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22 时光掩埋的情深 2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2 时光掩埋的情深 2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鱼儿……”陈宛之开口。

    那一声’鱼儿’以及她舔着脸低声下气的样子,让景誉气得发抖,脸色生寒,“你叫我什么?”

    那眼神似利剑,让陈宛之心惊胆战。陈宛之只得小心的再继续道:“阿姨是来给你道歉的,昨天的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别报警。”

    陈宛之的话一落,’啪——’一声脆响,在屋里响起。手起手落,景誉干脆利落的一耳光扇在陈宛之脸上。

    就算是要顾及景荣的心情,此刻也忍无可忍。

    陈宛之没想到她会如此蛮横,一耳光将她整个人都扇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痛,让她心底生出一股怒气来。

    “景誉,你……”

    “疼吗?”景誉面上挂着笑,但是那笑容却是寒凉刺骨,不及眼里。她讽刺的望着陈宛之,“不好意思,这巴掌我也不是故意而为,我给你道歉。”

    说着道歉的话,可语气却全然不是那样。

    陈宛之脸色白了又白。她之前之所以敢做出卖景誉的事,是知道昨天那个男人的背景,知道即便景誉报警,那个男人也能想办法把事情摆平。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景誉这女人不知道耍的什么招,让昨天那个男人都栽在了她手上。哪还能保得住自己?

    “荣荣,你别光杵在这儿,你倒是说话呀!”陈宛之知道景誉有多疼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把儿子搬出来当救星。她扯着少年的外套袖子,“荣荣,你告诉你姐,妈也是逼不得已的!妈是为了让你将来继续念书!”

    景荣面上划过种种痛楚。一会儿看看姐姐,一会儿又看向正央求自己的母亲,纠结、为难、痛楚后,最终,把陈宛之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慢慢的拽了下去。

    “荣荣!”陈宛之不可置信,要继续抓他的手。

    景荣避开去,迈步,走到景誉身边。深吸口气后,他低语:“姐,我……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

    景誉望着他,眼眶不由得浮出一层潮热来。

    她心底的怒火,因为他,一下子淡下去很多。面对景荣时,她的脸色也舒缓许多,“你先进去,让锦年姐给你泡杯茶喝。”

    景荣点头。

    “荣荣!”陈宛之扬高声音,叫出声。景荣迈开的步子停顿一瞬,垂在身侧的双手捏紧。最终,他也没有回头。

    “景荣,你这个臭小子,没良心的!你可是妈生下来的!”陈宛之怒不可遏。在门口叫嚣着,一下子就打起了哭腔。

    景誉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戚锦年在里面将电话的声音响起,“警察同志,我们是刚刚报警的那个——另外一个涉案人员正好现在就在我们这儿!好嘞,我给你地址。麻烦你们快一点到,给我朋友一个交代!”

    陈宛之一听这话,脸色发白。她扑进去,就要抢手机。但是她的身手哪能和戚锦年相比?戚锦年身子一让,避开她去,身子往门口一窜,从玄关取了钥匙就把门给反锁上了。

    她得意的晃着钥匙,“这就叫瓮中捉鳖!我劝你赶紧投案自首,还能从轻发落。”

    ——————

    景誉不想看见陈宛之,端着戚锦年给她冲的麦片回了房间里。

    景荣不说话,只默默的跟了上去。姐弟俩,一时间无话。景誉喝了口麦片,到底还是先打破了沉默,“荣荣,如果我真让你妈坐牢了,你会不会怪我?”

    景荣这才抬起头来。眼神灰暗的看她一眼,说不难过是假的。他已经相当于失去了父亲,现在又将失去母亲。这个家,更不是家了。

    但是,最终,他还是摇头,“做错事的是我妈……”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我也怕你因为这件事对我有所记恨。但是……”景誉放下麦片,严肃的望着他,“这不是一件单单道歉就可以让我原谅、既往不咎的事。”

    “我知道。”景荣点头,“我妈带我来,是想让我替她求情。可是……求情的话,我说不出口。姐……对不起。”

    他愧疚又懊恼,“我一直说要保护你,可是,我其实什么都做不到。”

    景誉心里暖洋洋的。像儿时一样拍了拍他的头,鼓励他,“你现在还是孩子呢!念好书,以后等你长大了,有能力了,自然就能保护我和爸。”

    景荣重重的点了下头。

    景誉其实很庆幸景荣不曾听信陈宛之的来求自己放她一马,景荣是她的软肋之一,他若苦苦哀求,她势必会心软。也许这次她会放过陈宛之,可是,以她的性子,对景荣也许多少会心寒。

    但还好,景荣不是那样的孩子。

    闹腾一阵后,陈宛之被警方带走,景荣虽然不曾求情,但到底是她的儿子,担心的跟了上去。

    景誉是受害者,自然也要跟着去警局配合调查。戚锦年望着前面一双背影,和景誉嘟囔:“这小子,虽然是陈宛之生的,但他还算有点良心,分得清是非。你也没白疼他!”

    “我就担心这事会影响他学习。他现在是关键阶段。”

    “切~他亲妈都不关心呢!你啊,现在还是操心操心自己比较靠谱。”

    ——————

    景誉到局里后,稍微了解了下,才知道另外一个涉案人员也已经到案。

    “景小姐,你放心,这事情一定给你一个最好的交代。另外一个嫌疑人王达因为身体原因,现在还在医院。但是等他一清醒,我们立刻展开调查。”

    “辛苦了。”景誉颔首。

    昨晚在房间里的记忆,突然间又回涌上来。她模糊记得,似乎有一个极其好看的男人在那间房里开了枪。

    那个男人是她之前在警察局门口见过的——他显然是余泽尧的朋友。

    那么,余泽尧到底又是什么样的人?

    连身边的朋友都随身带着枪。

    “鱼儿,想什么呢?”戚锦年见她出神,问。

    “没事。”她摇头。其实那个人是什么样的身份,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什么过多的交集。至少,在她这里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