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36 时光掩埋的情深 3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36 时光掩埋的情深 3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门,‘咔哒’一声,突然被人从外推开来。那声音,将她的思绪陡然拉了回来。

    他疑惑的回头,见到来人,错愕一瞬,放下吹风机,站起身来。

    来人竟然是刚刚在和余家两兄弟说话的那位年长的男人。

    余家两人的五官和他是极为相似的,景誉料想这位大抵是他们的父亲。只是,此时此刻,出现在这儿,是巧合还是刻意?

    她一向不太和陌生人打交道,所以只是礼貌的浅浅颔首,并没有主动说话。她原本以为对方只是经过这儿,马上会离开,可是,下一瞬,对方却沉步进来了。

    中年男人凌厉的眼风一直不客气的扫在她身上,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你姓景?”他的声音也如他的态度一样冷淡,带着与生俱来属于上位者的傲慢。

    景誉心里疑惑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姓氏,但没有多问,只是点头,“嗯”了一声作答。

    “景晁臣的女儿?”

    “您认识我父亲?”

    余丞山冷哼一声,双手背在身后,“景晁臣以及你那未婚夫的父亲,犯下滔天大罪,人人得而诛之,我怎么会认识这种不堪之人?”

    景誉靠着梳妆桌站着,听到这话,胸口隐隐疼了一下。神色凉了许多,“既然你与我父亲并非旧友,那想来余先生和我也无话可说。”

    “我与你还真有几句要说清楚的!”男人眼里更冷。

    景誉一听便已知对方来者不善。她眸底闪烁着凉光,语调却始终静淡,“洗耳恭听。”

    “我不管你与我儿子曾经是什么关系,也不管我那儿子对你存什么心思,但你要弄明白了——”说到这儿,余丞山停顿一瞬,轻谩的目光投向她,“不说你父亲如今已经是重罪之身,谁招惹上都脱不了被调查的干系,我儿子不会冒这样的险。哪怕你们景家干干净净,他也不过是闲来无趣找你玩玩。所以,我望你自尊自重,别委身为玩具,供人玩乐。”

    “余先生既和我父亲不是旧识,又和我毫无干系,何必为我的事操心?”景誉压在化妆桌上的手绷紧了些,五指掐进桌面。在对方凌厉的眼神下,她蒙着一层水光的星瞳倔强的迎视,不愿退缩半寸,“余先生要教训我,恐怕也得先有足够的立场,否则说出的话未免太过贻笑大方。”

    余丞山神色骤冷,凌厉的眼里起了怒火,“竟然还是个不识大体,刻薄无礼的女人。我的话也言尽于此——你若执意要作践自己,供人玩乐,到时候被他抛弃,你可怨不得谁。”

    余丞山把话说完,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门被甩得砰声作响。

    景誉良久还僵立在原地,没有动作。长卷的睫毛扇动了下,眼底渐渐浮上一层水光。

    手指微微动了一下,颤抖之后,才渐渐放松。她撑着桌子重新坐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吸口凉气,将那层水光重新掩去。

    她重新拿起吹风机,吹着头发。暖气从皮肤上刮过,心里沁凉的感觉也丝毫没有缓解。

    她想快一点离开这儿,偏偏也不知道那些取走自己衣服的人什么时候回来。正想着的时候,门外再次有了响动。她以为是送衣服的人回来了,下意识朝门口看过去。

    这一次的来人让她错愕之后,暗了暗眼。

    握着吹风机的手绷紧些,而后,折回身去,像是不曾看到来人一样。

    余泽尧看得出来她态度的冷淡,而且这种冷淡,比刚刚在外面遇见她时还要冷。仿佛他们就真的只不过是两个完全陌生的人!

    她可真是说到做到!

    他心底无端涌起一股火,沉步过去,伸手便将她手里的吹风机夺了,扔到一边去。力道不小,在桌上磕出’砰——’的声响,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尤其的刺耳。

    景誉抬头怒视他,闪烁的星眼里那层若有似无的水光里都透着倔强。这个男人,不该再来招惹她!

    “瞪什么,生气?”余泽尧弯身,捏住她的下颔,那张俊颜再不是之前那永远波澜不兴的样子,因为她的冷漠,因为她之前对莫环的存在完全满不在乎的态度,而起了些微的裂痕,“景誉,你还真以为我们还可以做陌生人?”

    “松手。”景誉毫无血色的唇翕动了下,只吐出两个字。

    余泽尧受她挑衅,眸色一沉,将她从椅子上一把拽起。大掌强势的扣住她的后脑勺,就要吻她。景誉睫毛抖了抖,看着面前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俊颜,心神微震,脑海里满是他父亲瞧不起自己的样子,难以控制,扬手一耳光就扇在了他脸上。

    那清脆的一声响,在房间里回荡,让余泽尧怔了片刻。下一瞬,他双目沉沉的盯着他,眼神冷得吓人。

    景誉自己也懵了一瞬,扬在空中的手颤了颤,好久才记得把它收回去。

    整个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冷得慑人。

    她慢慢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一寸,余泽尧却是逼近一寸。她垂下眼去,道:“你别再过来了……”

    声音里,透着几许无力。

    “我说过,请你自重。我不是你的玩物,你若是再这样……就是性丨骚扰。”景誉停顿片刻,最后几个字,说得又重又有力。

    “性丨骚扰?”余泽尧玩味的咀嚼着三个字,不顾她的反抗,大掌托住她的臀,将她一把摁向自己,眼神冷得像刀子一般,“你懂什么是么?”

    景誉倒吸口气,双手用力压住他的肩膀,“余泽尧,你够了!”

    余泽尧冷沉的望着她的眼睛,“没有得到你,没有和你睡过,你说怎么会够?”

    景誉气得想再扇他解气,“你根本不缺女人。”

    那位莫小姐,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的确不缺女人,但我偏缺你。”余泽尧咬紧牙关,恼恨她对他如此云淡清风的态度。这段一厢情愿的感情里,只有他在生气,他在失控,他在费尽心机。

    景誉咬了咬唇,再开口,字字如针,“可我对你没兴趣。”

    微微停顿,又补上了一句:“哪怕一点点的兴趣都没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