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01 时光掩埋的情深 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01 时光掩埋的情深 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梁晟毅的父亲因为贿赂高官,‘哐当’入狱。连带着梁氏集团的高管和股东,无一幸免,全部接受调查。

    梁氏在s国建下的商业之邦,一夜之间垮台。

    梁氏股东之一——景誉的父亲景晁臣畏罪自杀,从十三楼一跃而下,但最终摔在十楼的空调机上,奇迹般的留了半条命,亦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梁景两家,包括整个梁氏,乱成一团。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传闻,是梁家得罪了上面的人,所以被人一锅端;又传闻,是树大招风,梁氏被同行陷害。但其中具体情况,两家到底是清白还是被诬陷谁也不知。

    连景誉都完全不知晓。

    此时此刻,医院里。

    她独身而立,望着面前此刻红着眼眶的男人,他脚边放着行李箱。

    看来,他是要走了。

    “我今晚的飞机。”梁晟毅艰难的动了动唇。

    景誉扯了扯唇,眼神里透着一股寒凉,“我们下个月的婚礼,你还会回来吗?”

    梁晟毅握着行李箱的手绷紧,呼吸粗重。他沉沉的望着她,眼底复杂的情绪几番翻涌,到最后只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景誉脸色凄惨,如同每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她和梁晟毅青梅竹马,18岁就定了婚。她的世界很纯粹,男人,除了梁晟毅几乎没有别人。他们的婚期定在下个月,如果没有这一连串的打击,他们会过得很平静。

    “就因为你现在一无所有?”景誉尽量克制着情绪。

    “是,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他声音沙哑。

    “一无所有就一走了之?”景誉脸色苍白,指尖掐进肉里,“即便梁氏垮了,你父亲倒了,可你还背负着大家的希冀和责任,你现在放下残局,撇下这么多人不管就这么离开,是在逃避。你这叫不负责,这是懦夫才会有的行为!”

    她的控诉,让梁晟毅难堪至极,也痛苦至极。他像是终难忍耐,嘶吼回去,“我不会再娶你。不管你怎么说,我是怯懦也好,不负责任也罢,我们的婚礼都就此作、废!”

    最后两个字,咬得无比的重。重到好似两个巨石沉沉的砸过来,砸得景誉喘不过气。

    梁晟毅再也不多看她一眼,拖着行李转身就走。

    景誉怔忡的望着那背影,一层云雾袭入眼里,直到那道背影完全消失不见,她眼神渐渐变得空洞。

    她的人生,就此乱成一团,统统脱了轨。

    ————————

    梁晟毅提着行李出现在机场,夜色朦胧,迷雾笼罩。整座城市都像是被雾霾侵占,一如他此刻的心情。

    一辆车,缓缓在航站楼入口停下。

    庄严从迈巴赫上沉步下来。这个男人,梁晟毅认识。

    是背后那个人的助理。

    大抵是物以类聚,即便只是他的助理,他身上的气场也不是常人所能比拟。又遑论那个人?

    “梁先生,这是你的机票和护照。”庄严将东西递给他。

    梁晟毅扯了扯唇,语有讽刺,“替我谢谢你们余先生,他真周到。”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庄严神色淡淡的,不苟言笑。

    梁晟毅捏着那机票,手上用劲,捏出层层褶皱来,“他要的,我已经让出来了,他最好说到做到!”

    “先生要的,从来不会是别人让出来的——现在不过只是让你提前退场,早晚结局都一样。”庄严始终面无表情,“梁先生,请吧,不要误了飞机才好。”

    梁晟毅重重的盯了庄严许久,而后,终于拖着行李转身离开。

    垂首,望着手里的机票,沉痛的恨自眼里闪过。今天他所经历的这一切痛苦,他失去的一切,总有一天,都会一样一样讨回来!

    ————————

    庄严目送他上了飞机,重新回到车上,才拨出一串号码出去。

    手机那边,铃声响了一会儿,才被接起。

    没有人说话,只有稍显低沉的呼吸声。庄严先开口:“先生,人已经送走了。”

    “嗯。”

    简短的一个字,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但始终毫无波澜,也听不出多的情绪来。

    ——————

    景誉从医院里出来,夜已经很深。

    寒风陡峭,冷得人瑟瑟发抖。

    她将脖子上的围巾卷紧一些,走到站台等公交回宿舍。这个点,等公交的人也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抬目,望着黑沉沉的夜空里闪烁的繁星,眼眶又红了一圈。此时此刻,梁晟毅大概已经不在s国了吧!她的爱情,也随着那架飞机远去了。

    “在那儿!”

    “就是她!她就是梁家儿媳妇!”

    此刻,虽然尖锐的刹车声响起,杂乱的人声和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辆简陋的面包车被赫然拉开,里面冲下来好几个壮汉。

    景誉一见到他们,心里更是雪上加霜。这些都是债主派来的打手。现在梁晟毅走了,他们自然而然的找上她。她之前就见识过这些人的手段,无法同他们讲道理。

    “你是不是梁晟毅的未婚妻?”一会儿功夫,他们人就已经到了她面前。

    一个个的,凶神恶煞,手里还拿着铁棍。

    人多势众,又来势汹汹,说不忌惮是假的。她从小也是无忧无虑的在一个优渥的家庭里长大,有着良好的家教,连粗声说话的机会都很少。

    她稳住情绪,警惕的退后一步,“你们想干什么?”

    边说着,手边不动声色的往包里摸。

    “就是她!别跟她废话了!给我把她拖上车!”人群里有人喝一声,身边几个男人便直拥而上。

    景誉想呼救,但此刻整条街都没有人影,她转身就跑,惊慌中好不容易才从包里掏出手机来。

    “还想报警?我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被人看穿意图,一个男人直扑上来就抢她手里的手机。

    “放开我!”她抡着包朝对方头上猛砸过去。对方力气大,包包砸过去,对他来说不痛不痒。她心里一急,脱下高跟鞋,在对方头上敲了两下,当下就把对方脑袋敲得头破血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