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18 时光掩埋的情深 1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18 时光掩埋的情深 18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晟毅……”

    梁、晟、毅。

    原来,她还仔细记着了。

    这两个字,如针刺耳,余泽尧呼吸重了几分,垂首望着怀里迷蒙不清的女子,眸色更为深沉。那高深莫测之后,透着层层寒凉之意。

    ——

    余泽尧拉开门走出去,庄严和温衍之还在门口。

    温衍之见到他,像是诧异的挑了挑眉,“我以为你要顺水推舟。”

    不过看他这阴沉的神情,显然是没这意思。

    “那个人查过没有?”余泽尧的声调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查过。不值一提。”

    余泽尧看他一眼,温衍之耸肩,“就是一小喽喽——说是他三姑的六婆的伯父家的婶婶的侄子能和宋国尧——也就是你那对手,沾上点关系。”

    “现在人呢?”

    “送医院咯。”温衍之摊摊手,“照你的意思,我亲自出手,把他第三条腿给打断了。那孙子吃了好几颗壮阳药才有反应,废人一个,留着第三条腿也没什么用处。”

    “辛苦了。”余泽尧微微颔首,将怀里的女人裹紧一些,抱着下楼。

    庄严要跟上去,温衍之拽了拽他,“等等,东西。”

    “什么?”庄严问。

    温衍之把女士的包扔到庄严手上,用下颔往他们俩的背影比了比,“就那个景小姐的。”

    “哦。”

    “诶,老余怎么认识这女医生的?这么当宝贝的要紧着。”

    庄严摇头,“先生没提过。”

    “连你也不知道?”

    “嗯。只知道这位景小姐对先生来说,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瞎子也看出来了。”

    ——————

    余泽尧抱着她从酒店出来,三辆车已经停在门口。见到他怀里抱着人,程恩谨慎的上前,“先生,这是……”

    “开车门。”他只有简单的三个字。

    程恩见他脸色不佳,不敢再问什么,只沉默的拉开车门。

    庄严提着包跟着后面出来了,在他们上车之时,将包放进车内,“先生,这是景小姐的。”

    “打电话叫医生到府上。”余泽尧让景誉枕在自己腿上,话是冲庄严说的。

    “府上?”庄严试探的问:“哪个府?”

    “你说呢?”余泽尧觉得他问了个多余的问题。

    庄严看看他,又看看怀里人事不省的女人,“你要把景小姐带回去?”

    余泽尧没有回他,只是低头撩开景誉颊边的乱发。沉默,已经是最好的答案。

    庄严心里再次惊叹。

    这位景小姐似乎远远不止和别人不一样,而是太不一样了啊!!

    ——

    半途,她包里的手机一直在不断的响。

    在手机响到第五次的时候,他终于从包里将她手机翻了出来。屏幕上显示着’锦年’两个字。

    他接通了贴在耳边,没有立刻说话,但那边已经噼里啪啦的砸过来一堆话,“鱼儿,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你都不听。就喝个茶,结果喝了这么久,连个影子都不见了。现在天都黑了。我还以为你后妈把你给拐走了,差点就要报警了!”

    “喂!你赶紧说话!你要再不说话,我罚你晚饭没得吃!”

    “她睡着了。”

    “什……什么?”戚锦年在那边口吃了一下,听到这好听的声音人都懵了。关键,这是个男人啊!!

    “明天等她醒过来,我让她和你联系。”

    “你说……明天?”戚锦年总算回过神来,一下子就炸了,“你谁啊你?现在鱼儿和你在一块儿?你们什么关系?不!我管你们什么关系,你现在马上把鱼儿给我送回来!不,你告诉我地址,我去接她!我告诉你,我们鱼儿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和男人过夜的关系!你赶紧的,告诉我地址!我现在就过去。”

    “不用麻烦戚小姐了,就这样吧。”没有多的解释,言简意赅,直接将电话挂了。沉默一瞬,又将手机关了机。

    而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剩下的,只有她略显急促和凌乱的呼吸声。

    余泽尧垂目望着那张姣好的脸蛋,长指从手臂上情难自禁的往上移。而后,落到她火热的唇上。碰触到,便像上瘾似的,移不开。

    他很难不去想象,这张柔软小嘴会是什么样的清甜滋味。

    ————————————

    景誉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整个人像是宿醉过后的症状,浑身软得厉害。

    她睁开眼,被窗外的阳光刺到,恍惚了好久才渐渐适应了强光。

    目光在房间里流连一圈,也没看出来自己此刻到底身在何处。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想到之前那个令人作呕的男人,小脸隐隐泛白。掀开身上的被子,发现自己身上早已经不是昨晚那身衣服。

    是男人的衣服。隐隐约约还有一股清洗后的香味。

    虽然没弄明白自己现在是否还在虎口里,但是从自己身体的状况上她也分辨得很清楚昨晚那个男人最后到底也没能把她怎么样。至少,她现在是完好的。

    景誉调整了下情绪,掀开被子,找衣服。自己那身衣服没找到,却发现了放在沙发上的包。

    她拎着包,一身男人的睡衣,拉开门就要出去。

    身体实在没劲,双腿落地,依然发软。

    门正拉开之际,一股力道从外面将门推开。猝不及防,她闪避不及,人被力道推得往后退去,一下子跌坐在地毯上。

    余泽尧进门,一身灰色居家服站在门口,从上而下的望着她。似乎也没想到她会坐在地上,眉高高挑着,眼有探究和玩味,从上而下的看着她。

    景誉坐在地上,仰望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懵了半晌之后,她问。

    他弯身,朝她伸出两手。高大的阴影直逼而下,景誉睫毛扇了扇。

    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靠近,她不习惯,下意识往后避了一下,可是,他却面不改色,像是没有看到她的躲避,直接将她从地上一抱而起。

    清新的味道入鼻,景誉抬目望着男人刚毅的下颔线,好看的眉心疑惑的微蹙了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