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33 时光掩埋的情深 3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33 时光掩埋的情深 3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看那个。”温衍之下颔朝某处比了比,“景荣。认识吗?”

    “认识。上次不是校门口才见过吗?”老师双手交叠搭在车窗口,身子微倾。衬衫扣子解开,故意在他面前露出那条性感的沟壑。软声回答:“是我们学校很有名的才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画功一流,获过国内外很多奖项。照我们学校的美术老师说,他那双手是上帝之手。虽然现在还没高考,但是已经有很多大学朝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他意在最高学府,其他的都看不上。”

    “上帝之手?有这么神奇?”温衍之给自己点了支烟,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稀奇。我就还没见过上帝之手。”

    美女老师身子都弯累了,却见他根本连看也不看自己一下。嘟起嘴撒娇,“衍之,你一直就盯着人家看,该不会是看上人姐姐了吧?”

    温衍之低笑出声,“别乱说,朋友妻不可欺。”

    “那你还看。”对方娇嗔一声。

    他推开车门,径自下来,在女人头顶上吻了一下,略有些心不在焉的哄了哄,“去把你身上的香水味洗一洗,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女人一脸挫败,低头嗅了嗅自己。到底,还是听对方的,乖乖回学校的更衣室。

    她走出几步,还连连回头看着那个一下车便吸引了所有目光的男人。他风流倜傥,迷人诱惑,似一株罂粟,又像一只没有线的风筝,多的是人为他沦陷,却谁也抓不住他。

    ——

    “好了,同学们,接下来我们就画人物速写。有愿意过来当模特的吗?”美术老师的声音在室外的课堂上响起。

    还不待有人回应,便有人接话道:“我来吧。”

    这声音,清朗悠然,让所有人都抬头去看。只见一个俊美的男人迈开长腿朝他们走了过来。

    男孩们和老师都觉疑惑。女孩们却是兴奋不已。

    太好看了!!

    这样的人当模特,连画画都会有精神吧!

    “这位先生,我们现在正在上课……”等他走近了,老师提醒。

    “我知道,你们不是需要模特吗?我给他们当模特,就谁也不用被耽误画画。”温衍之不等老师的话说完,已经抢先一步。甚至,搬着椅子大喇喇的坐了下来。而且,笔直的坐在了景荣面前。

    景荣记得他,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老师,就他吧!这么帅,我们一定好好画!”

    “是啊,是啊,完全可以激发我们的灵感!”

    女学生齐齐求情。

    老师也不是什么古板之人,再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便开明的点头,“行,少数服从多数。今天就破例了!”

    景荣将画板挪到一边,从包里取了铅笔和速写本出来。温衍之抬手翻他的画板。景荣把他的手摁住,冲他摇了摇头。

    温衍之看了眼正在低头作画的老师,朝景荣凑过去,声音压低道:“画而已,有什么不能看的?”

    “不是不能看画,你现在是模特,要有模特素养,不要乱动。”景荣眼神清透,说得很认真。年轻的嗓音,似那流淌的溪水,没有被任何烟草污染过,无比干净。

    温衍之忍不住乐,“原来你和你姐一样古板。”

    “这不叫古板,只是基本原则。”他轻声纠正他。

    “嘁~”温衍之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但也没有再乱动。只问:“诶,你姐这人怎么这样?”

    “哪样?”景荣低头画画,随意的应着。

    “油盐不进,高冷无趣。”

    “你是为我姐的事来的?”景荣抬起头来,望着他。

    温衍之被这句反问问住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来的?本来是来约会的,怎么平白无故的就坐到了这儿给人当模特,动也不让人动的。他是有多闲呐?

    “是,就是为了这么个事来的。”他觉得若不是为了这个,自己也想不到第二个理由来。谁让他是天下第一好友?能交上他这朋友,是余副总统先生有福了。

    “我不同意我姐和你朋友在一起。他和我姐肯定不合适。”看面前这个人就知道。

    “嘁,你人都没见过,就知道不合适了?小小年纪,懂个屁。”

    景荣没想到他会用粗话回自己,怔一瞬,低下头去,声音比先前凉了些,“我是不懂,那你就别问我。”

    温衍之望着他,好笑,“生气了?”

    “没有。”

    “诶,你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景荣决定不再理会他。

    “喂!”温衍之没收到回应,拿皮鞋脚尖踢了踢他的白色球鞋,“说话。”

    景荣脚往后缩了缩,抬眼,眸子里含着一股清流,静淡安宁。但此刻,好看的眉心拧着,“我在上课,你别闹。”

    那语气完全没有尊他是年长的意思,反倒含着些许少年老成的严肃。

    温衍之望着少年那双眼,晃了会神。半晌,唇动了动,才’哦’一声,倒是当真没有再闹下去。

    ——————

    最近几天,景誉一直都很忙。

    陈宛之的事开始提上日程。一切还在审理阶段,没有结果。

    景誉把余泽尧的那串号码屏蔽了。所以,他的电话再也没有打过来过。

    偶尔,夜深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会想起他的伤。那毕竟是为她伤的。这才过去十天而已,恐怕他的伤还没完全痊愈。

    她从抽屉里,将那枚领带夹取出来,想了想,还是放进了包里。也许自己是多此一举。上次彼此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和他估计再没有相遇的可能了。

    这天,一大早,景誉还从父亲的病房里出来,刚换下白袍,口袋里的手机就在疯狂震动。

    “你班上完没?”戚锦年问。

    景誉’嗯’一声,困倦的打了个呵欠。

    “那就好,我一会儿来接你啊!”

    “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

    “不是让你回去,是让你陪我去一个地方。”戚锦年很高兴的样子,“今天是副总统就职的日子,会在白羽广场做场开放式演讲。我们教育部要去几个人,你跟我一起去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