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86 想走,就走吧!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86 想走,就走吧!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舒年咬唇,重重的吁出口气,将书房的门重新推开。抱着被子,一步步走近他。

    距离得越来越近,舒年越发觉得不对劲。

    空气里,有股难闻的呛人的味道。

    这种气味,之前从来没有出现在夜晏身上。

    是烟草的味道。

    他从前是从来不抽烟的!

    舒年步子加快一点,绕到窗口去。目光,落向夜晏,看到他,怔愣。

    他竟然真的在抽烟。

    燃起的烟头,夹在他两根修长的手指之间。烟雾腾腾而升,将他整个轮廓都衬得有些模糊起来。可是,那些阴沉的情绪,却是清晰可见。

    家里没有烟灰缸,他临时拿了个原本摆在书房里的摆设水晶盆碟弹烟灰,里面灭了的烟头已经有好几个。

    “你……怎么了?”舒年回神,迟疑的问出声。

    夜晏并无声,连手指都没动一下,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舒年的声音。舒年微微攒眉,伸手就去把他手指间的烟头取了下来。似乎这一下,才终于解了夜晏身上的穴。可是,他也只是冷冷的抬了一下眼皮,盯了她一眼。那一记眼神,盯得舒年心一怵,手有些发软。

    她把烟头摁灭在水晶碟内,“你以前不是不会抽烟吗?”

    又担心的看他一眼,“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夜晏哼笑一声,仰靠在椅子里,慵懒的看着她。唇角像是挂着一抹笑,可是,眼底迸射出来的却全是锐利的寒光,“那你以前就会阳奉阴违?”

    舒年有些莫名所以的看着他,不懂他这话的意思。但是,这话里,针对性很强。

    夜晏忽然站起身来,他身形高大,这么一起身,带下来的自是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舒年下意识的抱着薄毯往后退了一步,还没等弄清楚情况,夜晏从桌上抓了个盒子用力扔在她脚边上。

    “在我这儿装着乖巧,其实,早就不动声色把自己的后路给留出来了!舒年,你挺能耐的!”

    舒年面色微变。把毯子轻轻放下,才蹲下身捡东西。看到那快递盒子上‘护照’二字,呼吸也跟着收紧了些。

    她把之前的租屋退了后打电话去公安署换了地址,猜到夜晏迟早要看到……

    她也迟早要说的。

    一切,终究还是要面对。

    快递盒子里,是空的。护照已经被人取了出来。舒年轻声问:“这本护照,你拿走了?”

    “这是什么时候办的?”夜晏没回答,只是绷着脸,质问。

    舒年诚实的回答:“你拿走护照的第二天。”

    夜晏哼笑一声,“所以……你就打算瞒着我,拿了护照,自己走?”

    舒年睫毛微颤,“我……我原本是有这样的想法。”

    夜晏狠狠一震。

    虽然早就猜到她是这样的答案,可是,听她如此诚实的说出来,心里亦是一痛。

    双目恶狠狠的盯着她,仿佛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无情又可恨的负心人。

    “原本?那么,现在呢?!”

    现在……

    舒年缓缓站直身子,也许是心虚,又也许是无法面对夜晏此刻这样冷漠又这样凶狠的眼神,她始终垂着眼,没有去看他,“我今天就要和你说清楚的……”

    “为什么是今天才说?”

    舒年手指掐进了掌心里去。

    “今天……学校那边审核通过。”

    夜晏听罢,竟是笑了,“真以为审核通过,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所以挑这时候来和我说,是吗?”

    这个女人,理智得可怕!

    明明早就拿到了通知,这10多天,她竟然能他面前始终言笑晏晏,只字不提!连护照她都不曾和他提过一个‘要’字!甚至,还敢和他一起憧憬未来!

    他现在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她的一场谎言,演给他看的用来临时哄骗他的一场戏!

    面对他的一个个质问,舒年眼眶酸酸涨涨的,最终,又诚实的点了下头,闷闷的叹出一个“是”字。

    明知道这样的答案,可是,夜晏还是怒不可遏。一步逼近过去,长指捏紧了她的下颔,绷着牙关,“我问你,你有没有想过——哪怕一刻想过,不去那儿!”

    他手指很用力,捏得舒年下颔都发了白。

    她觉得疼。

    那种疼,是一直疼进骨头里去的,再窜到她心上。闷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她很想立刻告诉他,她当然想过!远远不止一刻那么短!

    在他抱着她说,她从来不是无家可归时,她想过。

    在她将自己的衣服塞进他衣柜里时,她想过;

    在他提着礼物去他家时,她想过;

    在他专注而认真的给父亲修剪指甲时,她更是疯狂的,不可遏制的想……

    她张张唇,喉咙却是一片干哑。这些话,在脑海里转着,竟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可是,这样的沉默,在夜晏看来,简直是最强烈的刺激,最锋利的刀刃,直挺挺的,劈进了他的心脏。付出已久的感情,原本以为找到了共鸣和回应,可是,到头来才发现,原来对方给予自己的,远远不如自己所期盼。那满腔的爱意,便化作了更深层的痛恨。

    “我早就该看出来,你就是个无情无义又无趣到了极点的女人!舒年,你是不是真以为,我夜晏真是非你不可了?不敢和我说你要走,是怕我会求着让你留下?”夜晏讽刺,眼里是无尽的受伤,面上却是他固有的倔强的骄傲,“千万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夜晏从来就不要任何一个女人的施舍,包括你!”

    舒年焦急的解释:“我对你从来就不是……”

    “你不是想走吗?拿着你的护照,走得越远越好!”话,被夜晏打断。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护照来,在舒年愣神之际,推开窗子,扬手就把护照给用力扔了出去。

    “夜晏!”舒年惊呼一声,扑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

    护照本,被风卷着,卷进了大雨中。

    舒年眼眶一红,“夜晏,你过分!”

    他手指绷紧,不理会她那该死的发红的眼眶;更不去管自己因为那发红眼眶,瞬间乱了的心。冷酷的别过脸去,只当看不到。可是,下一瞬,舒年突然拉开书房的门,埋头冲了出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