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27 时光掩埋的情深 2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7 时光掩埋的情深 27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下一瞬,景誉整个人被他猛地拉扯过去,柔软的身子重重的撞在男人肩上。

    他骨头坚硬,肌肉结实,景誉这么撞过去,只觉得浑身都被他撞得要散架了似的。疼得细眉拧起,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一个转身护住她之后,“砰——”一声响在耳边响起。

    “先生!”庄严厉喝一声,又是枪声。对面持着枪正奄奄一息的人,当场被庄严爆头,双目暴突而死,面色狰狞。

    景誉站在那,望着这画面,全身都冰凉刺骨。

    她从医,也算是见惯了生死,但是有一个人这样真真实实被击毙在自己面前,还是被震慑住。

    “先生!”庄严仍旧心有余悸,拿着枪跑过来,“怎么样?”

    “小问题。”余泽尧低声回。

    景誉听到这声音,才回过神来。她也就是在这时候才发现,男人一直皱眉捂着自己小腹的位置。而汩汩的血迹,已经透过他身上的运动衫,不断的从指缝里流出来,触目惊心。

    她心下又再次震了震。望着他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疑惑、深思,又有动容和震撼。

    子弹是不长眼的,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可刚刚他却……

    “先生,你受伤了。”庄严在一旁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先上车。”余泽尧同庄严说话。声音已经很虚弱,目光转而投向景誉,见她怔忡着一动不动以为她被吓到了,语态放软些,“别乱走,我安排人送你回去。”

    “我现在不回去。”景誉回过神,从包里迅速翻手机,“我陪你去我们医院。我现在给老师打电话,让科室里准备好手术室。”

    景誉说着已经在拨电话号码。可是电话还没有拨通,已经被庄严拦住,“景小姐,我们先生受的是枪伤,不便出现在医院里。”

    景誉愣了一瞬,而后点头,似是回答庄严的话,又似自言自语,“是,确实是这样。如果去医院发现是枪伤,警方一定会查过去。而且你们刚刚还……还杀了人……”

    她望着不远处躺在那尸体,还是打了个寒噤。景誉始终觉得刚刚的枪战是黑丨道火并。

    “那不能去医院,这伤怎么办?他必须赶紧做处理!一刻都不能耽误!”景誉此刻真庆幸,这枪子儿没有打在动脉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景小姐,先上车,这里不是久待之地。”庄严扶住目光越来越涣散的余泽尧。

    景誉见他一张脸越来越没有血色,没有片刻的耽误,快步往那辆车走过去。不,是小跑过去。一路跑到程恩面前,“车上有准备止血粉吗?干净的纱布,有没有?消炎药呢?这些都有吗?”

    她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彰显出她此刻的焦急。

    “都有。”程恩快速的从后备箱里翻出齐全的药箱来。景誉看着那些熟悉的东西,稍稍松了口气。只是,他连车上都随时带着这些东西,可想而知,真如他所言,他的世界里,充满了危险和血雨腥风。

    正想着的时候,庄严已经扶着勉强还有些意识的余泽尧上了车。景誉要跟着进去,程恩道:“景小姐,这些事还是交给我和庄严吧,你坐前面看着就行。”

    景誉道:“我是医生,你放心,这些都是我专业的事。”

    “但是以前先生受伤都是我和庄严帮他做紧急处理。”

    “……”景誉知道程恩是对自己有着极强的警惕之心。她不懂他们的日子是如何的紧张,所以也不懂他们这样的小心谨慎。但眼下也不能拖下去,只点了头,准备坐到前面去。

    “让她来吧。”就在这会儿,余泽尧的声音从车内响起。

    景誉垂首去看,和他的眼神碰个正着。他望着她,“上车,别再乱跑。”

    程恩和庄严对视一眼,庄严颔首,和景誉道:“景小姐,那我们先生就交给你了。麻烦你好好照顾他。”

    “止血只是第一步,你们必须马上联系医院取出子弹才行。”景誉提醒。

    程恩将药箱递给她,“这个景小姐放心,上车吧。”

    听程恩这么说,景誉稍微宽了点心。上车后,她将余泽尧的手从小腹上移开,汩汩的鲜血往外流,她深吸口气,快速的抓过剪子将他身上的运动衫剪开来。小腹上破了个洞,触目惊心。

    景誉干脆利落的撒上消炎粉后,将纱布塞进洞里,动作熟练的给他做紧急处理。

    车,在街上飞驰。

    余泽尧靠坐在那儿,因为刚刚失血过多,现在有些晕眩。他半阖着眼,看着她绷得紧紧的侧脸,思绪有些恍惚,一瞬间好像又看到了五年前的她。

    20岁的她。

    “你现在处理这些伤很熟练。”他感慨,声调虚弱。比起五年前的时候,她确实是要熟练多了。

    “我以前也处理过枪伤。”景誉回。头也没抬。

    “嗯,知道。”余泽尧应。

    景誉这才抬起头来,“你知道?”

    余泽尧没有回复,只是意味深长的扯了扯唇。景誉越发觉得这个男人神秘又神通广大。好像她的事,他都一清二楚。

    她把伤口处理好,又抓了抓他的手心,那凉意让她皱眉,催了声前面的司机,“开快一点!”

    司机立刻踩油门。

    “冷吗?”景誉问。

    “有一点。”

    景誉要把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可是,他五指却蓦地收紧,将她的手缠在了手心里。她一愣,刚刚救人心切,根本没注意到两个人牵着手。这会儿意识到,手上加重了几分力。

    见他不轻易松手,她微窘的开口:“你先松开我,我给你找东西盖一下。”

    余泽尧没立刻松手,反倒是问:“今天这事,算不算我救了你一命?”

    “算是算。不过……”

    “不过什么?”

    “我能身陷这险境来,还不是被你牵连的。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要是在这儿丢了命,大半责任都是你的。”她清澈的双目望着他。

    余泽尧笑,松开她的手,“我都这样半死不活了,你还把责任往我身上推,这看起来也不像是心存感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