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46 时光掩埋的情深 4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46 时光掩埋的情深 4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说到这,他停顿一瞬,将她颊上凌乱的长拂开,单手捧起她的脸,执着的眼神看定她,“这才是刚刚开始,但永远不会结束。我要你,你不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

    他眼神那么坚定,势在必得。景誉蜷缩在他胸口上的手微微收紧些,哑声问:“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你?”余泽尧自嘲一笑,“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但往往是这种没有理由的渴求才是心里最真实的声音。”

    景誉望着他,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又什么都没说,只是缓缓闭上了眼。

    如果不是一直知道有一个莫小姐的存在,恐怕她也会沦陷在他这样执着的眼神和情话里。

    她知道任自己再抵抗、拒绝这个男人,心的某些角落还是在不受控制的沦陷。否则,若是换做另一个男人如此侵犯自己,换来的又怎可能只有一巴掌?

    这种情难自禁,才是最让她慌乱和不安的。

    景誉知道他不会放自己离开,她闭上眼希望自己能赶紧睡过去,但是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一个不算太熟悉的男人怀里,而且两个人都还半裸着身体,这样实在叫人难以入睡。

    但反观身边的男人,竟是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睡得很安详,没有面对她时无赖的样子,也不似站在台上优雅的绅士,反倒有些孩子气。而且,是一个霸道的孩子。

    即使是熟睡成这样,他也不肯松开裹着她的手。任凭她怎么使劲也推不开他。

    景誉叹气,放弃。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又打量身边的男人,觉得这像场有些荒唐的梦。

    就这么过了许久,下半夜的时候,景誉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但是她睡得很不安稳,凌晨的时候被烫醒了过来,仿佛身边有一团火在不断的炙烤着自己,让她热汗淋漓。她迷糊不清的想推开那团火,但是任凭自己怎么使劲,那团火都像座山似的贴在自己身边岿然不动。

    终究是不舒服到睁开眼来。

    待清醒些,才现炙烤着自己的那团火竟是躺在自己身边的余泽尧。

    他此刻正紧闭着眼,眉心间染着巨大的痛苦,额上一层冷汗。

    不对劲!

    景誉抬手一摸,手心滚烫的热度让她一下子就醒了。

    “你烧了。”

    他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她的话,只从鼻腔里哼一声,连眼睛都没抬。

    “余先生。”景誉担心的拍了拍他的脸颊,“你醒醒,你烧得很厉害。”

    肯定是他昨晚不顾伤口喝了太多酒的缘故。

    余泽尧没醒,明明身体滚烫,却冷到打了个寒噤。把她贴在脸上的手握住了。她手掌娇小,手心滚烫,似乎让他觉得多少舒服些。

    “你现在必须得去医院,可能是伤口炎引起的。”景誉想将她扶起来。可是,他太重了,加上现在昏沉无力,身子使不上半点力气,根本不是她一只手能撼动得了的。

    景誉被折腾得一身热汗,也没能将他叫醒。她摸到床头他的电话,想打电话求助庄严,可结果他手机是加密的,她根本打不开。

    也是。以他副总统的身份,这手机里恐怕太多外人不能看的秘密。

    只能她起床找人了。

    景誉没有迟疑,放下手机,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可是,手还没从他掌心里抽出来,已经被他稍用力直接抱了过去。

    景誉整个人压在他身上,又怕压倒他腹部上的伤口,她一手还被他抓着,一手撑在床上,身子微微弓起,细眉蹙起,“你先松手,我去给你叫你助理过来。”

    他似乎终于清醒了些,艰难的半睁开眼来。看到她,他眉心的痛苦散去许多,唇角似乎隐有淡淡的笑意,“哪里都别去。我冷,你抱着我……”

    大概是因为生病的缘故,他这话不再是那倨傲的命令的语气,反倒是带着几分脆弱的恳求,竟是让景誉心一软,不忍拒绝。

    却僵持着,复杂的眼神望着他,眼里略过纠结、挣扎。

    他见她没有动作,动手将她撑在床上的手也一齐握进了手里。没有了支撑,她身子软下去,最终,喟叹口气,微微侧身,不压在他伤口上,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

    他满意的勾唇笑了一下。

    笑得实在太好看。

    景誉愣神,咬了咬唇,别开眼去,低喃:“我是医生,我……不能放任病人不管。”

    余泽尧笑,“是,你是医生,医者仁心,所以病人的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

    景誉:“……”

    顿了顿,她补上一句:“你这伤是为我受的。”

    “你既然记得,那我要你以身相许,为什么你就不愿意了?”

    “……”景誉不搭理他。这人还是一样无赖。

    “你用点力,抱紧一些,我冷。”余泽尧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打转,他半梦半醒的要求。

    景誉叹口气。剔透的眸子看他一眼后,最终,还是往他怀里靠了靠。

    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太矛盾。

    其实,根本就该放任他这样的无理的要求不管。可她偏软了心。

    “明天你第一件事就是去医院。”

    “听你的。”他声音越来越轻。

    “你现在这样就不该喝酒。连喝水都得注意。难道你的医生没有提醒你吗?”

    他有些苦涩的道:“有,天天提醒,但有些饭局,避无可避。”

    景誉垂看着他,眼神严肃,“你这是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

    余泽尧没有再回答了,似乎是重新昏沉的睡了过去。景誉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手时不时的盖上他的额头,试他身上的热度。

    “鱼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叹出一声。

    景誉还是不习惯被他这样叫,但还是回他,“你醒了?”

    他并没有醒。往她身边贴了贴,滚烫的唇靠在她雪白的耳廓上。

    “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很久很久了……”他似自言自语。

    景誉疑惑,“找我?”

    他细细的吻她的耳垂,沙哑的嗓音让他出口的话像是甜蜜的情话,“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否则,这五年我早就放弃了……”

    景誉愣神,心弦荡漾。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