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85 想走,就走吧!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85 想走,就走吧!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晚上。

    舒年洗好澡,率先缩进床上。

    等到夜晏洗完澡出来,她已经有些困了。他从后抱着她,将她娇小的身躯紧紧搂进怀里。舒年嗅到他身上的气息,又醒了,下意识的将他环在自己胸口上的手轻轻扣住。

    她闭上眼,贪恋的嗅了嗅他身上沐浴乳的味道。好似,要将这样的味道,永恒的刻在心上。

    夜晏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两手收紧,就将她搂得更紧些。舒年轻哼一声,“有些疼……”

    他没松开手,撩开她脖子间的长发,俯首将热烫的唇烙在她柔软的脖子后颈。他是咬的,舒年轻哼一声,他似听到这声音,到底是没下狠口,又将咬换做了吻。热辣辣的吻烙下去,他拉开她的睡衣,一路吻到她肩上,手臂上……

    “年年,你还没回答我……”夜晏的声音在被子里闷声响着。

    “嗯?”

    “愿不愿意成为我们夜家的人?”

    这样的问题,舒年几乎都不需要用任何思考。此刻,她其实也没有思考的能力。只点着头,“愿意的……”

    当然愿意。

    夜晏的吻,突然间狂热起来。他将她一把翻转过来,眼神沉沉的盯着她的眼,“你会不会离开我?”

    舒年心一紧。

    通知书的事,几乎要冲口而出。可是,再等等吧……再等一切都确定下来……

    她不曾回答,而是抬起手臂,吊住他的脖子,热情的将自己的吻送上去。

    她的沉默,撕扯着夜晏的心。他知道的,什么都知道!可是,此时此刻,他其实就不过是想听她说点谎话来骗骗自己……

    可是,她却是个不会说情话,亦不会说谎话的人。

    连哄哄他都不会!

    夜晏发起狠来要她。

    舒年想,大抵是自己的沉默惹着他了,他不遗余力的在她身体里挺进,几乎让她快散架。舒年将床单揪成一团乱,两个人的热汗交缠着,沾湿了床单。

    ——————

    舒年回了医院去上班,又开始没日没夜的忙碌起来。

    数日后。

    学校那边,已经审核通过,所有的资料都入了库。舒年原本以为自己会安下心来,替自己开心,可是,一点高兴的情绪都没有,心里浮上来的反而更多的却是怅然若失。

    她挂了学校那边来的电话,久久的站在医院的长廊上发呆。

    最近进了雨季,整个城市都湿淋淋的,基本没有干过几天。原本上午还好好的天儿,这会儿工夫又下起了暴雨。舒年看着外面一片湿泞,只觉得自己心里也湿漉漉的。

    是时候和夜晏开口说这些事了。

    “舒年?”

    “舒年。”

    “嗯。”护士长连叫了两声,舒年才猛然回过神来。

    护士长的视线在她身上审视一圈,“怎么了?一整天都不对劲。”

    舒年扯唇笑笑,“哪个病房需要我过去吗?”

    护士长摇头,“没有,今天清闲得很。再说,都知道你考得不错,要去M国念书了。以后回来,就是正儿八经的医生了,谁还敢指挥你做事?”

    舒年:“……”

    “以后,你还会回我们医院的吧?”

    舒年莞尔,“如果可能的话,我当然希望可以回这里。”

    护士长感叹:“年轻人呐,就是有无限可能。真羡慕你们!行了,这也到下班时间了,你收拾一下,去和人交班吧。”

    舒年看了眼时间,“那我走了。”

    “走吧走吧。”护士长拍了拍她,末了又问:“对了,什么时候去那边啊?”

    舒年眼神微暗了些,“还有十天的样子。”

    护士长‘哦’一声,多少还有些不舍。

    ——————

    另一边。

    夜晏的车,经过云庭水榭小区门口的时候,岗亭的人拿着个小小的快递盒子从里面出来,敲夜晏的车窗玻璃。

    “干什么?”

    夜晏瞥了眼他手里的盒子。

    “这是今天送过来的给舒小姐的快递。您不麻烦的话带上去一下。”

    夜晏一听是舒年的东西,伸手出去接了。她平日里喜欢网购,夜晏也没多看,只是顺手扔在了副驾驶座上,将车开进车库去。

    下车的时候,顺手把快递带下车。本是没在意,可是,视线无意扫过去,目光所及,看到快递单上‘公安署’三个字,再往下,能看到物件一栏中清晰的写着‘护照’二字。

    夜晏捏着快递的手,绷紧了些。眼底,浮出几分冰凌。

    护照……

    当日,她那么心安理得,又坦荡大方的将护照那些东西允许他没收,连一次都没要过,原来,她打的是这样的主意。

    舒年下了班从医院里往家里走,一路始终有些心事重重。

    眼见着,离离开的那天越来越近……

    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夜晏提这件事,又怎么解释。他一定会勃然大怒。

    舒年一想起他的反应,心底就沉甸甸的。拿了钥匙打开门,夜晏的鞋子就在门口。这么早,他就回来了?

    带上门,放下包和钥匙,舒年没在厅里见着人,唤他,“夜晏?”

    没有声音。

    舒年边叫他的名字,边往卧室里走,可是,连卧室里都没有人。

    人呢?

    舒年拿手机给他打电话。结果,铃声却从书房里传了出来。

    这人,不会是在书房里睡着了,所以都没听到她的声音吧?

    舒年怕吵到他,赶紧把电话挂了。脱下拖鞋,在地板上走着,轻手轻脚不弄出一点儿声音,像只猫儿一样。

    她推开书房的门,一眼便看到夜晏正坐在书桌后方的皮椅内。

    他高大的身影陷在那张椅子里,人转了过去,面对着窗口。一双修长的腿,搭在了低矮的窗台上。

    舒年站在门口,只能见到他的背影。

    这人,竟然在椅子里睡着了。

    这种天气,雨大风大的,这么睡着很容易着凉。

    舒年摇头,转身去卧室里抱了条毛毯。一路上,又突然觉得很伤感。如果她一走就是五年,这五年里,会有人来给他盖这薄薄的被子吗?又会是谁?

    明明还没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可是……

    现在,她却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地嫉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