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39 时光掩埋的情深 3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39 时光掩埋的情深 39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我说。”景荣果然败下阵来。

    温衍之低着头作势在找号码,听到这话唇角悄悄浮上一抹狡黠的笑。自己好歹活了29个年头了,总不至于治不了一个18岁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那你说吧。”他把手机慢悠悠的收起来,整理了面上的窃喜才抬头。

    景荣沉静的望着他,“你先答应我,我打工的事不能和我姐提。”

    “好,我答应你。说话算话。”

    景荣看了他一会儿,似乎是在斟酌他的话是否可信。几秒后,才又低下头去忙自己的事,慢慢开口:“马上要寒假,老师组织我们寒假去弗洛斯城写生。我们会在那待到明年三月才回来,那边的消费水平比这边高不少,而且还有机票、住宿这些都需要很大一笔钱。”

    他停顿一瞬,眼神微暗了暗,“我姐有难处,我不想再找她要钱。”

    温衍之望着他干净的眉眼,听他说自己生活上的事,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奇妙感。

    “这就是我打工的理由,你刚答应我的事要做到。”景荣没听见他回答,又看他一眼,提醒。

    “知道了。我一个大男人,哪有那么嘴碎?”

    景荣盯着他。敢情自己是被他耍了。

    温衍之这人一向是被人关注的焦点,所以让人盯着瞧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他一向宠辱不惊。

    但此刻被景荣盯着,莫名的只觉得全身不自在。咳嗽一声,别开眼去,发现他居然还看着自己,他终于囧,像是不耐烦的摆摆手,“看什么,赶紧打你的包。”

    景荣这才低下头去打包,一会儿,一句话幽幽然的从他唇间飘出来,含着几许兴味,“原来你也会脸红。”

    温衍之:“……”

    而后,像是被踩着了尾巴似的,“谁他丨妈脸红了?”

    景荣义正言辞的提醒他,“温先生,公共场合,请你注意言辞。”

    “卧槽!”

    “不要讲脏话。”

    温衍之有些抓狂,“你就是一老头。古板又无趣的老头,比你姐还古板还无趣!”

    “这是你的蛋糕。”景荣没有替自己辩解,只是将十多个小盒子都装进购物袋里,推到他面前,“一共218块,刷卡还是付现?”

    “这么快?”温衍之没想到他动作如此麻利,扫一眼冰柜,实在已经挑不出其他东西来。又看他一眼后,才讪讪的从钱包里抽了卡,“刷卡吧。”

    景荣把卡利落的刷了。温衍之提着东西转身准备走,几秒后,又折回来将刚刚那张卡扔给景荣。景荣狐疑的望着他,只听到他道:“密码是123456”

    “?”

    “你先拿去。”温衍之道:“高三就好好上课,打什么工?就当我资助你。”

    景荣看看他,又看看那张银行卡,好看的眉心皱起,面色比任何时候都严肃。他从柜台里绕出来,将卡塞到温衍之手上,又走到门口替他把门拉开,“欢迎下次光临。”

    “你……”这不摆明了赶他走吗?温衍之气结。他提着东西走过去,走到景荣面前站定。景荣还在发育阶段,温衍之189的身高比景荣高一个头,他垂首望着景荣,“你矫情什么,我这又不是包养你!”

    这下子换景荣气结。这男人这张嘴里就没见一句正儿八经的话!

    这句话实在太暧昧,店里其他店员都朝他们看了过来。

    “你赶紧走吧。”景荣再次赶人。

    “我这是资助你当回报社会。以后等你考完了,打工完了还我不就行了?”

    “不行。”他面无表情,只吐出这么两个字来,毫不领情。

    温衍之和他一共就前后见过三次,但现在也瞧出来了,这小子脾性执拗,就是个臭石头。

    “和你姐一样,臭脾气!”他没有再坚持,把卡收回口袋。

    这小子既然甘愿如此,他操个屁的心?关他什么事?

    他将蛋糕丢进车里,甩袖而去。

    景荣望着那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才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景荣,刚刚那谁啊?”

    “好帅啊!”

    “你们什么关系呀?是不是那个那个?”好几个同事凑上来。

    “小倩,你是不是太腐了?”

    “本来就是嘛。那么帅,男人也可能爱上他嘛!”

    景荣等他们嬉闹完,才淡声答:“我喜欢的是女孩,他是我姐姐的朋友。”

    ————

    余泽尧在台上演讲,台下,无数的镁光灯闪烁着。他被灯光聚焦在最中心,沉稳大气,优雅衿贵,和民众互动时又透着几分亲和。

    民众热情越发的高涨,景誉有些失神的站在那,耳边都是戚锦年压抑而隐忍的激动的声音。

    她很难想象,自己若是告诉锦年,就在刚刚自己还伸手打了这个她无比倾慕的男人一耳光,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这个演讲时间并不长,大约半个小时,在一阵鼓掌声中,他完美谢幕。

    留下一群民众还在感慨,迟迟不走。

    戚锦年就是其中一个。半晌还在惦着脚尖往他消失的方向看。

    景誉率先从人群中出来了,戚锦年等发现已经不见她的时候,赶紧跟出来。

    “鱼儿!鱼儿!”戚锦年一路小跑上来,景誉才回神,驻足。“我叫你好几声,你怎么都不应啊?”

    “人太多了,很吵,我没听到。”

    “好吧。你走也不叫我,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看你看得入迷,没打扰你。打算去车上等你。”

    戚锦年看她几眼,“你怎么了?刚刚一直失魂落魄的。”

    “没事。”景誉摇头。

    “反正,我发现你从跟着那人进了宫殿之后就整个人都不正常了。”戚锦年探寻的望着景誉,和她肩并肩往车的方向走,“那个,鱼儿……”

    “嗯?”

    “你上回认识的那个开着拉贡达的那个……不会就是我们的副总统吧?”后面那句,她似乎觉得也很荒唐可笑,迟疑一下才说出口。又补上一句:“我刚看到站他旁边的那个人就是带你进白羽宫的人。”

    景誉掀目看她一眼,半晌才‘嗯’一声,“其实我也是刚知道。”

    “ygod!还真是!”戚锦年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惊喜又激动的一把抱住她的胳膊,“鱼儿,所以说,上次在海关捞我的居然是我们副总统……”

    “嘘,你声音小点儿。”景誉看她一眼,环顾一圈其他人,“你是生怕旁边的人听不见。”

    戚锦年还想多问,景誉的手机就在此刻乍然响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