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26 时光掩埋的情深 2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6 时光掩埋的情深 2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砰——”一声巨响,车尾被重重的撞击过来。整个车都震了震。

    景誉刚刚还能轻松的同余泽尧说话,这会儿脸色已经浮出几分苍白。幸好系着安全带,要不然整个人都被撞飞出去。

    她还没做足心里准备,又听’砰——砰——’连着几声响。

    是枪声。

    子弹打在车窗上,留下清晰的弹痕。

    她望着那一个个陌生的痕迹,有些懵。下一瞬,子弹更是像枪林弹雨一样,前后夹击,直朝他们这边飞过来。虽然车窗做了防弹处理,但怕是也经受不了连环摧残。

    这车窗要是被摧毁,他们车上的几个人,会在第一时间就被打成筛子。

    景誉一想到自己今天也许会真正命丧于此,想起躺在床上人事不省无人照料的父亲,她心里顿生无尽的悲伤和凄凉。

    就在这会儿,一条长臂忽然横过来,将她蓦地圈紧。男人的手臂,充满了力量,那是一股让人安心的力量。

    景誉没有推开,而是抬目看他,只见他神色比任何时候都凝重,目光沉沉的望着她,吩咐:“趴下来!”

    那神情都看得出来,此刻的局面有多糟糕。

    话说完,视线已经转向后面紧跟着的车。景誉清楚的看到他空出的另一手上持着一把雕刻着精致花纹的手枪。她几乎是立刻趴下去,埋在他腿上。可是,这个动作刚一做完,景誉就惊觉出不对劲来。

    自己这是被吓得都做了什么糊涂事?!

    脸顿时涨红,就想重新爬起来。

    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手重重的摁住,“别乱动,现在我要开窗户。我不想让人伤到你。”

    景誉:“……”

    她浑身都僵硬得和化石似的,别说是动,就是连呼吸都屏住了。她这到底干的什么事啊!

    还没被自己羞耻死,就听到他吩咐:“把车头绕过去!”

    车子一个急速转弯,景誉埋首在男人腿间,什么都看不到,但整个人被他护得稳稳的。

    “程恩,我从这边击车胎。你从那边打油箱。”

    “好的,先生。”

    程恩应一声,车窗降下,连接几声干脆利落的枪声,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

    但前后夹击的人并不少。一辆车燃烧后,街口又来势汹汹的冲出来一辆。

    余泽尧帅气的开了几枪后,给他们赢得了暂时的喘息时间,下一瞬,就听到前面程恩高呼:“先生,我们的人到了!”

    接下来外面发生了什么,景誉完全不知道。但是从腰间上那只大掌或松或紧的力道她也感觉得出来,局面是缓和还是紧绷。现在他们都命悬一线,但景誉渐渐的反倒不像之前那么怕了。因为他说他会保自己的命,她也就信了。那腰上始终护着她的大掌,也让她渐渐感觉到了安心。

    安心——这样的情绪,在一个陌生男人这里得到,尤其还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刻,只听起来有些好笑。

    “先生,危险解除。”一阵硝烟烈火后,车缓缓停下,车门被庄严从外面打开来。他一眼就见到后车厢女人埋首在他双腿上的画面,瞠目结舌。

    这……先生会不会也玩得太……求刺激了?

    刚刚那种情况下,还能在车上做这么香艳的事。他不得不佩服啊!

    余泽尧把手里的枪扔到庄严手上,回头看了眼怀里的人。这画面,让他当下亦觉得浑身滚烫起来。呼吸,发热。

    “已经没事了,起来吧。”他开口,嗓音里有几分沙哑。

    景誉抬起头来,原本被刚刚那一吓已经忘了自己字数有多尴尬的事,可现在一抬头对上他暗潮涌动的视线,那股羞耻感又直涌而上。

    她往后退一步,不再看他。

    脸颊上,仿佛还残留着从男人某处上沾染的可怕热度,接连烫着她的脸。

    余泽尧的眼神并没有多在她身上逗留。他不得不承认,即便是这种情形下,他的身体也因为她刚刚那随便一碰,便有了强烈的感觉。可笑的是,她那样的动作,连’撩’都算不上。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他的身体对她是如此的渴望。

    “景小姐。”打破车厢沉默的是庄严。虽然刚刚那样的姿势没有看到正脸,但是庄严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能坐在先生车上的,除了她再不会有第二个女人。

    景誉难堪,只略略点了点头。

    余泽尧问:“来的是些什么人?”

    “暂时还没有查出来,也许是宋国尧的人做的,但暂时也不排除是您叔叔派来的杀手。”

    这个答案,余泽尧也并不意外。只是吩咐:“把街道清理干净,媒体那边打好招呼,以免造成社会恐慌。”

    “好。”

    这些话,景誉在一旁听着,越发觉得余泽尧这个人绝不是一般的人。恐怕,她之前猜测他是黑丨道上的人,也是**不离十的。

    她平缓心绪后,从另一边推开车门就下去了。余泽尧与庄严说完话,才下车。

    这边区域已经被封锁起来,没有车和行人来往,她只得往下一个公交车站走去。

    “等一下。”余泽尧把她叫住。

    景誉回过头来,见他跟过来了,先一步道:“那个领带夹,我邮寄到夫人那儿去,这样会比较安全。”

    余泽尧低笑一声,“胆小鬼。”

    景誉瞪他,“这种事自然要胆小。你也许是习惯了这样的危险,所以才如此满不在乎。我每天和病人打交道,看着病人在生死一线挣扎,我知道生命有多可贵。”

    余泽尧面上的笑,收敛了,神情定定的看着她,专注又认真。

    等到她说完了,他才慢慢的开口,“没有谁会习惯这样的危险,也没有谁能真正对自己的命满不在乎。我和你一样,但我又和你不一样。”

    景誉望着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突然间觉得他这话里透着一股凄凉和无奈。

    “这样的危险,我从懂事起就在经历——别无选择。”

    景誉听着,突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喉咙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原本瞪他的眼神,也不自觉的缓和了许多。

    她正斟酌着该说什么来回应他,只听到他突然低呼一声,“小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