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52 时光掩埋的情深 5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52 时光掩埋的情深 5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温衍之冲自己招手的那副样子简直像是在招小狗似的。

    景荣一脸无奈。走过去,没有上车,只是站在驾驶座那边看着他,“我们俩能有什么事?”

    温衍之单肘撑在车窗上,问他,“你没去上次那个蛋糕店打工了?”

    景荣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温衍之眼神飘忽了下,才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上次不是在你那买了那么多蛋糕送我那些女朋友吗?她们很喜欢,所以原本打算再去买几个。你们店长说你已经辞职了。”

    景荣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点了点头。

    温衍之的视线从他手上拎着的画板上掠过,又落到他手上。少年的手指白皙修长,拿着画笔的样子,干净又文艺。

    “你还想挣钱不?”温衍之问,视线从少年手上移开。

    景荣听到这话,眼神里稍稍波动了下。但是下一瞬又暗下去,摇头,“我不做兼职了。”

    “因为你姐不高兴?”

    景荣没说话,但答案是不置可否。

    温衍之’嘁’了一声,“你姐原本去密里西,工资待遇会提升,你倒是可以不挣钱。可现在她不可能去密里西了。”

    景荣抬目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温衍之长指在方向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看着我干什么?你不信问你姐去。”

    景荣问:“我姐是真不去了吗?”

    “千真万确呀。”温衍之笃定的点头。老余知道这事儿了,她想走,基本是没希望的。

    景荣反倒笑起来,像是长松了口气的样子。

    温衍之觑着他,“怎么?你姐不去了,好像正中你下怀。”

    “密里西不是什么好地方。”景荣望着温衍之,斟酌了下,转头和同行的同学低声说了几句,便折了回来,拉开车门坐在了后座上。

    温衍之完全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上自己的车。他惊愕一瞬,转过身来,瞥他。景荣道:“你刚问我想不想挣钱,是什么意思?”

    “听说你是上帝之手。油画,会画吧?”

    “当然。”

    “那就行了。”温衍之将车直接开动,“给我画两幅画。朋友新房装修,我给人当礼物。”

    “……”景荣提醒:“我怕不合你意。”

    景荣以为以他这样的身家,朋友搬家该送名画才对。

    “我合意不合意没关系,只要对方合意就成。”温衍之从后视镜里瞥他,“你不用有压力,那小子就是个土老帽,你画了回头我说是哪个大师画的,他一准就信。”

    “……”

    景荣坐在温衍之车上,越走发现越不对劲。

    “你怎么上高架桥了?”

    “既然得是给我朋友家当礼物,当然得去我朋友家看看风格——他住乡下。”

    过了半个小时,景荣脸色拉长,“你上高速了。”

    温衍之打着哈哈,“我没和你说吗?那小子住在邻市。你放心,一个小时一准就到。”

    “……”景荣觉得自己上了贼车了。

    ————————

    景誉无精打采的回了小租屋。

    戚锦年洗完澡出来,见到她,很是惊讶,“你怎么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俩这个那个……”

    她暧昧的比了下手指,冲她挤眉弄眼,“我以为你至少明早才能回来。”

    景誉没接她的话,只是将放置在角落的行李箱拖了出来。

    戚锦年再后知后觉这会儿也发现了不对劲。

    “怎么了?诶,你吃饭没?”

    “没胃口。”景誉摇头。蹲下身,打开箱子,将里面收捡得整整齐齐的东西,一样样的又重新搬出来。

    “我们好不容易才收好的,你怎么又拿出来呀?”戚锦年问。

    景誉抬目看她一眼,“我不去了。”

    “……”

    戚锦年刚想说’不去更好’的话。那种鬼地方谁去谁倒霉才对!可是,这话还没说出口,见她脸色不对,又将话收了回去。她问:“你不是去副总统那了吗,怎么又突然说不去密里西了?”

    景誉收拾东西的手停顿一瞬,而后,继续收拾,才回:“医院大概是由他授意的,突然换人顶替了我。”

    戚锦年眼珠子转了一下,而后,没忍住笑起来。景誉白她一眼,“我都气死了,你还笑得出来。”

    “这有什么可气的?”戚锦年双手抱着膝盖蹲在地上,“你想想啊,密里西那种地方,你不去就等于捡回来一条命。再说,这可是副总统不让你去的……鱼儿,他是舍不得你。”

    她眼睛亮晶晶的,很兴奋的样子,“我没猜错,他是真喜欢你!啧啧,鱼儿,被副总统喜欢是什么滋味呀?”

    相比之下,景誉身为当事人的态度要冷静得多,她认真的望着戚锦年,“你错了,他这是在享受权利。密里西再差,那都是我的选择。无论他是谁,他都应该尊重我,而不是用权利压人。”

    “你看到的是强权恶霸,可我看到的是痴情不舍。鱼儿,你对他有偏见。”在戚锦年眼里,这事儿无论是左看右看还是上看下看都是一件好事。

    “是你对他有偏见。”景誉将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放进柜子,她沉默一瞬,怔忡的看着衣柜,一会儿才道:“锦年,你这么关心政治,知道国防部的莫部长吗?”

    “知道,有听过。怎么了?”

    “他女儿和你的副总统先生是一对……”景誉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开口。她不想去深思自己为何如此在意这么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戚锦年愕然一瞬,而后不相信的问:“真的?”

    景誉翻衣服出来进去浴室洗澡。走到门口,她才道:“其实爱情或者女人对他们这种拥有至高权利的男人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要么是锦上添花,要么是闲来调味。”

    什么痴情不舍,不过都是臆想。

    景誉这话是和自己说的。

    她在浴室洗澡。中途,戚锦年过来敲门,“鱼儿!你手机响!”

    “谁啊?”

    “不知道,是个国外的号码。”

    景誉拿了浴巾随意的将自己裹好。拉开浴室的门就走了出来。戚锦年将手机递给她。屏幕上闪烁着陌生的段号。景誉怔忡的看着那些数字,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心里轻微疼了一下,才把手机接通了贴在耳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