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17 我爱你,我只爱你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17 我爱你,我只爱你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宁沐回过神来的时候,从椅子上一蹦而起,笔直的冲了过去。

    “唐总!”她激动的打招呼。

    唐未看到她,眼里有些探寻。

    “那个……我是时雨的同事,和她一个栏目组的。那天您巡视的时候我们见过。”

    “你好。”唐未颔首。

    “时雨是和我一起来的。她喝醉了,之前又大病了一场,没冲撞到您吧?”

    “她病了?”唐未问,目光转深。

    “啊。发烧烧了整整两天,今天才稍微退了一点。”

    唐未垂目看了眼怀里已经安静的她,神色微沉重了些,“单已经在买,商商我就先带走了。”

    “啊……好,行!”宁沐被那句‘商商’酥了一秒,回神后,连连点头。

    目送着唐未抱着时雨走出酒吧。

    她大眼眨巴一下,又眨巴一下。所以,这到底是时下最流行的粉丝上位呢,还是他们俩原本就有一腿?

    宁沐觉得骨子里专业的八卦之魂正在熊熊燃烧。

    ——————

    于声开车。

    商时雨和唐未坐在后座上。

    “去商小姐住的地方吗?”于声出发前问。

    唐未看了眼靠在自己肩上昏昏沉沉的女孩,手指摸了摸她滚烫的耳垂,“去我那吧。”

    她住哪一层哪一间他并不清楚。而且,已经醉成这样,他没法放任她一个人待着。

    于声有些担心,“您不回医院?”

    “我看起来像是很糟糕的样子吗?”唐未反问。

    于声便什么都没有再说,直接将车发动。

    商时雨喝醉了,身子坐不稳,软绵绵的靠在他肩上,一直往下滑。唐未无奈,伸手把她搂住,支撑着她。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喝了多少酒,身上全是酒味。

    “唐未……”商时雨喃喃着他的名字。

    唐未低头,从鼻腔里‘嗯’出一声。

    “我疼……”她两手圈住他的腰。

    “哪儿疼了?”他问。声音温柔得让她觉得像是在做梦,又恍惚觉得他们又回到了过去。

    商时雨抓过他一只手,半梦半醒的按在了自己胸口上。

    那柔软的触感加上滚烫的温度,让他身子僵硬了些。他没有抽回手,只听到她闷声哼着:“心脏疼……”

    唐未看着她这副样子,心里亦是隐隐作痛。

    唇瓣翕动了好几下,也说不出一个多的字来。

    她把他的手松开去,疼惜的摸的脸颊,迷离的眼眶看着他,“你还疼吗?”

    “没事,不疼。”他欠她的又何止是一个巴掌,他有什么资格喊疼?

    她滚烫的脸蛋像小动物似的在他胸口上蹭了两下,被挡在他宽大的西服下的手,从他衬衫里探进去,手心贴着他的皮肤搂住他的腰。

    唐未呼吸绷紧了些,没阻止她。

    她这样的小举动,其实是种试探。见他没反应,她胆子顿时大了许多。柔软的指腹,在他腰上轻轻抚弄着,指尖暧昧的流连到他的小腹。

    唐未身形一紧,呼吸微乱,把她胡来的手扣住,“商商,不要乱来!”

    “我没有乱来。”挣开他的桎梏,她纤细的手又不依不饶的钻进了他衣服里去,“我就想这样摸摸你……”

    以前的她,害羞又矜持,但每次喝醉酒就会失控。今天显然也一样。

    前面于声都听到了这话,但他只是目不斜视,耳不旁听,专注在前方的路况上。

    唐未无奈的叹口气,“你要再这样乱来,我就不管你了。”

    这句话,显然是对她很有震慑效果。她动作蓦地顿住。迟疑一会儿,柔软的手,终于恋恋不舍的从他衣服里抽出来,最终,只是乖巧的缩在他胸口上,紧紧的捏着他的衬衫。

    “我听话,你不要不管我。”她破碎的呢喃,很没有安全感。

    唐未眸色转深,看着她如此委曲求全的样子,眼眶里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长臂沉重的抬起,到底还是将她用力抱住。

    小傻瓜。

    ——————

    车,在唐未住的房子前停下,商时雨靠着他的肩膀不肯清醒。她怕这是个梦,梦醒了就什么都变了。

    唐未小心的将她从车上抱下来,和于声道:“你先回去吧。”

    “好。有事打我电话。”于声颔首。拉开车门正要上车的时候,想起什么,转过身,“四爷。”

    “嗯?”

    “这个。”于声递给他一个小盒子。

    他扫了一眼,面上出现一种匪夷所思的表情。于声给他的居然是一盒小小的安丨全套。

    “你怎么随身带着这种东西?你有女朋友了?”

    “这是我刚在E.wings买单时送的,反正我也用不上。”于声把那小小的盒子塞在还披在商时雨身上的西服口袋里,“我觉得今晚你们可能用得上。”

    唐未有些无语的表情,“我应该感谢你这么贴心。”

    “没关系,举手之劳。那我走了。”

    于声道别后,没有再多留。

    唐未抱着她,扫了眼西服口袋里凸起的盒子,又看了眼怀里沉睡的她,苦笑。

    ——

    唐未把她抱进屋里,将她放倒在沙发上。

    “躺会儿,我去给你放水,好好洗个澡。”他安抚她一声,才转身去了公共浴室。

    他一走,商时雨便缓缓睁开眼来。

    她朦胧的醉眼看着这陌生的屋子,才终于发现其实这不是梦。她真正的在他的世界里。

    贪恋的嗅了嗅身上他的外套,那属于他的味道,让她沉溺。坐起身来,光着脚在屋子转着,猜测着哪间房是他的卧室。她推开门进去,手贪恋的抚过里面每一个家具和墙壁。

    这张椅子,他坐过;

    那本书,他看过;

    这个台灯,每天他都会使用。

    她这里碰一下,那里摸一下。仿佛这样能靠他更近一些。

    怎么办?

    她现在已经魔怔到连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都开始嫉妒了。说着忘记,可是,根本就忘记不了。

    她放任自己倒进他的大床里,抱着他的枕头,贪恋的嗅着属于他的淡淡的香味。酸楚的眼泪,快要从眼眶里蔓延出来。

    唐未从浴室里出来,发现沙发上没了人。心拧紧,叫人。而后,满屋子找。

    推开主卧的门进去的时候,愣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