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59 时光掩埋的情深 5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59 时光掩埋的情深 59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这绝不可能是衍之的所作所为。”余泽尧看定景誉。

    景誉迷茫的摇头,“我只知道,景荣是被他带走的。而他现在电话打不通,找不到人。而且,景荣只是个孩子,从来没有得罪过任何人。我想不到有谁会绑架他,折磨他。况且你朋友和景荣素来也没有任何瓜葛,如果不是绑架,景荣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跟他走?”

    余泽尧看她一眼,捏着照片,转身就往外走。

    “余先生。”景誉突然出声把他叫住,眼眶泛泪。

    余泽尧脚步停顿,回头看她。

    她双手攥紧,似挣扎,似纠结,睫毛颤抖了下,最终开口:“求求你,救救景荣……”

    这一声恳求,是她从未有过的脆弱。没有她平日里的要强和倔强。

    余泽尧深目沉沉的看着她,长腿迈开一步,走到她面前。

    她吸了吸酸楚的鼻子,眼睛垂下,看着地板,尽量平静的开口:“你昨天和我提的条件……”

    “下午我会派人去你那取你的行李。”余泽尧直接接了她的话,他大掌捧起她的脸蛋,将她的眼抬起来,“早知道你弟弟也是你的死穴,我就应该连同他一起带过来。”

    他的话,是温柔的。

    这一刻的景誉,只怔愣的看着他,竟是无法讨厌这个用亲人逼迫自己的男人。

    此时此刻,有他在,她原本因为一直在担心景荣而惴惴不安的心,慢慢的平缓了许多。好似她相信他,只要他点了头,一切都会顺利解决。

    景誉正想着的时候,余泽尧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的手从她脸颊上移开,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

    屏幕上闪烁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普通的陌生号码,是绝不可能知道他的电话的。余泽尧沉吟一瞬,把电话贴在耳边。

    “老余!”

    温衍之焦躁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响起。

    余泽尧语气冷沉了些,“你最好能回来给我一个交代!”

    “我现在怀疑,景荣是被你叔叔带走的!而且——”

    “而且什么?”

    “你父亲最近也有在盯着他们姐弟俩。恐怕,一样来者不善。”

    听到这话,余泽尧神色冷得像凝了一层寒冰。

    “电话保持畅通,我会再和你联系!”余泽尧只说完这句话,便干脆利落的把电话挂断了。

    景誉上前一步,问:“是不是你朋友打过来的?景荣有和他在一起吗?是他绑架的吗?”

    “和他无关。”余泽尧深目看她,想起温衍之的话,眸光几番起伏,才道:“我们之间恐怕还得再加一个条件。”

    景誉狐疑的望着他,“什么?”

    “除了搬到我那儿,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包括你工作的医院。”

    景誉一怔,面上的感激,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一点点退却。她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你想禁锢我?”

    余泽尧并不说话,但答案已经是默认。

    景誉可笑的望着他,“你真把我当玩具了?”

    “答应的话,我现在就派人去找你弟弟。如果不答应,我们没有可以商谈的空间。”余泽尧说这话时,面上并没有多的表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冷酷。

    景誉很想转身就走。

    “你是副总统。”她还含着一丝希望盯着他,提醒:“现在你的民众出了事,被绑架了,你能不管不顾吗?”

    他单手插丨入口袋,“这种事有专门的部门在管,用不到我亲力亲为。”

    景誉突然觉得自己错看了这个男人。

    他昨晚亲口说自己不是个慈善的人,她甚至并不认同,可是,这一刻,他冷酷无情的样子叫她彻底明白,能站上这个位置的骨子里的血恐怕都是冷的。

    “是我太不自量力,所以才会拿这种小事来麻烦日理万机的副总统先生。”景誉自嘲一笑,眸色幽冷。收起那些照片,起身就要走。

    可是,下一瞬,余泽尧扣住她的手肘,将她一把拽住。

    景誉情绪激动,“你松开我!”

    她生气,是气他的冷酷无情,还是气他对自己的冷酷无情,她理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无比的失望。

    也许,她更希望,他是一个有血有肉,一个善良热忱的男人。但显然,他和自己所想的,相差甚远。

    余泽尧并不看她,也没有松开她,而是将房间的门打开来。

    “庄严!”他低喝一声。

    庄严闻声进来,但见两人神色都冷肃凝重,心里微惊了惊。这是出什么事了?刚刚先生进来的时候,心情可是很好。

    “把景小姐带去副总统府。没有我的吩咐,一步都不可以离开!”

    景誉不敢相信的瞪着他,“你要软禁我?”

    余泽尧并不回话,只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景誉被庄严带走了。

    她坐在庄严车上,整个人像是泡进了寒潭里似的,浑身冰凉。这个男人,太强势霸道,毫不讲理,对此她觉得失望到了极点。

    景誉一走,余泽尧便重新给温衍之回了电话过去。

    ————————

    温衍之很快的便到了木斯丹酒店。

    余泽尧在房间里等着他。

    “你把话解释清楚!”余泽尧冷冷盯着温衍之,“你和景荣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为什么要突然带走他?他什么时候在哪被绑架的?”

    温衍之解释:“他们学校说他是上帝之手。我新房子你知道缺两幅画,想着就让他去给我画两幅油画。结果,今天早上他出去买早餐的时候就没有再回来。我以为那小子是走丢了,最后一查,才知道是被人给劫走了。”

    “你自己看看。”余泽尧将景誉留下的照片扔给温衍之。

    温衍之原先还能勉强淡定,这会儿看到这些照片,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翻涌起来,脸色骇人。

    “草!”他低咒一声,将那些照片捏皱了,起身就往外走。

    余泽尧见他如此生气的样子,微微攒眉,让程恩跟了上去。

    ————————

    景誉是直接被庄严送到副总统府的,连行李都没有收。戚锦年打电话过来,问她,“鱼儿,这是怎么回事呀?副总统的人过来,说是让我帮你收拾一下行李,你要出远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