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52 相逢、相怨 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52 相逢、相怨 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那一瞬,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浑身都抖得厉害。

    等回过神来,脸上已经是一片冰凉。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根本无法收敛。

    像是碰到了细菌似的,她把那盒避丨孕套重新扔回去,‘啪——’一声,重重的合上了储物柜。

    这是他和别的女人用的东西!

    他居然随时都准备在车上!

    是不是他和那些女人,在这车上也做过?

    她此刻坐的这个位置,这些年又坐过了多少女人?

    自觉得他花心放浪的那种心疼远远不够此时此刻来得有冲击力。直到此刻,看着这些避丨孕套,才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人砸在了地上,残忍的践踏了无数脚,踩得稀碎。胸口痛得好像都不会呼吸了,随时会死过去一样。

    难受到了极点,她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推开车门。心脏太疼,疼得她一点力气都不剩,人像麻布袋似的从车里跌了下来。

    整个人,仓皇又狼狈到了极点。

    那“咚——”的一声,人砸在地上的声音,让唐纪枫胸口一紧,几乎是立刻将灭掉的烟头抛进垃圾桶内,俯身去扶她,“怎么醉成这样?”

    “你别碰我!”

    夜澜情绪特别的激动,唐纪枫才碰到她,她便抓狂的往外推他的手。哑着嗓音推拒他,“我不要你碰!”

    唐纪枫狠狠一震。

    手,僵在空中,没有动。她的抵触和厌恶,再明显不过。

    夜澜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可是,不知道是真的醉得太过厉害,还是刚刚那种心疼的感觉抽走了她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她试了两下,都没能起得来。顿时,人就像个受了天大的委屈的孩子似的,趴在地上直掉眼泪。仿佛借酒宣泄她内心深处压抑了整整4年多的悲伤和难过。

    唐纪枫绷着脸站在那,不知道她这种悲怆的情绪到底来自于谁,但是,他很清楚,绝对不可能来自于自己。

    他又开始嫉妒。

    嫉妒有一个人,可以如此左右她的情绪。

    他弯身,双手扣住她的腰。他一过来,夜澜就像被电击了似的,哭着推他:“你别碰我,我现在讨厌你……特别讨厌……”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让她看到这些他和别的女人上丨床的东西?!

    在没有看到之前,她尚可以骗自己,自我安慰说也许他和自己一样,看似流连花丛,其实依然洁身自好。可是,看到之后,就像被人狠狠抽了几鞭子,连自我安慰都再站不住脚。

    他面部线条绷紧,眉宇间寒气*人。可是,不管她怎么推拒,他都没有再退开,而是用力把她双臂扣紧了,扶着她站起来。

    夜澜站直身子,就拂开他的手,错开他想要走。唐纪枫用着100分耐心,在她和自己擦肩而过之时,动手扣住她的手肘,把她拽回来。

    他力道很大,她身子拽过去,脚步不稳的跌到他怀里。她立刻挣扎,被唐纪枫收紧双臂,箍住了,眼神Y冷的盯着她,“夜澜,我不管你现在是为了哪个男人在我面前发疯,我也不想管你和谁爱得这么要死要活,但是你给我听好了,今晚既然是我带了你出来,就必须要送你到家!你要聪明,就别再胡闹!”

    她笑。

    笑得眼泪从眼角滑落。

    “你当然不管我和谁爱得死去活来……你没有资格管!你又不是我的谁!”

    唐纪枫呼吸加重,把她重新塞进车里。

    夜澜哭得更厉害,也不知道是还清醒的,还是不清醒,只闭着眼,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痛楚的呢喃着:“你不是我的谁……你从来就不是我什么人……从来都不是……”

    所以,他也根本不会在乎她是爱着谁,又交了多少个男朋友!

    她却傻傻的执拗了好多年……

    那一声声破碎的呢喃,都像刀片一样,在唐纪枫心脏上拉着,拉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

    是啊~

    他从来就不是她的什么人。

    当哥哥,没有血缘关系。

    当恋人,曾经未满。如今,更是已经没有可能……

    唐纪枫没有再停留,锁上车门,踩下油门,车子轰然冲出去。身边的她,眼泪流了许久,直到后来睡着了,才渐渐平缓下来。可是,皱起的眉心,却始终紧紧拧着,没有舒开过,眼角始终是湿润的。

    她这是失恋了?

    心下,一片涩然。

    真的很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她哭成这样……

    ——————

    上午,9点多。

    夜澜迷迷糊糊的醒来,头痛得不行。坐在床上,揉了半天的额头,那种痛才稍微缓解一点。环顾了一圈四周,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是身在何处。

    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还记得,昨晚是唐纪枫送自己回来的……

    想到他,脑海里又想起车上储物柜里那小小的盒子,鼻尖又不争气的泛起酸了。都说喝醉了酒会断片,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就还把那东西记得这么清清楚楚呢?她宁可忘记!忘记了,她便不会受尽折磨。

    夜澜在床上发了好一会的呆,把那份酸胀硬生生压下去,到枕头底下摸手机。

    她和邱秋约好了今天要见面,得敲定个具体时间才行。

    她摸了半天,没都摸到。又翻身下床,四处找。找遍了,也没见着。

    “管家!”夜澜拉开门,叫人。

    “二小姐,您醒了?”管家打招呼:“先生太太都去钟山给老先生老太太请安了。看你醉了,也没叫醒你。”

    夜澜“嗯”一声,问:“我的包呢?我昨晚拿手里的手包。你见着没?”

    “手包?”管家仔细想了想,“二小姐你昨晚到家的时候就没见到手包。会不会忘在哪儿了?”

    还能忘在哪里呢?

    估计就在唐纪枫的车上吧。

    夜澜想了想,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拿起床头的电话。按下那串号码的时候,夜澜手指有些泛麻。已经多久没有拨过这些数字?

    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可是,按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一串号码就像印在了骨髓里那样,难以剥离。

    不要嫌弃我慢啦,我每天都雷打不动的更3更,但是是6000字,相当于别人家的6更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