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47 婚礼ing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47 婚礼ing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白诺言接了夜澜上车,却只见夜澜一个人

    “就你一个人?”她环顾一圈四周,也没见着可疑人物。

    “不然还能有谁?”

    “男朋友啊。一屋子人全都等着看你男朋友。”

    “哪来的男朋友,早就掰掰了。刚刚电话里那个是和我一起飞这边的同学。”夜澜上了副驾驶座。

    “小朋友,把安全带扣上。”白诺言提醒。

    “姐,我现在已经21了,不能再叫我小朋友了。”为了显示自己已经是成年人,夜澜挺了挺身子。

    “是啊,都交了难么多男朋友,确实已经不能叫你小朋友了。”白诺言笑笑,扣上安全带,“之前我在上可见过你以前发的那些男朋友的照片。”

    “嗯?”

    “你不觉得他们都挺眼熟吗?”

    “哪里眼熟?”

    “我觉得他们多多少少好像都有点像纪枫。要么是鼻子,要么是眼睛,要么就是神态。澜澜,原来你喜欢他这一款的?”白诺言打趣。

    夜澜一怔。

    听到那个名字,心湖里还是不争气的漾出一圈圈酸酸的泡泡,胸口的位置紧涩的疼,但很快又挑高下颔,故作轻松的笑笑,“我喜欢帅哥啊,你不觉得纪枫哥长得特别好看吗?照着他这样的找,准没错。”

    “那你怎么不直接找他得了?近水楼台还能先得月。”白诺言随口开着玩笑。

    夜澜打着哈哈,也像是开玩笑那样,“我也想呐,不过,他不是都有未婚妻了吗?”

    “什么未婚妻?”

    “我18岁那年回来就见过。我哥说那是他未婚妻。你不知道?”

    “哦,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谁了。那女孩,我们也见过一次,后来……”

    “算了,不说他了。”夜澜有些疲倦的喊停,岔开话题去,“那边现在都还有些谁啊?我哥在吗?”

    “你哥刚在你嫂子那边,差不多这会儿也该到了。其他人都在,除了刚提的那位。”白诺言边看后视镜注意路况,边道:“纪枫临时说有约走了。我出来的时候,还见到他搂着个女人,应该是今晚的约会对象。”

    夜澜沉默了,许久都没说话。

    只是将目光落寞的投射到窗外。

    都城的夜生活繁花似锦,可是,落在她眼里,却暗淡无光,只余下一片灰暗。

    他现在的生活,原来,还是和过去那样,丰富多姿?

    ——那你先答应我,从明天起,不准和别的女人交往,不准这样亲别的女人!

    ——好。

    ——不准和别的女人睡觉!不准做成年人才做的事!

    ——可以。

    ——唐纪枫,你会等我长大吗?

    ——等多久都愿意。

    过去了几年,她以为有些话自己早就忘了,可是,闭上眼,一切竟然依旧还清晰得可怕。只不过,时过境迁,那些承诺,早已经变成了最大的谎言。

    禁锢着她的心,让她无力挣脱的谎言。

    大骗子!

    夜澜鼻尖一酸,眼泪差点就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怎么不说话了?”白诺言没听到声音,微微侧目看她。

    夜澜回神,避开她,扭过脸去悄悄抬手擦了下眼泪。才回头冲她笑笑,“姐,我想睡会儿。坐了这么久的飞机,都累得快虚脱了。”

    “我看你脸色也不是太好。”白诺言担心的多看了她两眼,“要不我直接先送你去钟山那边?爷爷奶奶这会儿还在家里等你呢。看到你,肯定高兴得不得了。”

    夜澜是真的不想过去了,点了点头,“那就先回钟山吧。”

    ——————

    翌日。

    一大清早,舒年在酒店里醒来。化妆师,服装师都已经候着。

    熊婉婷作为伴娘,也早早就醒来准备。

    房间里,一片忙乱,又喜气洋洋。

    “嫂子!”房间的门被敲响,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已经有人去开了门。

    “澜澜?”舒年见到夜澜,起了身。夜澜已经扑过来,把她抱住,“嫂子,你想我没?好久没见了!”

    舒年好笑。

    这孩子,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哥说,你现在一直都在犹城。”舒年将她拉离开自己一点点,打量她,“嗯,真是长大了。女大18变,越来越美了。”

    “再美也美不过今天的新娘子啊。”

    舒年莞尔,“昨晚没睡好吗?”

    夜澜凑到镜子面前看了下自己,眼睛下方有一点点黑眼圈。

    昨晚确实是翻来覆去,无法睡着。到了一个熟悉的城市,便总会想到那个熟悉的人。还没开始就已经夭折的恋情,大概总是会莫名的叫人念念不忘。

    她拉了张椅子坐下,不施粉黛的小脸上还挂着笑,仰头看着舒年,“我来嫂子你这儿蹭化妆师的。随便盖盖应该能遮掉黑眼圈了。昨晚回钟山,姥姥一直和我说话来着,好晚才睡。”

    “能不和你说话吗?你现在难得回来一次,要见你不容易。”夜澜坐下,让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扑着粉,她边和也在化妆的夜澜说话,“这次回来,是不是不走了?”

    夜澜沉默了一瞬,才道:“还是要走的。我申报了留校。可能继续在那边念下去。”

    “你姥姥姥爷肯定不乐意了。”

    “……嗯。”夜澜没说话了。舒年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怎么了,心情不好?”

    “没,没有!今天是你和我哥结婚的日子,我高兴得要死,怎么会心情不好?”

    舒年点了下她的鼻子,“你怎么还和孩子一样,哪能把‘死’字挂在嘴边上?”

    夜澜吐吐舌,笑着,不说话了。

    这会儿,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推开来。桂婶笑眯眯的进来,后面跟着酒店服务生推着推车。

    推车上,放着热气腾腾的汤圆。桂婶还是第一次见夜澜,舒年给他们介绍了一下,夜澜嘴甜的叫人。

    桂婶端着汤圆给屋子里所有的人,“一人一碗,团团圆圆。讨个好彩头。”

    末了,桂婶端了一碗到舒年手上,“多吃点儿,垫垫胃。一会儿到了仪式上,新娘子就没法吃了。”

    “嗯。”舒年喝了一口汤。

    还想接着继续喝的时候,只觉得胃里有些翻江倒海。她脸色发白,将碗往夜澜递过去,立刻起身,拎着婚纱就往洗手间里冲。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