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45 等待,等来了什么?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45 等待,等来了什么?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第等待,等来了什么?(2)

    她回犹城的最初,他们时不时会联系。但是,后来夜澜回来过一次,是她18岁那年,那次,却连他的面都没有见,人就飞回了犹城。也就是那次之后,她就再没有联系过他。再接着,唐纪枫听说她在犹城交了男朋友,他有悄悄飞去看过一次,也确认了一次。自此,唐纪枫也再不曾主动找过她。

    只是,很久很久,他却还记得当初她那些信誓旦旦的话……

    ——那我20岁,不,18岁就要和你谈恋爱!

    ——我可不会给你不要我的机会!等着吧!

    等着吧……

    等着吧……

    他一直都在等着。可是,他又等来了什么呢?

    “我结婚,她没有意外是一定会回来的。”夜晏不知道那边唐纪枫心里如何的百转千回,只淡淡的回。

    “嗯。”唐纪枫应一声,心里有几分波澜,斟酌了好久,才又问:“她……她和她那个男朋友,现在还在相处吗?”

    他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多几分轻松,可是,喉间却隐隐有些发涩。

    “哪个男朋友?”夜晏想了想,“你是说做石油买卖的那个,还是卖飞机的那个?”

    “……”唐纪枫呼吸重了些,握着手机的手绷得极紧。看来,这些年,他不问她的生活,是再明智不过的。她的生活,比他想象的丰富多彩得多!

    “我说的是,她那个同学。念大二的时候交往的那个。”

    “……”夜晏扶额,“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早就没有在一起了。都这么多年了。”

    唐纪枫心里憋着一股火,冲口而出,“这些年,她都交过多少男朋友?”

    既然已经问了,那便问得清清楚楚好了!心,真正要死,也该死透!

    “这还真不知道。不过,她哪个男朋友都交不长久。最长的也不过一个月,不,可能也就20天。”

    “你身为哥哥,你也不管管?”

    “连我爸都管不了她。”提起这个,夜晏也很头疼。“她现在长大了,20多岁的小姑娘,开口就是已经成年,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做主。怎么管?不过,我看她做事不是什么没分寸的人。”

    唐纪枫最终是什么都没说,把电话重重的挂了。是啊,她如今已经成年,有自己的思想,有独立的人格,谁又管得了她?左右得了她的心?早就知道孩子的感情易变,为何这么多年,他竟还走不出来?

    另一边,夜晏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有些摸不着头脑。是错觉吗?为什么他觉得唐纪枫知道澜澜谈了那么多场恋爱后,情绪特别的不对劲。

    难道……

    这小子,是喜欢上澜澜了?

    可是,他不是早就说有喜欢的人了吗?这么多年,性情大变,曾经的花花大少爷如今就没见和哪个女人走得近过——除了前几年和他要联姻的那个女人之外。但是,那个女人最后也被他想尽办法打发走了。

    难不成,他这么多年说的喜欢的人,是澜澜?

    可是,也不对。如果真是夜澜,以他这样风流成性的脾性,哪能这么久不和夜澜联系?恐怕,早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何况,他和澜澜年纪差那么多。

    夜晏也想不出什么理所当然来,收了思绪,进了卧室。

    舒年还睡着,他没有吵醒她,而是去了书房。明婉君的病历很复杂,夜晏也不过是门外的,看不太懂。只将那些资料仔细打印出来,放在了旁边。

    再回卧室的时候,舒年已经完全睡着了。

    她安宁平缓的呼吸声,在卧室里响起,他听着,只觉得满心安宁又圆满。已经不敢去回想自己这五年是如何过来的。那么漫长,又那么孤寂啊……

    好在,如今,她回来了……

    就在他的世界里……

    他掀开被子,躺回床上。似乎是感应到他的存在,她没有睁开眼,却已经本能的朝他贴了过来。身子,蜷缩在他怀里,由他牢牢的抱了个满怀。夜晏嗅了嗅她身上的气息,这才闭上眼,亦安心的熟睡。

    ——————

    翌日。

    夜晏半睁开眼,下意识的往自己身边摸去。那儿,空的。

    她已经起床了。

    夜晏拿过床头的手表看了眼,还才8点多。他起床,随意的套上睡衣,洗漱完,走出卧室。屋子里,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餐厅的餐桌上,简单的三明治、煎蛋和牛奶,已经准备在那,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夜晏看着,只觉得岁月安好、心平气静。

    这,就是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和以前有他、父母、澜澜的那个家的感觉,又是截然不同。那是亲情,而这里,有一种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的归属感。

    只有她,才能给自己的感觉。

    只是,却是哪里都不见她人。

    “年年。”夜晏喝了口牛奶,唤她。

    没声音。

    又唤了一声,才听到有些闷闷的声音从书房里传出来,“我在这儿。”

    夜晏估计她是看到病历本了,放下牛奶,沉步往书房走。还没推开门,她已经拉开门从里面出来了。显然是去书房打扫卫生的,身上还系着围裙,手里捧着厚厚的资料,眼眶有些发红,但情绪还算是稳定的。

    “都看到了?”

    “嗯。”

    “怎么样?”夜晏问,“其实我看不太懂。昨晚你睡着了,我也就没叫醒你。”

    “情况有些糟糕,近期内可能有大型手术。”

    夜晏点了点头,审视的看了她一会儿,才试探的问:“要去医院吗?”

    “嗯,今天要上班。”

    “不是这家医院。”夜晏手指在病历本上敲了一下,“这家。”

    舒年咬着唇,没做声。显然是在思考。

    夜晏并没有逼迫,只是容她好好想清楚,在旁提醒了一句:“好好想清楚,别让自己后悔。”

    “还有……”夜晏摸着她的下颔,抬起她的脸来,“请柬还有几份,我一直有准备在那。你要写谁,派给谁,都交给你。嗯?”

    舒年握着他的手,心事重重的点头。而后,将病历本放下,“你今天忙吗?”

    夜晏猜得到她的心思,长臂揽住她,“再忙,陪你去医院的时间还是有的。”

    舒年箍着他的腰,脸贴在他胸口,有些依赖的轻语:“那你陪我一起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