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42 时光掩埋的情深 4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42 时光掩埋的情深 4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缓缓启唇——

    “今晚我会出现在这,完全是夫人的意思。”风很大,她的声音在寒风中有轻微的发抖,眼神也闪烁不定,”如果一开始知道今晚是你的庆功宴,我也不会出现在这儿。“

    “那么,白天呢?”余泽尧眸子眯起,冷讽的望着她,语气咄咄,“白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演讲现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白羽宫里?”

    景誉看定他的眼,“会出现在白羽宫,完全是巧合——这一点,你的助理庄严最清楚。至于演讲——”

    她微微停顿一瞬,才继续道:“我是被锦年拉去听副总统演讲,她是副总统的忠实拥护者。而我,在那之前并不知道新上任的副总统原来是你。”

    她的话说完,余泽尧很久都没有说话。

    模糊的光影下,景誉并看不清楚他此刻的神色有多难看,可是,却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眼神似利刃一样锋利。还有捏着自己下颔越来越重的手,彰显出他此刻的怒气。

    “……你弄疼我了。”她觉得自己下颔快要被他残暴的捏碎了,皱着眉,哼出一声,掰他的手。

    男人目光沉沉,手突然从她下颔处一把松开。景誉刚松口气,以为他放过了自己,可是,下一瞬,身子腾空,被男人突然打横抱了起来。

    “你想做什么?”景誉躺在他臂弯里,手曲紧,拽住他西服里的白色衬衫。

    “一会儿你自然知道。”余泽尧语气粗重。

    踢开舱门,里面的光照出来,很刺目。刚从黑暗里过来,景誉还没有来得及适应强烈的光线,美丽的眸子本能的微微眯起,她下意识的往他胸口躲了一下。余泽尧感受到这小小的动作,眸色转深,眼神里的怒火稍缓了许多。

    她若是能一直像此刻这样小女人些,身上没有那些刺,只依靠在他怀里,那是多好。

    景誉抬目原是想让他放下自己,可是,没想到却是撞见他稍显柔软又夹杂着一抹复杂情愫的眼神。那眼神像是一把柔软又锋利的箭,一下子射穿了她的心脏,亦封住了她的喉。

    心里动荡难宁。

    那些话哑在了喉咙里,没能说出口。

    等景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被他抱进了游轮上的房间。她整个人被抛在柔软奢华的大床上。

    这一下,完全清醒了。

    余泽尧立在床边,长指拨着脖子上的领带,眼神里燃着能将人烧成灰烬的火苗。从始至终,那眼神都直勾勾的凝在她身上。带着强烈的占有欲。

    景誉心里警铃大作,她不傻,尤其有过之前差点被人欺凌的经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用脚趾头都想得到。

    她重喘口气,几乎是狼狈的从床上爬起来,脚上的高跟鞋早已经掉了,但此刻也顾不得穿上,光着脚就跳下床,要往门口冲。

    可是,还没走出一步,男人如铁似的长臂轻松的往她腰上一拦。再一用力,她再次被重重的抛回床上去。

    “跑得了吗?”余泽尧一手勾下领带,一手撑在床上,将她固定在床与胸膛之间。景誉大口大口喘气,眼神警惕的盯着他。好似一只被困的小白兔,盯着一头随时可能会扑过来将她吃干抹净的大灰狼。

    房间里亮着灯,这会儿她可以清晰的看到男人的脸。

    他明显喝了一些酒,似醉非醉。此刻覆在她身上的他,已经全然不是白天在台上的谦谦君子,而是带着邪肆、霸道以及强烈占有欲的男人。

    眼神里、呼吸里,都透着强烈的侵略性。

    景誉喉咙滚动了下,手指紧张的捏住身下的床单,“你喝醉了!”

    醉了吗?

    他呵的笑一声,含着酒精醇香味的气息都喷洒在她颊上,“真正醉了的人会变得毫无知觉。可我现在不但有知觉,还很清醒——”

    他说到这停顿一瞬,火热的大掌抓过她的手,往下摁。那儿如烙铁一般坚硬。

    手心滚烫的热度,是景誉从未有过的体验,她指尖发颤,手僵在那都忘了抽回来,双目只能怔忡的望着他。

    他唇吮着她雪白柔软的耳垂,说出的每一个字,含着诱人的春情,又染着邪恶,像是拉着人的灵魂一寸一寸不断往下沉沦的恶魔,“景誉,我想和你做丨爱。想要做到让你疼,又想叫你快乐;想粗暴一些对你,又想更疼爱你一点;想听你和我求饶,又想听你说你爱我……”

    景誉的羞耻心受不住他这样直接又色丨情的话,睫毛颤动,眼眶里浮出一层朦胧雾气。她咬着唇,别开脸去,想避开男人火热的唇。可是,脸被他直接掰了回来,他沉目望着她,眼神那么深,深得像是一记漩涡,“你总能轻易就搅得我心里乱七八糟,却还一脸无辜、一脸委屈,知道这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景誉眼眶潮热,舔了舔唇,却最终无话可回。男人的吻,再次疯狂的逼过来。她强抓着几分理智,想要避开去,可是,手腕忽的被绑住,举高,被他用领带绑在了床头。

    “你……你这是做什么?”景誉挣扎。看看他,又看看手腕上的领带。

    余泽尧眼里的**丝毫没有淡下去分毫,团团笼罩着她。单手摁在她手腕上,拇指在领带下柔嫩的肌肤上轻轻揉着,“别动,这种结扣越挣扎捆得越紧。”

    他声调,甚至是温柔的。

    景誉浓密的睫毛颤得厉害。被这样对待,让她不由得想起上次被陈宛之暗算后的屈辱经历,眼眶发烫,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力,“你想强丨奸我吗?别忘了,你可是副……”

    ‘总统’二字,她还没有说完,一个狂妄而缠绵的吻,覆上她的唇。

    起初她还能挣扎,可是,渐渐的,她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没用。被困住的双手,握紧。身体却变得越来越软,软得仿佛随时会化作一滩春水。

    她不愿意让自己就这样自甘堕落,几度喘息想说出拒绝他的话,可是,嫣红如桃的唇瓣轻轻开启,一出口,声音却只化作了暧昧的呻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