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24 唐未重病了?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4 唐未重病了? 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雁城环境比较恶劣,四爷这次过来执意不肯带厨师,又不肯带其他人在旁边照顾。我能想到的,他愿意接受帮忙,并且愿意留下的,也就只有商小姐了。正好,你也需要做采访,我这样的安排,一举两得。”于声解释。

    “唐未从来不是这么娇惯又挑食的人。”商时雨感叹,复又自嘲似的感叹,“不过,那是我以前认识的唐未,现在这个唐未,对我来说很陌生。不过,他是唐氏集团的公子,挑剔一些,也是理所当然。”

    “你误会四爷了。”于声摇头,替boss解释,“四爷前阵子晕倒的事,你非常清楚。他现在是特殊情况。”

    听到这个,商时雨心头蓦地揪紧,“我听司机说,是因为他太累,真的只是这样吗?”

    于声望着她忧心忡忡的样子,突然觉得若自己也站在四爷的立场上,大概也会做出如此无情的抉择。对方越是深爱入骨,越不忍拖累。

    他的沉默,让商时雨突然心慌起来。她往前走一步,“于声,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他生什么病了?”

    于声沉默半晌,而后,郑重的颔首:“是。”

    商时雨呼吸一凛,“什么病?”

    ————

    下午的时候,唐未和于声又出门了。一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唐未和于声才回来。

    他进门的时候,闻到满屋子的饭香。

    “你们回来了?”那张可爱的小脸从厨房里探出来,冲他笑。她身上裹着围裙,长发如云,散在肩上,让唐未看着有片刻的恍惚。以前他们俩在一起时,多半都是他来下厨,只有偶尔她做错事要求原谅的时候,她就会钻进厨房想尽办法的做他喜欢的菜来讨好他。

    往往,他对这种做法是没有半点抵抗力的。而且,每次在厨房外都会提心吊胆,怕她在厨房里磕着碰着或者烧着。

    “可能要等一会儿了。我怕我先做好,等你们回来就不新鲜了,所以我现在才煮了饭,还没做菜。”商时雨解释。

    唐未终于回过神来,“不要紧。”

    “那你们先去洗手吧,做好了我再叫你们。”商时雨说完,重新回了厨房里去。

    于声觉得自己就是这里一个明晃晃的大电灯泡。他非常识趣的道:“四爷,晚饭你们两个吃吧。老齐在隔壁,让我过去陪他喝两杯,我在那边吃。”

    于声说完就走。

    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大步往自己房间去了。他从房间里居然拖着自己的箱子出来了。

    唐未睐他一眼,“你干什么?”

    于声干咳两声,“老齐那边就他一个人住,我过去刚好合适。这边屋子住三个人还挺挤的。”

    唐未眯起眼,“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自作主张了?”

    “四爷,先前可是您自己说的,我住哪都由我自己选。”

    “你这么热情给我请来了房客,你不要留下来好好招待她?”

    “请确实是我请来的,不过,留却是四爷您亲自留的。所以,还是四爷您好好招待商小姐吧。商小姐肯定也不稀罕我来招待她。”于声拎着箱子,“四爷,老齐又给我电话了,我真得过去了。今晚你们吃好喝好。”

    他说完,拎着箱子就快步出去了。

    唐未没有再说什么,视线往厨房看去,脑海里勾勒出那道熟悉的身影,唇角不自觉弯起。

    ——

    他去房间换了身居家服出来,洗了手,往厨房里走。她这会儿正在做松子玉米,厨房里香气弥漫,叫人闻着都觉得通体舒畅。

    他的视线,定格在她身上。

    相比过去,现在的她,下厨显然比以前要娴熟得多。翻炒,加水,带作料,都井井有条。

    唯有她散开的头发,她有些无奈。很打扰她的工作,这让她很苦恼。

    唐未看了一会儿,最终,转身出了厨房。

    商时雨将松子玉米出锅,做水煮鸡胸肉。正要将头发挽到耳后去,一只大手,从后突然将她的头发轻轻揽住。

    她一怔。

    即使没有回头,可是,离得如此近,那股熟悉的淡香味,已经让她第一时间辨认出身后的人是谁。

    “这条橡皮绳是拿来捆文件的,介意吗?”唐未柔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她心跳变快,“不介意。”

    他帮她把散开的长发慢慢绑起来,动作比起过去笨拙了许多,“会不会弄疼你?”

    “没有。”商时雨手里紧紧拽着锅铲,“你对谁都这么细心吗?”

    唐未没有直接回答,只道:“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再做过这种事,所以,很担心会扯到你头发。”

    她眼眶酸胀,心里酸楚。

    唇角却弯着,语气听起来像是轻松的笑,“你没有帮蕴灵绑过头发?”

    唐未薄唇抿紧。

    这种事,这辈子,他也只可能为她做了。

    他把最后一束系上,才道:“还没有机会。”

    商时雨苦笑,“所以,以后……这种机会会有的。对吧?”

    “好了。”唐未把手松开。像是没有听到她刚刚那句伤感的问句,只是道:“你把围裙取下,剩下的工作我来吧。”

    既然他选择不答,她便没有再追问。

    “不用了,你出去等吧,我很快就能做好。”

    “商商,你是客人。”

    “我不是来当客人的。”商时雨转过身来看他一眼,“其实,于声是希望我过来照顾你。我已经打算好了,公司给我批了三天假,我打算两天后再和你们一起回犹城。”

    唐未有些莫名所以的看着她,“我说过,今晚我就接受你的采访。”

    “和你的采访无关。我已经答应于声,留下来照顾你这两天。”她很执拗。

    唐未笑了一声,有些无奈,“我不是那么娇惯的人,不需要你或者任何人这么大费周章的特别来照顾我。今晚采访完,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回去了。雁城这地方,环境太恶劣,空气不好,你不用在这儿久呆,以免水土不服。”

    商时雨目光郑重的看着他,眼底不自觉的浮出层层痛惜,“唐未,虽然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情侣,但你病得这么重,我能照顾得到的,我永远不会推辞。”

    ——

    唐未是读wei,不是mo,你们别认错了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