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51 相逢、相怨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51 相逢、相怨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我送她吧。”唐纪枫把抽走的酒杯,递给经过的手上,和傅雲倾道:“你去忙你的,她不用管了。”

    傅雲倾看看两人,点头,“那我先走了。”

    夜澜也是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双手抱住傅雲倾的手臂,一改刚刚的态度,“雲倾哥,我哥都说了让你送,你怎么能把我交给别人?”

    傅雲倾非常同情的看一眼一旁一脸黑沉的唐纪枫,戳了下夜澜的额头,“小没良心的。他是别人吗?还怕他把你吃了?”

    唐纪枫单手揣进兜里,神色幽凉的瞅着夜澜,“要怕,也该是我怕你把我吃了。”

    这家伙,说的什么鬼话!

    “谁想要吃你了?”夜澜红着脸反驳。

    “对,没有想要吃我。”唐纪枫牙关绷得紧紧的,眼神亦是锐利和刀刃似的,“有些人,忘性一向大得很。真正想要吃我的那些时候,怕是早就被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过,我也没指望有些人记得!”

    他话里透着讽刺。

    提起以前,夜澜本就觉得委屈,现在被这一讥讽,心里越发的难受。小脸一扬,不甘示弱的反击,“我就是忘性大,既然都没指望我记得,又何必再提?以前我年轻愚钝,见什么都觉得好吃。可现在不是了。我在犹城,见得多了,吃得也多,而且,现在还有洁癖,吃的很挑,不是什么都吃。像那种……那种被无数女人吃过的,我……我不会碰。”

    说出口,心脏,却剧痛。

    唐纪枫眼神里翻涌着巨大的风暴,让人胆寒。揣在兜里的手,都捏到发了白。好得很!几年不见,这丫头别的没学会,顶嘴倒变成了一流。在犹城吃了很多?所以,到底吃了多少?!

    夜澜喝了酒,不知道害怕,就像个斗士一样,倔强又酸楚的直视他。

    一旁,傅雲倾整个人都是懵的。怎么他觉得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懂,可是,莫名的又觉得这其中信息量特别大呢?

    “那个……”傅雲倾干咳一声,忍不住C话,“你们俩还需要我吗?”

    不需要的话,他可要遁地而走了。这场景,他留在这儿,特别多余啊!而且,搞不好自己还会被牵累。

    “需要!”

    “不需要!”

    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出的却是截然不同的答案。

    傅雲倾:“……”

    夜澜拽着傅雲倾的手,往宴会厅外走,可是,还没走出一步,人已经被从后抱起。

    身子悬空,夜澜一惊。

    “唐纪枫!”

    “我不想和你吵,你也别和我闹。”唐纪枫没看她,只是迈步往外走。

    夜澜怔一瞬,抬目看着他严肃冷峻的神色,突然间就安静下来了,什么话都没说。人,靠在他胸口,觉得很晕。

    他的心跳声,就在她耳畔。这几年,每一天,她都在怀念这样的感觉——无数次,在其他男人那里想要找寻这种心跳,可是,每一次,她不过都是失望而归。这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连心跳声都让她沉迷,让她眷恋。

    她睫毛轻轻眨了下,眼睫上一片湿润。

    她总算安静了。

    唐纪枫将她抱得更紧,她的小脸深深埋在他胸口。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这几年来心脏里空落落的想要抓住的,到底是想要抓住什么……

    至少,此刻,他内心是安定的。

    ——————

    夜澜被抱到车内,放在副驾驶座上。

    她喝了不少酒,人才沾到椅子,就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了。唐纪枫给她扣上安全带。她乖巧的靠在椅子里,也不动弹。眼,轻轻闭着,仔细去看,能看到她长卷的睫毛上覆着一层泪。

    唐纪枫的目光在她小脸上流连着,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贪恋一个人。

    虽然过了好几年,她长大了,可是,这张小脸并没有多少变化。依旧娇俏可人,稚气未脱。唯一的是这张小嘴……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锋利不饶人了?

    唐纪枫又想起刚刚她说的那番话。

    她是不是,真因为以前无知没有见识,才会迷恋自己?而现在……

    他目光深邃了些,灼灼的盯着她的红唇。这张小嘴,到底吻过多少人?又被多少男人吻过?她和他们接吻的时候,有没有一瞬间,也想起过他?想起过,他们之间那些承诺?

    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来,他呼吸重越来越重。心底,腾升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嫉妒。

    皱眉,抽开视线去。将车门甩上,人站在外面。烦躁的点了支烟,抽了两口,那股Y霾的味道都压不住他心底躁郁的情绪。

    “唐纪枫……”

    就在此刻,夜澜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她把车门推开一点点缝,脑袋歪出来看他。

    唐纪枫垂首,她红彤彤的小脸和迷醉的样子,让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刚刚的烦躁,却没有散去。

    他把烟头夹在手上,问她,“怎么了?不舒服?”

    “嗯……”夜澜点着小脑袋,喝醉后,声音软糯,“有水吗?我想喝水……”

    她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软软的语气,根本就是撒娇。唐纪枫捏着烟头的手,微重了些,烟头差点没拿稳。

    她那些男朋友,都是被她这副要命的样子所迷惑的吧?

    她又在多少男人面前露出过这副模样?

    唐纪枫发现自己没办法不去乱想。以前,他可从来没发觉自己是如此善妒的人。曾经那么多女朋友,他们吃醋的时候,他都觉得烦透了。看男人吃醋更觉得可笑到了极点。可如今自己却变成了那个可笑的人。

    “唐纪枫……”夜澜没听到回答,又唤了一声。

    他回过神来,“你找一下储物柜,看看有没有。”

    “哦。”

    夜澜应一声,把车门合上,人就不见了。

    唐纪枫猛吸了口烟,把那些有的没的东西都从脑海里抛出去。

    车内。

    夜澜打开储物柜翻水。可是,水没见到,却见到一个花花的小盒子。这玩意儿,她以前也没见过,纯粹觉得好奇,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她小嘴跟着上面的字,念叨着:“草莓水果味……”

    吃的?

    她又继续往下看,“冈本安全……”

    到这,她手有些发颤,原本陀红的小脸却隐隐泛白。最后一个‘套’字,怎么也念不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