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24 时光掩埋的情深 2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4 时光掩埋的情深 2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誉一口气说完,转身便走。走了很远,仍旧觉得胸口堵着一口郁气。长长的吐出来,走向公交车站。

    温衍之望着那背影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义正言辞的教训呢!

    他上车,拨了一串号码出去。

    “喂。”余泽尧的声音在那边响起。

    “老余,你上哪认识的这么个老古董来的?”

    “什么?”

    “就那个小医生呐,我刚遇着她了。对了,她还让我转告你,说是既对你不感兴趣也不对你的钱感兴趣。”温衍之笑着发动车子,“你说这话听着稀奇不?”

    余泽尧在那边默不作声,温衍之揣度了下他的心思,劝道:“老余,我刚帮你试探了下,她说得义正言辞,确实像是对你的钱和权都不感兴趣的样子。作为兄弟,我劝你一句——这种女人,你最好是沾都别沾。”

    “照你这么说,我该找个对我的钱权感兴趣的女人?”

    “你呢,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但凡能用钱就能打发的女人,省心。像景医生这种既不要钱,又不望权,还活得认认真真的女人,你知道她们想要什么吗?”

    “虚心求教。”

    “要的是你的心。”温衍之边讲电话边看着前方路况,“这种女人最难缠,以后等你你想甩都甩不掉。”

    “谁说过我想甩?”余泽尧语气淡淡的,可是说出口的字字句句,都让这边的温衍之惊愕得下巴都掉了,“她想要心,那就给她心,就怕她不想要。”

    “……”温衍之呐了半晌,“我以为你只是想把她弄上床,和她玩玩。”

    “我没你那么闲。”

    ——————

    几日后。

    景誉难得休假,戚锦年拉着她去网球场打球。运动一番后,景誉觉得心情好了很多,身体也跟着轻松不少。

    两个人放下球拍,在休息区坐下,戚锦年递给她一厅饮料,目光一直仰头看着八楼,看得津津有味,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什么呢?”景誉拿着牌子在她眼前晃了晃。

    “那儿。”戚锦年下颔比着八楼,两手托腮,作花痴状,“我听说啊,那是我们副总统专用的健身场所。诶,你说我们现在上去,能不能遇见他人?”

    景誉总算是明白今天一大早她怎么就突然这么心血来潮。而且,出来打球还得化个美美的妆。

    “要不,你上去看看?”景誉回得没心没肺的,啜了口饮料。

    “嘁~我也就随口说说。”戚锦年耸肩,“我也是在网上看网友说的,谁知道真假?像他们这样的,家里肯定都有健身房,哪会多事来这种地方?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来了,肯定也和上次见到的那样,保镖一层一层,根本不是我等能接近得了的。”

    戚锦年这句话让景誉莫名的想起另外一个人来,那人也是保镖一个一个,难以接近。

    戚锦年歪头望着她,“喂,想什么呢?”

    景誉回神,心虚,“没有。”

    又啜了口饮料,觉得自己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想起那个人来?他们俩不过是擦身而过的过客。

    “没有?”戚锦年盯着她看,那眼神像是要将她看穿似的,“鱼儿,你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你是不是在想那个男人?”

    “你又乱讲!好好的,我想他干什么?”

    “哈哈。”戚锦年直乐,景誉拍她,“笑什么,别笑了,大家都看着我们。”

    “鱼儿,你这完全是不打自招。我都没说是哪个男人,你就知道我说的是谁了。”戚锦年暧昧的冲她挑眉。

    景誉:“……”

    戚锦年感叹:“真想看看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怎么着也该比梁晟毅强吧?”

    “他没你想的那么好。”景誉至今还记得他朋友那番说辞,不愿再说这件事,起身道:“我去洗澡,换身衣服。你也赶紧吧,这么冷,不要感冒了。”

    ——————

    景誉在球馆洗了澡,换身干净衣服出来,手机就在响。

    “喂。”

    “鱼儿,我得先走了!”戚锦年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我部门里有事,非得让我们现在回去写稿子。你的球拍我给你扔我车上了。”

    “那你去吧,我自己回去。晚饭能回来吃吗?”

    “尽量赶回来吃。”

    “好。那我等你。”

    “诶,你先别挂电话!”戚锦年把她叫住,“你猜我刚在停车场看到什么车了?”

    “兰博基尼还是法拉利?”她敷衍着回答,提着运动包从更衣室里出来,往电梯口走去。

    “都不是。”戚锦年笑,“拉贡达!就是你刚想的那个男人的车。”

    不能这么巧吧?

    景誉却道:“我没有想他。”

    戚锦年边开车边乐,“一会儿说不定你们还能遇上。”

    景誉还没接话,电梯从上面下来了。门,缓缓开启。电梯里,此刻正站着三个高大的男人。两边的是两个神色始终冷肃的黑衣保镖,而站在正中间的……

    竟然真被戚锦年给说中了。

    景誉没好气的道:“乌鸦嘴。”

    “怎么呐?”

    “我挂了。”景誉把电话挂了。只有第一眼,便再没有朝电梯里看过,而是提步走到另一侧去,想要等另外一个电梯。

    “景誉。”可是,才迈开一步,身后,传来那道好听的声音。

    景誉抿唇,站着没动。这是自己的名字,第一次听他叫,大抵是他的声音真的太有磁性又别具诱惑,所以此刻即便对这个人已无好却还是觉得她这个名字再普通不过的两个字,也变得很好听。

    “进来吧。”他站在门口,望着她,“有话和你说。”

    景誉心有狐疑。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话可说的。

    但最终,景誉还是进了电梯。

    余泽尧站在里面,两旁是像雕像一样毫无表情的两个保镖,景誉则站在最前面,只用背对着他。还好,电梯里空间很足,他们之间不至于靠得太近。

    景誉一直平视着电梯上跳跃的数字。透过光洁的电梯镜面,用余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身后的男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