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28 时光掩埋的情深 2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28 时光掩埋的情深 28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余泽尧笑,松开她的手,“我都这样半死不活了,你还把责任往我身上推,这看起来也不像是心存感恩。”

    “没见死不救,已经是我最大的感恩了。”景誉默不作声的把手收回去。指尖上似乎还有他掌心的沁凉之感。

    “见死不救?”余泽尧望着她,目光含着深意,似笑非笑,“你不会。”

    你三个字,说得那么笃定。仿佛已经将她看得清清楚楚似的。他又道:“就算现在我只是个陌生人,你也不会不救。”

    景誉看他一眼,又垂下眼去,嘀咕:“说得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余泽尧只是意味深长的弯了弯唇,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缓缓阖上了眼。

    景誉看他一眼,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他身上。

    沐浴乳的香味扑鼻而至,男人眉心微动,重新睁开眼来。景誉正在给他盖衣服的双手还没有来得及抽回去,便和他含着打量的目光撞上,她有些招架不住,把手收回去,低声道:“你休息一会。”

    好在,他就再也没有说话了。似乎是真的精神越来越差,双眼不支的阖上。

    呼吸里,都是她身上的香味,这是让他觉得陌生的。可是,这也是第一次这样的陌生的气息,让他觉得满心安宁。

    他的人生里,危险四伏。在血雨腥风后,还能求一隅安宁,极不容易。

    ————

    车,一路开。直接开进了庄园里。景誉来过这儿一次,这是他的住所。

    他们的车才停下,已经有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出来。余泽尧被抬了进去。

    庄园里里外外的人,一个个都是神情凝重。

    景誉提着包在庄园门口站了一会儿,转头看那条长长的来路。冬季的天,冷得很快,现在已经是暮色笼罩。再过会儿,天便会彻底黑下来。

    那天她被昏沉的带到这儿来的时候,并不知道来的那条路到底有多长。可后来回去的时候就知道了。如果自己真这么走出去,怕是要走三四个小时之久才能打到车。

    正想着,寒风刮过来,让她单薄的身子抖了抖。

    庄严从里面出来,“景小姐,你穿这么少,别在外面站着了。”

    她的外套刚刚一直披在余泽尧身上,也没有拿下来。

    景誉问:“已经在处理伤口了吗?”

    “嗯。放心,都是最专业的医护人员。现在在做伤口处理。”

    景誉颔首,本是不想问,可是,这样的念头在脑海里转了个圈后,有些话就已经是脱口而出了,“他经常受这样的伤?”

    “不算经常,这只是他受的第三次枪伤。”庄严道:“我们先生命硬。”

    只是?

    景誉没法理解庄严这样的用词。正常人,受一次枪伤都会留有心理阴影。可看他们,就好像已经习以为常。

    “既然已经有专业人员照顾,那我就不进去了。”景誉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她很难说服自己和不法之徒为伍。她被他救下一命,但对于他们杀人的事,装聋作哑不报警,已经是唯一能做的回报。

    “这会儿不进去,景小姐想走恐怕也走不了。”庄严解释:“先生特殊情况,为了封锁消息,是绝不允许任何人从这里出去。所以,景小姐,请吧。”

    景誉:“我不会报警,也不会散播任何这方面的消息。”

    “希望景小姐理解。”

    这是在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景誉问:“那么,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等先生醒过来,只要先生点了头,景小姐可以随时离开。”

    景誉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只略微沉吟一瞬,便点了头,跟着庄严进去了。外面确实冷,她穿得如此单薄,也支撑不了多久。

    还好屋子里是恒温状态,她在厅里坐了一会儿身体温度便上来了。

    房子很大,墙壁上悬挂着名家画作,景誉打量的看着。里面来来往往的佣人并没有任何人管她,大家都在匆匆往楼上奔忙,端出一盆盆血水来,即便她在手术室里见惯了,但此刻还是觉得触目惊心。

    景誉彻底无心看画,视线从画作上移开,往楼上看去。

    他这会儿应该在取子弹了。但这里毕竟不是医院,不知道条件是否会过于简陋。

    景誉原本想过上去看一看,但很快这个念头就打消了。路过一个匆匆跑下来的佣人,她拉住对方,问:“余先生的伤情怎么样,做过检查,伤到内脏了吗?”

    佣人摇头,“这个我们不知道。手术室被封锁了,除了庄先生和医护人员,我们都不能进去。”

    景誉’哦’一声。看来,他们一如既往的守得很严实。

    就在这会儿,手机的铃声将她思绪打断。她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看到屏幕上闪烁’锦年’两个字,才想起来晚饭的事。

    果不其然,电话一响,戚锦年就开始抱怨,“你又失踪啦?满家里都找不着你人。”

    “我临时有点急事,没回去成。晚饭你要么自己做,要么就叫个外卖吧。”哪怕现在能回去,她也无心做晚饭了。

    “什么急事?”戚锦年问。

    “嗯……就是医院里接了个紧急病人动手术。”景誉随便扯了理由,“老师让我过来观摩。”

    “那好吧。你工作要紧。我随便吃点儿吧。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还不知道。”景誉往楼上看了一眼,“可能要等病人麻醉醒了才行。”

    “那行,我给你留门。你自己也注意身体,别搞得太晚。”

    景誉’嗯’一声后,挂了电话,重新坐下了。

    一会儿后,就有佣人过来请她去餐厅吃晚饭,但是今天的经历让她现在毫无胃口,便摇头拒绝了。佣人也没有勉强。

    她就一直在厅里坐着,坐久了,人靠在沙发上睡了一会儿。再醒来的时候,是被脚步声惊醒的。

    庄严领着医护人员一行人从楼上下来了。他正吩咐人将医护人员送出去。

    景誉并没有立刻出声,而是等庄严折回来,才站起身。

    “景小姐。”庄严早已经发现了她,和她打了个招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