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08 时光掩埋的情深 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08 时光掩埋的情深 8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就在她正头疼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由外入内。

    “余先生!”

    一声恭敬的唤声,海关内所有人都纷纷站起身来。连刚刚冷着脸和景誉说话的人也变了一副面孔。

    她回头去看,惊讶了下。

    她没想到又遇见了前几天见过的那个叫余泽尧的男人。

    他还是和之前那样,一身正装,身后跟着几个人。他视线环顾了一圈,也见到了她,但是两人只是视线略略的对上一眼,他便低声和迎出来的外国男人说话。那神情看起来好像根本已经不记得她是谁了,毕竟前面两次他们都不过是萍水相逢。

    流畅的外文,她听不懂。

    大概是在谈公事,她也没有上前打招呼,而且,他若是已经不认识自己,这种情况下,反倒会让人觉得有攀关系的嫌疑。

    之前和她周丨旋的那些工作人员,一个个的,无论男女,都兴致勃勃的在盯着刚进来的余泽尧,并没有要给她处理事务的意思。景誉本想催两声,但一想,自己若是这一催再惹了他们,又该连累锦年了,只得在一旁坐下,耐心的等着。

    她耐着性子坐在那,抬目,入眼的便是余泽尧的背影。男人身形高大、结实,和跟着他的那些保镖有得一拼。可是,又不似保镖那样练得肌肉过于发达,他是刚刚好的样子。

    景誉不由得想起那天在他车上自己给她系领带时的画面,他掌心的热度仿佛再度涌上来。

    等等,那枚领带夹。

    景誉挺懊悔。没想到自己能够再遇到他,早知如此,她就该把那小东西随身放在包里带着。

    “余先生,里面请,我们借一步谈话。”这句话,景誉听得懂。她拉回思绪,就见余泽尧被人往办公室里面请去。

    就在这会儿,她的手机响起,估计是戚锦年等得不耐烦了。她从包里翻了手机出来,准备接电话,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需要帮忙吗?”

    景誉有一瞬间的疑惑,抬起头,就见原本已经提步进了办公室的男人,这会儿正站定在自己面前。

    看来,他也不是完全对自己没有印象。

    景誉把手机调了静音,站起身来,摇头,“不用了,只是小问题。”

    他给人一种强烈的生疏感,让人并不想随意麻烦他。

    “余先生,你们……你们认识?”刚刚给景誉处理事情的人,一双眼不可置信的在两个人身上飘来飘去,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朋友。”余泽尧只有简略的两个字,目光还是望着景誉。

    ‘朋友’这两个字,却是让对方脸色一变再变。

    “这位小姐是来办什么事的?”似乎是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连忙过来,出声询问。

    刚刚接待景誉的工作人员忙把事情来龙去脉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那领导一听,顺手抽了两张纸卷成圆筒在对方头上连敲了两下,“真是榆木脑袋!这点儿小事一天都得处理百十来件,你还特别为难人家姑娘家。成心的是吧?”

    “我也没有特别为难,就是找她来了解一下情况。”对方委屈巴巴的解释。

    “你赶紧给人姑娘把事解决了!”

    “我这就去办。”那人应一声,赶紧去开税单了。

    景誉没想到对于自己来说那么难缠的一件事,最终竟因为他一句’朋友’而轻而易举得到解决。

    “谢谢。”景誉和他道。

    “去邮局把税金交上就不是问题。”余泽尧开口,语态严肃,“但希望你提醒你朋友,下次别再犯。”

    “我会和她说的。”

    这人太严肃了,严肃到让人生畏,景誉觉得压力很大。她想,这样的人,很难让人和他交朋友吧?

    余泽尧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看了她一眼后,转身。

    “对了,余先生……”景誉想起什么,将他叫住。

    他重新回头,“嗯?”

    “这个……”她手指隔空比了一下,“上次我不小心带走了你一枚领带夹。”

    “嗯,那是我母亲送给我的礼物。”他单手兜在口袋里,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景誉听他这样说,有些抱歉,“我原本想着等罗教授再过去的时候带给夫人——所以,今天我并没有随身带。”

    “以后随身带上吧。”余泽尧看她一眼,眼神幽深,“也许,哪天就又见面了。就像今天。”

    景誉总觉得他话里意味深长,可是仔细一想又没有任何不对劲。

    ——————

    办了手续后,景誉领了戚锦年出来,戚锦年激动的对她又抱又亲。

    “行了,你别亲了。刚吃完甜甜圈,满嘴都是油。”景誉笑着把她拉开去。因为事情总算得到妥善解决,她也跟着松口气。

    “你是不知道,我在里面待了那么久,都待出火来了。旁边那些个小姑娘还被留那儿呢!估计也被吓得不轻。”戚锦年从包里翻了纸巾出来擦嘴,又给自己重新补了个妆,嘟囔:“妆都给关花了。”

    “你能好好出来就谢天谢地吧。下次别再做这种事了——还有啊,你那脾气也收敛一下,别什么人都呛,也得会看点儿人眼色才行。”

    “知道了,你教训得是,下次再也不敢了。”戚锦年把粉饼收起来,揽住她的肩膀,“鱼儿,老实说,你是不是使什么美人计了,否则,他们怎么一遇上你就这么好说话了?你不知道他们对我多凶!”

    “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是我一个……朋友——”景誉想到他说的’朋友’那两个字。但他们其实并算不上朋友,那两个字是他的客气之词。

    “朋友?”戚锦年拖着行李箱,问:“男的女的?干什么的呀?我认识不认识?”

    “你不认识。行了,我们赶紧走吧。你车停在停车场了?”

    “嗯。”戚锦年还在疑惑,“你没哪个朋友是我不认识的啊。到底什么朋友嘛。”

    “一点儿小事你都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戚锦年嘻嘻笑着,“那是,我才出国没两天呢,你就勾搭上新相好了。万一哪天你对我始乱终弃,我总得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人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