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30 念念不忘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30 念念不忘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唐宋推开重症监护室的门进去,唐未正默然的躺在病床上,俊朗的脸上毫无血色。头顶是点滴瓶,悬了三瓶,现在第一瓶还剩下一大半,吊在空中。

    仪器在病房里‘嘀嘀——’的响着,闪烁着暗淡的光,在这样的夜里听起来叫人心里发慌。

    唐宋在床边上坐下,沉重的看他一眼,拿过床头护士记录下的数据看着。

    唐未干涩的唇瓣翕动了几下,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他的眉头渐渐的越皱越紧,看起来无比的痛苦。

    “四哥。”唐宋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唤他一声。扫一眼头顶上的点滴瓶,“是不是打太急了?”

    他边问,边将点滴瓶的速度调慢许多。

    可是,他面上的痛苦始终没有驱散,发白的唇颤动着,似在说什么。唐宋俯身贴到他唇边去,只听到缠一声轻喃:

    “商商……”

    那两个字,像是来自于深渊的呼唤,虚弱而飘渺,绝望又痛苦。

    唐宋听着亦觉得心头一恸。

    喉结滚动了下,他开口:“哥,如果你那么想她,倒不如把一切都和她说了。”

    唐未似乎还有意识,听到这话,手指动弹了下。终于,用了力气,挪动着,摁在唐宋的手背上。唐宋沉沉的望着他,即便是这样热的季节,他的手指还凉得没有温度。

    唐未睫毛动了动,终于睁开眼来。眼神,看起来并不算清明。唇瓣动了动,出口的声音是哑的,但是唐宋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愿让商时雨陪着他一起痛苦。

    ————

    另一边。

    商时雨躺在床上,做了个梦。

    梦里,有唐未,也只有他。

    他躺在一张窄小的床上,身上蒙着白色的单薄床单,是在火海里煎熬着,一声声叫她的名字,惨痛无比。她疯了一样想要靠近他,却又被他一寸寸推离,一次次拒绝。

    她就那么无助的站在火海外,看着他在绝望里煎熬,却别无他法。她拯救不了他,甚至,连和他分担痛苦的资格都没有。

    商时雨被这个噩梦折磨得痛苦不堪。她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抖得厉害。

    痛得太深,终于痛醒过来。她猛地睁开眼,无神的双目盯着黑沉沉的夜大口大口喘气,额头上背上已经被冷汗打得透湿,摸过去,冰冷一片。

    还好,还好是梦。

    不过虚惊一场。

    可是,这个梦,却太过真实。真实得让她即便是醒了,还忍不住潸然泪下。梦里的画面,更叫她不敢再去回想。

    没关系,老人家都说,梦是反的。

    所以,他一定可以长命百岁,身体安康。

    商时雨一声声喃喃着,抹掉眼角的泪痕。夜已深,她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掀开毯子起床出了房间给自己倒了杯水。

    这个点,屋里屋外都已经安静得连掉根针都听得见。那个男人的身影,也就在这个时候更清晰的浮现她脑海里。

    说着忘记,却始终念念不忘。

    这个人就像是长在了自己身体里、刻进了骨髓里,要忘记,就得割肉削骨。

    ————————

    接下来的日子,唐未一直住在医院里,他经历着各种各样的检查,吃更多的药。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昏沉着,清醒的时间并不算多。

    而另一边。

    商时雨依旧忙自己的工作,过着寡淡无味的生活。她再没有给唐未打过一个电话,却也总忍不住会在某个时刻去网上搜索他的消息。

    但除了他的《失忆之城》杀青了数个演员之外,再没有其他消息。

    两个多月,一眨眼就过了。夏天离去,秋天近了。

    清晨的闹钟,打破秋季的安宁。商时雨从被子里伸出手来,关掉闹钟,没有在被子里多赖一秒钟就起了床。这两个月,她的睡眠质量相当的差,几乎都是彻夜彻夜的失眠。她想,如果再这么下去,情况一直没有好转的话,她恐怕真得去药店拿些安神的药,或者找个催眠师也是好的。

    她洗漱后,连早餐都没吃,就拎着包准备去公司。经过厅里时,习惯性的扫一眼挂历。

    今天是9月25日,农历是8月26。

    是他的生日。

    商时雨抬指情难自禁的在那些数字上碰了一下。三年前给他过生日,送他那枚领带夹的画面,至今还记忆犹新。

    今年,他的生日,又会怎么过?

    会热闹吗?

    又是否还会像她一样,记得三年前生日的那些画面?

    想到这,商时雨鼻尖有些不可控的发酸。可是,下一瞬,又自嘲的笑,吸吸鼻子,将艰涩生生吞下。

    呵~他们如今已经是真正的陌路人,她还在妄想什么?而且,今年他的生日,一定有蕴灵作陪。他凭什么还要记得自己?

    她将日历取下来,扔进了垃圾桶,一刻没有再逗留,拉开门,出了屋子。

    打车,去公司。车子快要到台里时,商时雨突然道:“师傅,你在前面左转一下,到a-cake蛋糕店停吧。”

    “哦,好。”司机听她的,把车左转。笔直走了大概十分钟的路程,车子在蛋糕店停下。

    商时雨看着面前的a-cake大大的招牌,有些走神。

    他不太喜欢吃甜食,这家连锁店的手工蛋糕做得很不错,他唯一会破例吃上两口。

    “小姐,是要给朋友买生日蛋糕吗?”店员笑意盈盈的站在里面问她,“可以进来看看哦,今天的生日蛋糕是我们大师傅刚刚做出来的,很新鲜。”

    商时雨回神,走进去。目光不自觉的在冰柜里精美的生日蛋糕上掠过。

    “小姐,你想要什么样的蛋糕呢?是送给小朋友还是成年人?”对方热情的问。

    “给我一个少糖的吧,谢谢。”

    “没有其他特别的要求了吗?”

    “没有。”

    “好的,请您稍等。”店员弯身去取蛋糕。商时雨突然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买这个蛋糕的用意到底在哪。又给谁吃呢?

    她就凭着内心一股冲动,让车转了方向,到了这儿,还挑了一个她自己不怎么爱吃的少糖的蛋糕。

    这样的举动,似乎特别可笑,就像魔怔了似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