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55 时光掩埋的情深 5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55 时光掩埋的情深 5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报警?身败名裂?”余泽尧咀嚼着这六个字,不但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反倒云淡清风的赞道:“这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主意。那你现在应该去的是警局,怎么来这儿了?”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她的这些威胁之词,在他听来也许无比的可笑。

    景誉咬了咬唇,“你把我父亲交出来,这件事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余泽尧似笑非笑的望着她,那眼神让她觉得特别难受。好似在笑她不自量力,又似笑她拎不清轻重。

    他高大的身子突然退到身后的沙发上坐下。长腿交叠。顺手提起旁边的电话,“报警吧。对了,如果你想让我身败名裂,除了警察,恐怕还需要媒体才行。”

    景誉望着他递过来的无线电话,呼吸绷得紧紧的。在他试探的眼神下,她迟疑一瞬,最终还是将电话接了过去。

    余泽尧将自己的手机打开来,翻出电话薄,掷到她面前,“全球最有名的媒体,你打他们的电话,我猜他们的狗仔一定会在30分钟内赶过来。”

    平时最热衷的便是报导政治上的丑闻。确实如他所言,自己这个电话打过去,他做的这些事,明天一定会像漫天飘雪炸开来,登上头条。

    她父亲要被救出来,是轻而易举的事。

    景誉望着电话上的数字键,手指颤动了下。她又看向身边恶劣到了极点的男人,像是下定了决心,手指重重的摁在数字上。

    可是,在摁到最后一个键时,她最终重重的将听筒挂了。好久,手还摁在听筒上。

    像是终于拿到胜利,男人唇角扬起,眸有亮色。

    下一瞬,大掌扣住她的手肘,轻轻一带,便将她整个人拉扯过去,跌在了他身上。

    景誉回过神来,像是被踩到尾巴似的,下意识挣扎,可是,被他托住臀,轻而易举的抱到他腿上。

    “坐好,别动。”男人那双眼里,缀着笑意。

    景誉被他笑得懊恼到了极点,她用力掰他的手,就是不肯再看他,“你放开我。”

    余泽尧不但没放手,反倒把她搂得更紧。

    “难得这次不用我请,你主动来找我一次,你觉得我能随便放开你吗?”

    他嗓音低沉,语气里有几分无奈,又有几分落寞。

    落寞?

    像他这样站在顶峰,握有至高权利的男人,这份落寞又从何而来?

    景誉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眼。只见他眸光深重又犀利,那眼神想是要透过她的眼睛,一直看进她心里去,“舍不得让我身败名裂?”

    他这一句话,像是一记重拳狠狠击在了景誉的胸口上。

    舍不得?

    她是吗?

    如果是,她为什么要舍不得?

    这个男人如此恶劣,一而再的为难她。现在悄无声息的带走父亲,已经是在踩践她的底线,她的舍不得从何而来。

    可是,如果不是,她又为何不报警,不通知媒体?

    “我没有舍不得。”景誉眼神闪烁了下,“我只是只是知道你一定是早有准备。即便我报警,通知媒体,最后也一样奈何不了唔”

    她还没有说完的话,被男人一个吻强势而霸道的封住。

    景誉重喘一声,两手握紧,扯他身上的浴袍,想推开他。可是,他却是用了12分的力,将她越扣越紧。她搭在他肩上乱扯的手被他一把扣住,反剪到身后去,舌撬开她的唇,笔直侵入。

    他像是生气,像是失望,又似有不甘心。这个吻,似怒似怨,吻得深,吮得重。景誉原本还能坚持推拒,可是,几番下来,她脑海里渐渐变成了一团浆糊。

    手,发软。

    浑身发软。

    吻到她快要无法呼吸,男人才勉强放过她。唇却是没有从她红肿的唇上退开去,反而是含着她的下唇,咬了一口:“对我说实话,没那么为难。”

    景誉被吻得意乱情迷,听到他似喟叹的话,心里一酸,眼眶突然浮上一层轻浅的薄雾。

    她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不舍得。他曾经给自己挡过子弹,直到现在,那个伤口都不曾痊愈。

    她手指绷紧,“你把我爸还我”

    “还给你简单。”余泽尧温热的手指挑起她的脸庞,让她迷蒙的眼对上自己的,“我给你你想要的,你给我我想要的。”

    他眼神灼热,像一团火裹着她。她咬唇,“这不公平。”

    “这不是交易,是我单方面的决定,当然没有公平可言。”

    “”景誉气结。这人怎么能把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她气闷在当场,抿紧唇不再说话。

    余泽尧深深的望着她,“把你给我,你想什么时候见到你父亲,都可以哪怕是现在。”

    他声音很有磁性。说出的每一个字,不像是威胁,倒像是一种引诱。

    叫人难以抗拒的,仿佛只要心神稍有不稳,便会被他勾走的引诱。

    景誉差点失去理智,但最终还是冷静的别开脸去,低低的道:“不行。”

    “那就算了。”余泽尧松开她的手,眼神朝旁边的电话看了一眼,“或者,你选择报警,通知媒体,都可以。”

    这个无赖!

    他是料定了自己不会这么做?

    “报警就报警,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景誉气得咬牙。

    像是要彰显自己的决心,她恨恨的盯了余泽尧一眼,伸手去拿电话。可是,她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口袋里的手机就在此刻乍然响起。

    景誉猜是在外面等得不耐烦的戚锦年,她放下了电话,去掏自己的口袋。

    屏幕上,闪烁的却不是锦年的号码,而是来自于景荣班主任的电话。

    难道是景荣出什么事了?

    景誉不敢怠慢,立刻从余泽尧身上下来。走到窗口去,把电话接通了。

    “喂,您好。”

    “景小姐,麻烦你通知景荣同学明天一定要回来上课。现在已经是高三,不能随意缺课。”

    景誉疑惑,“景荣现在不是在学校吗?”

    “他不在。今晚临时加课,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不在学校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