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224 逢场作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24 逢场作戏?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明明只是一个背影,她却可以清晰的判定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唐御。

    “唐御。”黎寒烟轻轻叹出这两个字,心里亦是激荡难宁。今晚,因为这场烟花盛宴,她特别怀念彼此见面的那一年。她没想到,原来他们竟然真的在同赏一场烟花。她走近一些,“你怎么会在这儿?现在不是在S国吗?”

    唐御把烟头灭了,回头看她一眼,才淡声道:“突然想要见一个人,所以临时赶了回来。”

    黎寒烟一怔。

    唇瓣动了动,想问问他,想见的到底是谁,又或者是男人还是女人,可是,又问不出口。终究是怕那答案伤了自己。

    “你呢?你怎么会在这儿?”唐御站起身,像是不解的问。

    经他这一提醒,黎寒烟才猛然想起正事来。伤感拂开去,取而代之的是焦灼,“我在找星星。你有见过她吗?我和她刚刚走散了,怕她万一出了什么事……”

    “她已经回去了。”唐御回道。

    “回去了?”这小东西,连说都没和她说一声,黎寒烟觉得自己一会儿给她打电话要好好说说她了。心,倒是瞬间松懈了,目光一撇,不经意的,撞见唐御敞开了两颗纽扣的衬衫。而且,衬衫上银边纽扣竟然掉了一颗。

    他一向是个严谨的人,不可能会穿一件落了纽扣的衬衫。

    黎寒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一看,一颗心都觉得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男人胸口上,有一个浅浅的吻痕。

    而且……

    从那嫣红的色彩就能分辨得出来,这枚吻痕,一定是才留下不久。

    所以……

    刚刚在这样黑暗的空间里,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可是,那个女人,到底又是谁?是他说,突然想回来见的人?是上次在他身上留下那激烈的一个个挠痕的人?

    黎寒烟胸口钝痛难当,她从来就不是个心眼小的人,可是,此刻,当这样直观的了解到唐御有其他女人这个事实的时候,心里还是会忍不住攀升起一股嫉妒。

    大抵是女人的直觉,她的目光投向另外一扇紧闭的门。

    鬼使神差的,她往那扇门走过去。

    唐御目光一凛,“寒烟!”

    黎寒烟没有停步,反倒因为他这一声唤,步伐走得更紧了些。她真的很想看看他喜欢的女人到底会什么样子。又是谁值得唐家二爷,放下工作匆忙赶回来。他喜欢的人,是娇羞的小家碧玉,又或者是识大体的千金小姐?

    下一瞬,手已经搭上了门把,可是,还没等推开门,男人一手已经用力扣住了她的手腕。他力气很大,几乎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了一样。

    “你干什么?”他高高在上的看着她,眼神生寒。

    那一记眼神,看得黎寒烟心里沁凉。

    她更确定了……

    “能让我见见她吗?”黎寒烟眼眶里浮出一层水润来,神色间始终是温柔的。明明快哭了,可是,唇角却始终微微翘着,很努力的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我只是好奇你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唐御薄唇抿紧。

    他倒是不介意让她知道他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可是……

    那丫头在意。

    直到此刻,他还记得她刚刚颤抖又惊恐的样子。心,紧涩的疼。

    侧目,看了眼那扇紧闭的门,薄唇掀起,“以后,你迟早会认识她。”

    黎寒烟胸口撕裂的疼。

    迟早会认识她……

    他打算用什么样的身份,介绍她们两个认识?

    “二爷。”就在此刻,杜辉的声音出现在休息室门口。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扫了眼里面的情况,立刻道:“我已经送小小姐到家,她病情缓下去了。”

    唐御瞥了杜辉一眼,目光复又落向黎寒烟。她眼眶里,含着的泪,清晰可见,可是他面上却始终没有多的情绪。只是面无表情的吩咐:“送黎小姐回去。”

    她的眼泪,无法让他心疼。准确来说,所有女人的眼泪,都撼动不了他的心。唯有,那小丫头。

    甚至,她不用眼泪,就是软软的一声恳求,他什么都能依了她。

    “黎小姐,请吧。”杜辉客客气气的开口。

    黎寒烟知道唐御的脾气,自己若是再留下来,不过是惹他不快。而且,他已经间接承认了啊……

    不看吧!

    不看也罢!

    “不用送了,我自己有开车过来。”她声音很低落,很低落。

    “那就送到车上。”唐御坚持。省得她再折回来,吓到某个胆小的丫头。

    黎寒烟跟着杜辉往外走。像是受了剧烈的打击,她有些失魂落魄,泫然欲泣的模样杜辉看在眼里,亦觉得不忍。

    这多好的一个女人啊!黎寒烟这样的女人就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只可惜了,二爷眼睛里,除了小小姐还真容不下第二个人来。

    “杜辉,他……是认真的吗?”黎寒烟到底没忍住,问出口。声音,有些不稳。

    “……”杜辉看她这副样子,反倒是不忍心说实话了,叹口气,安慰她般胡扯:“什么认真不认真?二爷哪有那门心思。你也知道,二爷生意多,外面见的人也多,总是免不了有些要逢场作戏的事。”

    其实,岂止是认真,更是再认真不过了!

    “是吗?”黎寒烟探寻的看着他,不信。

    杜辉张张唇,想说什么,可是,黎寒烟已经转开眼神去,像是自我安慰的感慨:“我就当你说的是实话。”

    至少,这样可以自己骗自己,让自己好受一些。

    杜辉噤声,陪着黎寒烟往车库走。

    夜半的幽风吹过来,黎寒烟再开口,声音更听起来有些破碎,“能和我聊聊她吗?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多大了?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一连串的问题,彰显出她的在意。

    杜辉叹口气,“黎小姐,这些事情你改天还是亲自问二爷吧。二爷不喜欢有人多嘴他的私事。”

    黎寒烟酸楚的扯唇,“那刚刚你还和我说,逢场作戏?”

    杜辉看她一眼,“黎小姐一向是个聪明人,也了解二爷。我刚刚说的话……”

    说到这,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黎寒烟却知道他接下来的话是什么。果然,说是逢场作戏,不过是安慰她的话罢了!可是,她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当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