了,握了握桂婶的手,“我妈现在要是回来,我爸铁定不会高兴。我看得出来,他挺满意现在的日子。他对你……在我爸眼里,我们都是他的亲人。”

    桂婶没说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舒年又叹口气,“我妈是不会回来的,她嫁人了。”

    这话,桂婶倒是并不惊讶,也没有多问。毕竟这些都是他们家的私事儿了。

    “桂婶,最近这阵子,你一定多帮我看着点。我怕万一我妈真找上门,刺激到我爸。要是有事儿,你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舒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归是很不踏实。

    桂婶点头,“行,我多看着。不过,以后你都去M国念书了,想找你都找不着了。”

    桂婶说到这,不免有些伤感。

    舒年心里也酸酸的。

    “夜晏那儿,你也还是得和他说清楚。闷着不说,才最糟糕。这孩子,也不在乎你结过婚——虽然现在这社会,结婚离婚是常有的事,可是,真正不在乎这个,也不在乎旁人眼光的男人,能有几个?你又何必还对他藏着掖着?”

    舒年神色间有些怅然,“……入学审核也就还有几天的时间,我想等审核都过了,再和他说清楚。”

    审核过了,至少不会再有节外生枝的事。

    ————

    怕父亲起疑心,舒年也没敢和桂婶聊太久。出来的时候,就见夜晏正在给舒达夫剪指甲。

    舒年微怔一瞬,下意识看桂婶。桂婶笑了一下,“这孩子,这么看着,还真要比向沐阳要靠谱得多。你们呐,要是早点遇上就好了。”

    舒年心里有些唏嘘。

    再早,又是早到什么时候呢?

    五年前,他们已经在遇见彼此。

    舒年突然在想,五年前那一晚的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如果,没有五年前那一场意外,是不是……自己和夜晏之间,根本就不会有开始?

    舒年胡思乱想着,视线定格在夜晏身上。他平日里看起来不那么成熟,可是,此刻坐在父亲身边,帮着剪指甲的那副样子,却专注、诚恳。动作也还算娴熟。灯光笼罩下,穿着黑色衬衫的他,此刻看着,好像比任何时候都要帅。至少,在舒年看来,是这么认为的。

    舒年心里几番波动,走过去,笑望着他们一老一少,“剪好了吗?”

    “嗯,差不多了。”夜晏点头。

    桂婶也跟着过去,“剩下的我来吧。外面天都黑了,你们早些回去。看这天色,晚上指不定要下大雨的。”

    夜晏看了眼刮着大风的窗外,才把指甲刀给了桂婶。舒年自然而然的将他的外套拿在手里,一手将包挎在肩上,“那我们就走了。”

    舒达夫点头。桂婶推着他送了两人出去。

    舒年和夜晏并肩走出屋子,回头,看着屋子里那暖暖的光,还有光下立着的两个身影,心尖儿都是酸的。

    “你们进去吧。”舒年挥挥手。

    夜晏几番打量她的神情,并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到了车库,上了车,夜晏边开车,才边状似无意的道:“刚刚看你一脸的舍不得。”

    “……嗯。”

    “我感觉,你好像随时要远行。”

    舒年沉默一瞬,突然问:“我没想到,你居然还会给人剪指甲。刚刚看你动作那么娴熟,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在家都给你爸剪?”

    “我爸?”夜晏摇头,“你觉得像我爸那种人,能让我给他剪指甲?除了我妈,还没人敢拿利器在他面前晃。”

    舒年感慨,“听得出来,你爸妈感情很好。那你平时都给谁剪指甲?”

    “还能是谁,家里的小祖宗。小时候都是我给她弄这些,好在,现在长大了,都自己动手。”

    “真羡慕你们一家。”舒年笑着窝在副驾驶座里,“你很幸福,夜澜也很幸福。和睦的家庭,带给孩子的都是阳光。”

    “你要真羡慕,我教你个方法。”夜晏说得很是神秘。

    “什么方法?”

    夜晏微微侧过目来,一手从方向盘上滑下来,握住她的手,“成了我们夜家的人,我爸妈,就是你爸妈。我们家和睦的家庭,也就是你的。怎么样?”

    舒年笑了一下,心动,又真心有几分期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