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91 爱你的心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91 爱你的心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数个小时后。

    帕维尼,king酒店。

    今晚的应酬,遇上一群爱喝酒的,夜晏倒是没怎么推脱,敬过来的酒基本上全喝了,让一群人都无比的畅快。他酒量一向不错,除了人有点晕,不能开车外,倒不至于醉到很狼狈的样子。

    唐纪枫知道他心情不好,不是很放心,吩咐了助理扶着他回房间。

    “看着他进去了你再走。”唐纪枫叮嘱。

    “一定。您放心,早点休息。”助理跟着夜晏,往东边走。唐纪枫去了西边的房间。king酒店的顶楼,一共就五间总统套间,每一间都离得很远。

    “你走吧,不用跟着我。”夜晏挥手,让助理走。一手将脖子上的领带扯下来让自己透口气,顺手就抛在身后。一整天的时间,胸口都压着石头一样,喘不过气。

    助理连忙在后面稳稳接着领带,“唐总让我先跟着您。等您进去了,我立刻就走。”

    他哼一声,不领这情,“多此一举。”

    “哥!”一道清脆的声音,乍然在长廊上响起。夜晏拧眉。自己是醉得不轻吗?居然都幻听了!

    “澜小姐。”身边的助理打招呼。

    夜晏一抬目,脸黑了一半。这哪里是什么自己的幻觉?夜澜人已经朝他扑了过来。

    “哥,你怎么才回来呀,我都累死了。”

    “我浑身都是酒味儿,你也不怕熏着了。”夜晏把夜澜拉开,黑着脸,“你又逃学了?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你……”

    “哥,我们先不谈这个,行吗?”夜澜见情况不妙,赶紧搬出救兵来,“你还是赶紧先救救舒年姐吧,我看她都快撑不住了!”

    夜晏眉心一跳,“你说什么胡话!”

    夜澜身子一让,顺手一指,“嫂子烧得都快人事不省了,又非得来找你,我拦都拦不住,只得跟着她过来了。”

    顺着夜澜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夜晏心口一紧。

    舒年这会儿正临墙而立,夜澜没有撒谎,她整张小脸红得特别不正常。身子虚软,站在那,像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似乎知道他的眼神朝自己看了过去,她睫毛抖了好几下,才缓缓睁开眼来。干得快发裂的唇瓣动了动,像是要和他说什么,可是,努力好几下,也没能发出一点儿声音来。

    夜晏一颗心已经揪成了麻花。之前和她赌气的火,到这会儿散了一大半去,只是又添了新的怒火。病成这样,她还坐飞机10多个小时过来,到底要不要命了!

    “去叫酒店的医生过来!”

    夜晏吼出一声,人已经大步朝舒年走过去。回头见助理还没动,怒火都宣泄在了他身上,“还愣着干什么?等着被炒?”

    助理一个激灵,赶紧扭身就跑。

    舒年身子软绵绵的,本来坐飞机10多个小时就很难受,浑身都坐浮肿了,加上反反复复发烧,几乎要了她半条命去。见到夜晏,一直绷着的身体,好像一瞬间就撑不住了。他才靠过来,她人已经倒进了他怀里。

    满怀柔软,那么滚烫,又那么虚弱,夜晏就那么抱着,好像她随时会从自己怀里消失了一样。他咬着牙,“谁让你追过来的?”

    舒年没想到自己千里迢迢追过来换来的是这样的质问。鼻尖发酸,还冒着冷汗的手揪着他的衬衫领口,“你……还在生气吗?”

    声音,沙哑得让人心疼。

    夜晏一想到她这副样子熬了十多个钟头,脸色实在好看不到哪里去,“难道,你觉得我不该生气吗?”

    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无比的脆弱。

    舒年吸吸鼻子,两手搂住他的脖子,委屈的双目泛着雾气朦胧的看着他。夜晏呼吸重了几分,“你觉得你还委屈了?”

    舒年摇头,不说话了,怕自己说什么都惹他生气。夜晏输了指纹,让房间开了,才把舒年一把打横抱起。

    朝夜澜比了比,“进去,别站在这儿。”

    夜澜笑眯眯的靠在门框上,和他挥手,“我把嫂子安全交你手上,革丨命任务算是安全完成,就不打扰你们俩了。”

    “这么晚,你去哪?”

    “当然是去找纪枫哥给我开个房间。”夜澜笑嘻嘻的,“我钱没带够。”

    “这边过去,第一间,别敲错门。”

    “收到。”

    夜晏目送了夜澜离开,抱着舒年大步穿过小厅,往卧室里走。

    他不发一语的将舒年放到大床上。舒年嗅到他身上的气息,就觉得安心了些。夜晏站在床边目光灼灼的看她一会儿,转身要走,舒年突然伸手把他的手扣住。

    她手心里,是凉的。

    一层冷汗。

    “你……先别走……”

    舒年迷迷糊糊的叹出几个字。

    夜晏将她纤细的手腕握住,“我给你拿毛巾过来擦一下脸。”

    “……我想和你说会儿话。”舒年烧得连眼眶都是红的。

    夜晏看着心里特别的不忍,“都病成这样了,嗓子也是哑的,就不能安分一点?”

    舒年胡乱的摇着头。眼眶里,一下子就流出眼泪来。像是被刺激到了哪一点,眼泪止不住的落在枕头上,她伤怀的瞅着夜晏,“我怕没时间……没几天了……”

    夜晏握着她手腕的手,绷紧。

    呼吸,重了些。

    他在床头坐下,俯身凝望着她,“舒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去m国念书,以后你若是再生病,这五年里,我再不可能是第一个在你身边照顾你的人了!”

    舒年鼻尖酸得更厉害。

    “你受委屈,我不会是第一个知道的。你被欺负,我没办法再给你出头。你学业上、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我不能帮你!甚至……也许换个电灯泡,你都得自己动手。你出任何事,即便我知道,飞到你身边,也许都已经晚了!”夜晏停顿了一瞬,目光浮出一层暗红,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声音里,有些微颤,“如果我放你走,你保证……你能好好的照顾自己吗?”

    舒年突然痛哭失声。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投进他怀里。眼泪,全部流在他身上的衬衫上,她沙哑着声音问:“夜晏,我可以要求,你……等我五年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