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09 时光掩埋的情深 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09 时光掩埋的情深 9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这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之前一共也就见过他两次,这次算是第三次而已。至于他干什么的,我还真不知道。”

    “你也没问问?”

    “我们还没熟到能问人私事的程度。”

    戚锦年显得特别有兴趣,“那照你说的,你们这么不熟悉,他还愿意这么帮你。男的吧?”

    答案,景誉不置可否。戚锦年边走着,边用手肘撞了下她的腰,“鱼儿,人家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在你眼里,但凡是个男的就对我有意思吧?我哪那么大的魅力。”

    “怎么没有了?你长这么一张美脸蛋儿。”戚锦年往她脸上摸了一把,“再说,我可不是乱说。你们才见过两次,他就肯帮你这么一大忙,对你没想法我才不信!”

    景誉只当她在乱扯,直接不接她这个话茬,“你这么关心我,还不如多多关心关心一下你自己。”

    “关心我什么?”

    “你给人买的这些包。”景誉敲敲箱子,“你那些同事是因为国外更便宜才让你带,现在要交税金了,价格和国内就没差,甚至会更贵。你明天打算怎么和他们说?”

    一提起这个,戚锦年整个人就蔫了,“我工资就那么点儿,不能让老戚帮我背。可我还没想好怎么和我同事们开这个口。”

    景誉了解她的性子,虽然平时在外人面前横了点,但是对家人朋友却是非常重情义。

    “你同事既然找你带包,就知道有这样的风险。你给他们帮忙,还差点被告,于情于理,这些钱都不是由你来承担。”

    “理是这么个理。”

    “是这么个理就行了,你别瞎吃闷亏。”

    戚锦年点着头,“希望他们别为了这事儿记恨我就行。”

    正当两个女孩到了停车场的时候,一声鸣喇声突然从右后方响起。两个人一起侧目看过去,只见三辆车缓缓朝他们开了过来。

    “你认识的?”戚锦年扯了下她的衣袖,下颔往中间那辆车比了下,“拉共达taraf,太豪了,八百多万!”

    景誉没回应,她对车子并没有很多了解。以前梁晟毅倒是很喜欢车。

    那些车,开到她们身边来,缓缓停下了。戚锦年抓紧了景誉的手臂,景誉拍她两下,低语提醒:“你抓疼我了。”

    戚锦年还没开口说话,中间那辆车副驾座的玻璃窗缓缓降下来。

    前面庄严的脸露出来,冲景誉颔首,“景小姐,先生问需不需要载二位一程。”

    景誉摇头,视线往后座上扫了一眼,“不用了,我朋友的车一直停在机场的。还有……刚刚的事,麻烦你帮我说声谢谢。”

    庄严没立刻接话,只是回头看了眼车里后座上的人。透过车窗,景誉隐隐可见对方点了头,庄严这才回头道:“那我们先走了,再见,景小姐。”

    “再见。”

    没有过多的话,三辆车又消失在停车场。浩浩荡荡而来,又浩浩荡荡而去。

    他们才一走,戚锦年就问:“这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个朋友?”

    “你车呢?停哪个区了?”

    “他谁啊?怎么这么神秘,连个脸都不露一下。”戚锦年好奇死了,车队伍消失好久了,她还在踮脚张望。

    “反正跟我们不是一路人,你别看了。”

    “看这排场,这身家,身份肯定不一般。有这成就的,肯定是个小老头了吧?鱼儿,他多大了?要是个对你心怀不轨的老头,你可得有多远离多远。我们家老戚说,现在有些年纪大的,可不正经了,就喜欢挑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骗。诶,我和你说话呢,你听进去没?”

    “好,我都听到了。”景誉提着她的包包,“不过人家才30,而且,我猜他对骗小姑娘应该连半点兴趣都没有。”

    她不是个颜控,但是说实在的,以那个男人的身家和长相,若是真想对付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根本用不着’骗’这样低级的手段。

    “才30?那条件很好啊!”戚锦年一改刚刚的态度,“你刚刚干嘛拒绝上他的车啊!好歹也让我瞧瞧他长什么样子!”

    “大小姐,你的车正在车库停着呢。再说,我不能每次见面都麻烦他。”

    “喲~~每次见面,麻烦?”戚锦年暧昧的咀嚼着这几个字,撞她一下,“看来有故事嘛。”

    她一向说风就是雨。景誉直接不理会她了,提着包专心找车。

    ————————

    上了车,往她们俩的宿舍开。戚锦年的电话响了,景誉猜是她父亲打过来的。只听到她在嚷嚷:“老戚,你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要不是有我们鱼儿在,你女儿我现在还被关着呢!”

    “没事没事,你别急啊,现在我已经出来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别老叫我回去,我等在外头住腻了,自然就乖乖回去了。好好好,一定不给你惹事儿,我保证还不行吗?这事儿你就别和妈说了,嗯,么么哒!挂了!”

    景誉听着她抑扬顿挫的讲电话,不由得想起自己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父亲来,心里又酸又涩。

    因为很早就失去了母亲,所以,她从小就和父亲很亲近。景晁臣对她包容又宠爱,即便后来陈宛之进了门,生了景荣,他依旧对这个女儿更偏爱一些。

    “鱼儿,上回我和你说的咱们那副总统的事,你还记得不?”戚锦年闲聊的话,将她的思绪拉回来。

    她敛去心底复杂的情绪,将脸从窗外偏回来,“怎么了?”

    “我之前不和你说我挺迷他的吗?”

    “嗯?”

    “我在论坛上特意搜了他的一些爆料看了看——很多都说他心狠手辣,为了政权连自己家里的人都斗下去了。听说,连亲舅舅都成了他们政权里的牺牲品!”

    “网络上的爆料你也信?不过,政治都是冰冷又残酷的,我们普通人很难理解。”

    “政治是冰冷,所以啊,这些政治家心肯定更冷。不过,谁让他长得好看呢!”

    景誉没有再接话了,总觉得政治家这类人,离她的人生太过于遥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