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15 时光掩埋的青春 1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15 时光掩埋的青春 1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温衍之哈哈大笑,“你弟弟和我说你看上一普通女孩了,我还不相信。原来你还真对人动了心思。”

    “他话真多。”

    “女人没什么难搞的,尤其这种家世一般的女孩儿。就上个床嘛,你勾勾手指的事儿,哪用得着做这么多事哄人开心?”

    余泽尧在那边静默,没说话。温衍之一时没揣度出他的意思来,问:“你真想和她上床?”

    “为什么不?”

    温衍之乐了,“我一直以为我们余副总统清心寡欲,洁身自好,原来错看了你。”

    正常男人有几个清心寡欲的?成年的男性遇上一个有兴趣的女人,本能的会想要在床上征服她。而他,同样不例外。

    “上丨床是一回事,但恋爱结婚是另一回事,别认了真。”温衍之正色提醒,“莫部长的女儿还等着你去娶。”

    也不知道他这话被听进去没有,总之,余泽尧没再接话,直接把电话挂了。

    ——————

    梁氏的贿赂事情一直还在调查中,最近又牵出来一大堆和境外勾结的案件。梁晟毅的父亲和景誉的父亲一同再次被告,最终结果是终生监禁。

    景誉用那张卡上最后的两万块聘请了律师为父亲辩护,但最终也无济于事。

    休庭后,她还呆呆的坐在席上没有立刻走,戚锦年在一旁陪着。

    她手机响,戚锦年见她没动,帮她从包里掏出来。她接了,来电话的是贝思远医院财务部的人。

    “你好,请问你是景晁臣的家属吗?”

    “我是。”

    “这边住院费、治疗费、药费,一共是一万五千三百块,麻烦你今天过来交齐。”

    “我知道了。”

    景誉睫毛扇动了下,把电话挂了。

    戚锦年的耳朵一直贴在手机上,听到这话有些郁闷,“怎么还这么贵,你们医院不是给你打折了吗?”

    景誉没说话。

    “我就说你,不该再请什么律师的,把钱都浪费了!反正你爸现在这情况也不可能被收监。但是梁晟毅——该着急的是他吧,他爸这会儿可在监狱里受苦!他倒是好,拍拍屁股,跑出去一了百了。真是没良心的混蛋!还好你没有嫁给他!”

    “我只是不想让我爸被冤枉。”景誉叹口气,“内心里总执拗的觉得我爸不会做这样的事。”

    戚锦年看着她悲伤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她才好。

    “我们回去吧。”景誉知道这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至少,以她的能力,是没有希望了。

    手机,在这一刻,再次响起。

    她看了眼屏幕,上面’陈宛之’三个字,让她暗了暗眼。走出法庭,她还是把电话接听了。

    “已经休庭了吧?”陈宛之问。

    景誉’嗯’一声后,听到她道:“我现在在拂尘茶座,你过来找我吧。”

    “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谈?”

    “我和你谈谈你爸的事,你过来。”

    陈宛之没有再说什么。

    戚锦年问:“怎么了?”

    景誉想了一下,才道:“我现在去一趟拂尘茶座。”

    “你后妈找你去?”

    “嗯。”

    “行,我送你过去。”

    戚锦年送景誉到’拂尘’。这里原是父亲生前最爱来的地方,里面幽静雅致,茶香袅袅。景誉以前也常陪父亲过来,他们父女俩在这儿一坐便是一整个下午的时间。从家庭谈到工作;从哲学谈到经济;父女俩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如今,一切都变了。

    景誉望着’拂尘’的牌匾,想到此刻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父亲,眼眶酸胀。

    调整了情绪才进去,陈宛之已经坐在那等她。

    景誉稍稍打量了眼陈宛之,这阵子她显然也过得并不好。原本过惯了阔太太的生活,现在一无所有,比起之前要憔悴得多。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是去年买的款——以前她又什么时候穿过旧衣服?

    “坐吧。”陈宛之将一泡茶推到她面前,“刚让服务生沏上来的,我知道你和你爸都喜欢七里香。”

    “我以为你早就忘了我爸了。”景誉坐下,话里略有讽刺。大难临头各自飞,说的就是如陈宛之这样的人。那么,梁晟毅呢?因为一无所有,所以连同她也抛下了。

    “我没有忘记你爸,只是眼下的情况,我也无能为力。”

    景誉扯唇,“有多无力?无力到连来病房看他一眼都为难?”

    陈宛之理亏,这样的反问让她答不上话来,她从包里掏出一叠钱,推到景誉面前,“你拿去把住院费交上。”

    景誉喝了口茶,看她一眼,语气清凉的开口:“你留着给景荣念书用吧,他需要的水彩也不便宜。”

    陈宛之起身将钱直接塞进她的包里,“我知道你逞强,就是走投无路了也不稀罕要我的钱。但是这钱是给你爸救命的,你自己掂量。逞强也不是这时候逞强。”

    景誉握着茶杯的手,绷紧了些。陈宛之这人倒是这时候说了一句对的话,这时候她根本没资格逞强。

    “我知道我不去看你爸,你心里恨我。但这事你怪不了我,我心里还恨着你爸呢!”陈宛之喝了口茶,神色哀戚,“这么多年,我和他结婚,生下景荣,他心里有过我吗?你再看看这’拂尘’,他为什么喜欢来我心里清楚得很。你妈和他,当初就是在这儿定情的。他心里没我,只有你妈,哪怕你妈已经死了这么多年!”

    景誉没想到陈宛之会和自己说这些,而且,越说情绪越激动,眼眶里逐渐泛红。

    她似觉得难为情,抓过包,起身道:“你在这等我,我去一趟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景誉点点头,目送她去了洗手间。

    她坐在那喝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今天的陈宛之特别奇怪。她一向很看重钱,这会儿怎么会舍得拿钱给自己?

    “你就是景誉吧?”就在这会儿,一道陌生的男音自头顶响起。

    景誉狐疑的抬头,撞见一个大概40多岁的陌生男人。

    ps:最后几天啦,求个月票~~~~么么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