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25 时光掩埋的情深 2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5 时光掩埋的情深 2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透过光洁的电梯镜面,用余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身后的男人。

    他这会儿正在讲电话,神色严肃冷峻,几乎一直无话,只听着电话那边说着。偶尔才从鼻腔里’嗯’出一声,那声调也是冷的。让整个电梯里连空气都似乎泛着冷意。

    今天的他,和寻常见到时又不同。穿着一身米白色运动服,精神奕奕。

    景誉在他挂断电话之前,收回了打量的目光。

    “东西带了吗?”他先说话。

    景誉狐疑的回头,“和我说话吗?”

    他静静的望着她,并不言语。答案不置可否。景誉不懂,“什么东西?”

    “领带夹。”

    景誉恍然大悟。原来他要同自己讲的就是这个。

    “我平时也没有带在身上。”

    余泽尧点头,“我送你回去,顺便去取领带夹。”

    景誉听到前半句,刚想拒绝,再听到后半句,就改了口,“你应该很忙,我改天有空送到夫人那儿。你放心,放在我这儿我不会弄丢它。”

    他应该不缺领带夹用。但她却不愿和他走太近。

    谁曾想余泽尧却淡淡的回了句:“现在不忙。”

    “……”

    还能说什么呢?

    景誉直接被他带到了地下车库。果然如锦年说的,那辆拉贡达停在那,是个专属的位置,特别显眼。经过那辆车的男人,都会把车停下来张望那辆车,或吹着口哨赞帅气。

    景誉跟着他上车,为了表明自己始终如一的态度,坐得离他远远的。

    余泽尧也不怎么在意,在车上翻着文件。一会儿后,似乎是觉得气氛太闷,开了口:“考虑得怎么样了?”

    景誉没想到他原来还没有死心。应该不至于才是。像他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她自认为自己没什么特别之处可以让他惦记如此之久。而且,那天他和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后,她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自己是在什么契机下让这个男人对自己有了那么一点点兴致。

    “没有考虑过。”她望着车窗外,神色始终静淡:“我全当那是余先生的玩笑话了。”

    “是吗?”余泽尧这会儿从文件中抬起头来,两个字,似笑非笑。景誉也本能的折回头朝他看过来。撞见他别有深意的目光,让她微怔。那眼神像是草原上夺取猎物的猎鹰,似乎是势在必得,又是胸有成竹。

    而她,就好似是那个猎物。

    “余先生,后面有人在跟踪我们!”

    就在这会儿,坐在副驾驶座的程恩,突然转过脸来。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冷峻紧绷,让景誉也不由得神色紧绷了些。

    她下意识看向余泽尧,相比之下,余泽尧却很平静,像是对这样的事已经稀松平常。他只是抬目从后视镜里瞥了眼后面,“改个线路,甩掉他们。”

    “是。”

    程恩应一声。

    脚下一轰油门,车子猛地往前冲去。始料未及,一股强烈的推背感后,景誉整个人被巨大的惯性抛出去,余泽尧伸手一捞,环住她的腰将她抱了回来。

    她把他的手移开,他倾身过去,景誉往后缩了下,警惕的瞪着她。

    余泽尧严肃的看着她,手落在安全带上,“把安全带系上。难保一会儿不会有危险。”

    景誉’哦’一声,“我自己来吧。”

    她系安全带时又看他一眼。他虽然平静,但面色却绷得紧紧的。景誉忍不住问:“……你刚说的危险,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余泽尧回得认真,“生命危险。”

    景誉从他面色上就看得出来,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怕吗?”

    景誉没有立刻回答,只拽着安全带,往后看去。后面有好几辆车跟着,那些人像是职业赛车手似的,他们的车无论开得多块,他们都穷追不舍。哪怕甩开一段距离,很快便又会跟上来,咬得很紧。而且来势汹汹,就像是不要命似的。

    数量车这样在马路上飞驰,早就引起街上恐慌,旁的车早就在几百米开外就紧急避让。

    “我现在不是怕。”景誉收回视线,看向他,“我就是后悔。”

    “后悔上了我的车?”

    “我要是为了一个领带夹而丢了命,你说我冤不冤?”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别说是停下来让她下车,就是轻轻踩个刹车都不行。

    余泽尧目光幽深,和她对视,“你的命有我保着,丢不了。”

    每一个字,都郑重有力,像是一语承诺。

    景誉心里微荡了下,漾起一圈圈波澜。她觉得自己还挺可笑的,这种话怎么就觉得是承诺了呢?

    柔嫩的唇瓣翕动了下,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前面突然一声低喝,程恩道:“先生,前面有埋伏!可这是我们随机挑的一条路,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走这儿?”

    余泽尧眉心拧紧。程恩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枪。枪口直顶着司机的太阳穴。毕竟是跟在余泽尧身边的人,司机也是见过世面的,即便面对枪口也始终处变不惊。

    “是不是你和他们串通好的?”

    司机沉稳的应,“先生,您应该能了解我追随您的决心,我绝不会背叛您。”

    余泽尧只略沉吟,便道:“把枪放下来。找车上的追踪器。”

    程恩收起枪,立刻翻车内。

    景誉坐在旁边,许久没有说话,目光盯着那黑沉沉的枪,面色早已经没有刚刚那么轻松。

    余泽尧转过脸来,看向她,目光与之前的冷肃相比要缓和许多,“现在是真怕了?”

    景誉像是这才回神,讷讷的点了下头,看着他,问:“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原先她以为他可能是生意上得罪了人,所以每次出行才要那么大的排场。可是现在一看,似乎并不是这样。生意上的人,哪会动不动就拿枪?

    景誉猜测着,“你是……的?贩丨毒,卖军丨火?还是走丨私?”

    每一样都让作为合法公民的她来说觉得心惊肉跳。

    本是这样危险的场合,人人自危,可余泽尧当下却被她逗笑了,“你想象力不错。”

    “砰——”一声巨响,车尾被重重的撞击过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