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06 时光掩埋的情深 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06 时光掩埋的情深 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先生,你看一下,这样行吗?”

    “余泽尧。”

    突如其来的三个字,让景誉迷惑的抬目,“嗯?”

    他看定她漂亮的眼睛,“我的名字。”

    余泽尧。

    景誉点头,“我叫景誉。”

    他眸色微深,似话里有话,“我知道。”

    景誉愣了一瞬,复又想大抵是罗教授和他提过了,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只道:“余先生,你看一下,如果不行的话,我再试试。”

    话才刚落,车子突然重重的颠簸了下。她一直是偏着身子的,这样一颠,人都颠得起了身,头重重的在车顶上砸了下,身子没稳住,整个人狼狈的朝男人扑了过去。

    一手撑在了他结实的肩膀上,一手本能的拽着他的领带,像是抓了根救命稻草似的稳住自己。

    男人坐得笔直,她这样扑过来,他本能的便搂住了她的腰。指腹下,女孩的身体柔软得不可思议。身上是轻柔的香味,就着点点药味。他一向不喜欢药的味道,可此刻竟然觉得很好闻。

    “先生,你们没事吧?”前方的司机扭过头来。

    “怎么这么颠?”余泽尧问。身上的人大概还没反应过来,手撑在他肩膀上没动。他落在她腰上的手,便也没有收回去。

    “刚刚撞上了一块大石头,但是没太大影响。”这边是山路,路确实难走些。

    “慢点开。”余泽尧并没有怒意。

    景誉不是没回神,只是觉得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才一会儿,她都两次撞他身上来了,自己都快怀疑自己是刻意了。

    “不好意思。”她道歉。手指先动,从他肩上慢慢移开。垂目看他一眼,撞见他幽深又绵长的眼神,心里乱了一拍。后又发现自己还拽着他的领带,更觉抱歉,“你的领带被我抓皱了。”

    “不要紧。”余泽尧看她一眼,“坐下来?”

    男人声音好听到了极点,特别容易把人蛊惑住。

    景誉后知后觉注意到自己腰上他的手还搁在那,她窘,不着痕迹的推了下他的手,重新坐下去。这一次,保持了一些距离。

    头顶刚刚被砸了下,她此刻不觉得疼,反倒是头顶发麻,连带着浑身都在发麻。

    她努力平静下来,手揉着头顶,当做刚刚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也没有再说话。

    好一会儿,她开口:“余先生,进了市区,我自己打车走就好。随便找个地方放我下来就可以。”

    “你每周五下午有空吗?”他没有接景誉的话,反倒是反问。

    景誉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还是如实回答:“我周五都是下午和晚上的班,医院里很忙。”

    他点头,没有再接话。不知道他问这个为了什么,但是见他什么都没说,景誉便也不再追问。

    ——

    车开进了市区。

    景誉要下车,余泽尧也没有坚持,让司机在路边停了车。她下车,和他说了谢谢,余泽尧从降下的车窗和她说话:“今天辛苦了,下次再见。”

    下次再见。

    这话更像客气。

    他们应该不会再有下次见的可能。

    景誉站在路边上,看着那三辆车消失在车水马龙中。她走到公交站,等公交回医院。

    ——————

    景誉刚回医院,罗教授就打了电话过来问情况。

    “怎么样?夫人满意吗?没说什么吧?”

    “应该满意。”

    “什么叫应该?夫人什么态度?”

    “夫人半途就睡着了,没有说太多。但余先生路上有和我说’辛苦’之类的话,我想应该还好。”

    “余先生?路上?”罗教授特别惊讶,“余先生送你回医院的?”

    “没,只是顺路载我一程。进了市区我自己打车回的。”

    罗教授笑,“这可是不得了的待遇。以前我也见过余先生两次,可没见他要载我。美女待遇果然还有不同。”

    景誉是没把这玩笑放到心里去,只边往门诊部走,边问:“老师,这夫人和余先生是什么身份?我看着好像挺不简单。”

    “你可别乱打听。病人的资料都是保密的,尤其夫人是我们超级客户,我能往外说?”罗教授虽然话这么说,但又道:“不过,你既然见过余先生,过不了多久总是会知道他的身份。”

    景誉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而已。

    挂了电话,把手机收起,手一抬,才发现自己袖口上竟然多了一枚男式的领带夹,就稳稳当当的夹在她袖子上。

    这应该是刚刚在车里那一扑,她扯他领带时给顺带带下来的。

    虽然是个小东西,但也是价值不菲。

    景誉有些抱歉,把领带夹收进口袋里。也不知道未来能不能有机会再亲手还给他。实在不行,只能让罗教授下次去夫人那时帮自己带过去。

    ——————

    另一边。

    车,缓缓在参议院停下。

    余泽尧弯身下车,庄严过来,目光落在那枚领带上,“先生,这领带没打好,让元瑶过来重新整理一下吧。”

    元瑶是余泽尧的生活秘书。

    “没打好吗?”余泽尧垂首看了一眼,唇角浮起淡淡的弧度,“挺好的,不必再多此一举。”

    庄严看那神情,脑筋转了个弯,大略便懂了。

    ————

    接下来的几天,景誉一直医院和宿舍两边跑。父亲的情况也没有任何好转,一直昏迷不醒。

    周末的时候,景荣去医院看父亲。景誉把她带回宿舍吃午饭。

    “姐,锦年姐回家去了?”

    “她这两天出差,去国外了,晚些会回来。”景誉从冰箱里把菜一样样拿出来,“我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玉米虾仁,你看电视。”

    景荣没看电视,一会儿便窜进厨房。他才18岁的年纪,但个头已经比景誉要高太多。景誉看他进来,赶他走,“你出去吧,里面烟味儿重。”

    “姐,你让我帮你吧。”

    “你能帮我什么?只会越帮越忙。”景荣一直是锦衣玉食,家里的小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

    景荣还想说什么,此刻放在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景誉推他,“去去去,给我拿手机去。”

    景荣出去了,一会儿没动静,景誉问:“谁打的电话?”

    景荣走到门口来,神色沉沉的,把手机递给她,“我妈。”

    景荣的妈也就是景誉的后妈——陈宛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