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44 时光掩埋的情深 4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44 时光掩埋的情深 4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门被关上,余泽尧消失在房间里。

    景誉被绑在床上不死心的动了一下,果然如他所言,这锁扣还真是越来越紧。

    无奈又气愤。

    都说政治家也是天生最好的演员,这话的确没说错。在外人面前他是个正人君子,可眼下这作风简直和个无赖无异。

    景誉挣不开,最终只好叹口气作罢。也不知道夫人会不会找自己。她这样还能算在工作吗?医院要是知道,恐怕会被扣工资吧。

    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又想到刚刚的画面,她咬紧下唇,小脸上掠过一丝难堪。

    闭上眼去,不愿再回想。

    ——

    余泽尧到会议厅的时候,一行人都执着酒杯在等他。

    “去哪了,你莫伯伯和环环都在等你。”余丞山脸色始终冷冰冰的。

    “有点事。”余泽尧回得很淡,亦是顺手从庄严手里拿了杯酒。单手兜在口袋里,朝莫部长走过去,“莫伯伯,还以为今晚你不来了。”

    声音始终温沉。可是,一旁的庄严却看出来了,此时此刻先生的心情好了许多。

    “世侄这么大的事,我岂有不到场的道理?”莫远端着酒杯和他碰了碰。

    余温华插话笑道:“现在是世侄,怕过不了多久就该是女婿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若有似无的从余泽尧面上掠过。这话说出来,场面有片刻的安静,似乎都在等某人一个肯定的答案。可是,余泽尧却始终无话,神色沉寂,让人看不穿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空气里突然的安静,让场面一度有些尴尬。莫远没有听到一个肯定的回答,面子上自然是挂不住。而余丞山也对儿子这样的态度有些火大。

    他正要发作的时候,一道温婉的声打破此时此刻的沉默,“二叔,我和泽尧现在还年轻呢,你们就别老催我们结婚了。”

    她微笑着,看一眼余泽尧,挽住父亲莫远的手臂,“爸,您不会就这么急着要把我嫁了吧?我可还想在家里好好陪陪您。”

    “你看,现在反倒是我的错了!还想在家里陪我呢,其实这颗心,早就飞到泽尧那儿去了。爸可长着眼睛呢!”莫远话是这么说,但女儿那几句话还是说得让他开心了些。

    莫环那话算是解了围。几个男人开始畅聊起来,莫环站在一旁注意力始终都在年轻男人身上打转——今晚他是这儿最耀眼的焦点,可是,此刻他只低声和旁的人交谈,神色深沉,眼神一刻都不曾有过偏移,更不曾多看向她,仿佛对于她满腹的儿女情长丝毫不觉。

    是啊,他牵挂着江山,感情这一环,于这个男人来说,恐怕是可有可无吧!

    莫环知道他的抱负,也理解他的抱负。所以,她早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成为他的妻子,也甘愿成为他的棋子,为他的抱负当垫脚石。

    ——————

    景誉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很快便睡着了。前一个晚上熬了一个通宵,本就困倦,这会儿在海面上飘荡着,飘得她昏昏沉沉。

    等房间门口有了动静的时候,她才缓缓睁开眼来。

    “泽尧,你今晚喝了很多酒。”是女人的声音,而且就到了门口。景誉一下子没了睡意,她对这声音是认识的,就是来自于上次在白羽宫见过的那位莫小姐。

    “庄严,时间也不早了,你派船替我送莫环离开。”余泽尧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还多几分醉意,可是,还是很沉稳,不见一丝飘忽。

    “知道,交给我吧。”庄严回应。莫环还想说什么,房间的门被拉开,余泽尧沉步进来了。

    他没有开灯,房间里一片黑暗。

    景誉无声的转过身,静默的用背对着他,双眼闭上。外面,没有再有其他的人声,只有渐渐离开的脚步声。

    他并没有到床上来,只是在沙发上静坐了会儿。景誉没有回头,而且,此刻房间里黑沉沉的,并没有开灯,可是,她却感觉得到余泽尧此刻的视线正凝在自己身上。

    他在看什么?

    景誉心里狐疑。下一瞬,听到他开口:“睡了吗?”

    男人的声音里,含着醉意。沙哑,却越显得性感。

    景誉没搭理他。不愿搭理他。

    像他这样的人,比中途弃她而去的梁晟毅还要可恶得多。前后应酬两个不同的女人,还能如此坦然,无赖到让人咂舌。

    没听到回答,余泽尧大概是真以为她已经睡了,很长久没有听到声音。

    景誉等了一会儿,才听到窸窣声。是他在脱身上的衣服。

    她眉心警惕的蹙起,正斟酌着该说点什么阻止他往下的动作,他却只身转进了套房里的浴室。

    浴室的灯自动亮起,景誉下意识的抬起头朝那亮光处看去。谁曾想浴室的门并没有关,她一抬头就看到他此刻光丨裸的身体,立在耀眼的灯下。

    景誉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他身材极好,是典型的属于模特才有的倒三角身材,刚健结实。双腿笔直颀长,线条堪称完美,简直就是常说的’腰部以下全是腿’。

    唯有瑕疵的地方是他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一个又一个,怕是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上次他中枪的地方此刻还缠着一圈圈纱布。

    可想而知,他的伤恐怕还没完全痊愈。

    伤口再往下……

    她被那实在有些惊人的尺寸给震得瞠目结舌。

    “原来你比较喜欢偷看。”男人的声音响起,他站在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景誉羞耻心攀起,红着脸别开脸去。咬牙,一时说不上话。他是真无赖,明明赤丨身丨裸丨体被看光的是他,可他还能像个没事人似的来嘲笑她一个看客。而且,那脸上的自豪可真有几分欠扁。

    她重新闭上眼,装睡。

    余泽尧倒是没有再取笑她。浴室的门被关上,很快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景誉躺在床上,心思混乱,不愿就这么成为他感情游戏中的牺牲品。

    大概十分钟后,浴室的门被重新拉开。

    房间的灯依然没有开,黑沉沉的一片。越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听觉便越敏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