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60 时光掩埋的情深 6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0 时光掩埋的情深 60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鱼儿,这是怎么回事呀?副总统的人过来,说是让我帮你收拾一下行李,你要出远门?”

    景誉不知道该如何和锦年开口说自己要搬到余泽尧这儿来住。她吁口气,“他们要搬就让他们搬吧。年年,我最近都不会回去了,你也搬回家里去住吧。女孩子一个人住在外面总归是不安全。”

    戚锦年听她语气不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特别严重的事。”景誉不愿意和她说景荣的事,不过是平添一个人担心而已。“下次等见面了,我们再详细说。电话里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

    戚锦年叹气,“你一向是有什么事都喜欢闷在心里,你要不想说,我也不追着问。可是,鱼儿,要是真有什么事,我帮得上忙的你一定要开口。”

    景誉听着戚锦年真诚的话,原本冰凉的心,这会儿暖和起来。她笑了笑,“你放心,我和谁客气也不会和你客气。”

    “那就好。”戚锦年道:“那我现在去帮你收拾一下行李箱。诶,你有什么一定要带上的吗?”

    对景誉来说,一切没有什么特别的。想了想,只有父亲出事前送给她的一个黄金的小锁片,说是景荣生下来时身上佩戴的,景誉让戚锦年帮自己把那小东西塞进了箱子里。

    “景小姐,先生昨晚就交代了,整个府上的房间您都可以选——您看看哪间房比较顺眼。”管家领着她上楼。

    景誉看着无比宽敞的房间,只道:“都好。随便吧。”

    只要不是主卧。

    她睡哪里又有什么分别。

    管家听她这样说,便领了她去了离主卧最近的房间。

    景誉一下午一直在房间里待着,哪里都没有去。连晚饭都没有下楼吃。此时此刻,对于自己的处境,她已经无心去深思,一颗心全都牵挂在生死未卜的景荣身上。

    天,渐渐沉下去。

    暮色远离,深夜降临。景誉在房间里苦等却始终没有等回来余泽尧的身影。

    到深夜10点多的时候,她到底是沉不住气下楼。

    “景小姐,要吃点东西吗?您晚上还没有吃晚饭。”管家见到她,忙出声询问,“厨房里一直有热着晚饭。”

    景誉脸上气色不是很好,即便是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但此刻也一点都不饿。她只朝门口看了一眼,问管家,“余先生还没有回来吗?”

    “还没有。”

    “那他一般什么时候回来?又或者,他有打电话回来过吗?”

    佣人只以为她是等副总统先生等得着急了,笑道:“先生每天都很忙,每天回来的时间也并不确定。要不,您先吃点东西,早些休息,边休息边等?”

    景誉见管家那脸色便知道管家是误会了,可是,此时此刻,她也实在无心去解释那么多。

    只摇摇头,重新上了楼。取了睡衣出来,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不知道他找景荣和温衍之的进展如何了。

    这一夜……

    景誉等了一整夜,但是余泽尧都没有回来,就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

    而另一边。

    阴暗潮湿的地方,景荣眼睛上蒙着布条,什么都看不见。

    他刚被打昏了过去。忽然,当头一桶冰冷的水从头上狂泼下来,他冷得牙关都在发抖,昏沉的思绪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艰难的喘口气,下一瞬,被人一把拽住了短立的头发,被捆在椅子上的身板被拽得往后仰去。

    对方力道很大,像是恨不能要将他的头皮都给掀下来。

    他满脸都是血迹。

    “小子,你再给我嘴硬,今天死在了这儿,你可怨不得老子!”男人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

    “你真那么想知道密码?”景荣的声音已经气若游丝。每一个字,都隐隐发抖。

    “你他妈别跟老子说废话!”那人吼道。熬了一整夜,逼问了一整夜,毫无结果,对方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

    “那你过来……”景荣沾着血的唇碰了碰。

    那人俯首看他,“谅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对方说着,微蹲下身去,将耳朵朝景荣贴近过去。景荣喘口气,他张唇咬住男人的耳朵,那一下咬住就不肯松了,像是将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

    “卧槽!去你丨妈的!”男人疼得咆哮一声,想推开他,可是,景荣却是死死咬住,怎么挣都挣不开。

    眼见着耳朵都要被他咬下来,那男人冲旁边的人怒吼道:“妈丨的!你们都是死的,还不给我把这小子拉开!”

    那些原本都已经困倦不已的人,这会儿也打起了精神来。几个壮汉冲过去就将景荣一把拉开。

    男人好不容易挣开来,抬手捂了一下,摸到耳朵上热乎乎的血,被刺激得脸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

    “艹!还敢咬老子,看你是活腻了!”那人咒骂一声,操起旁边的椅子就朝景荣狠狠砸了过去。

    景荣被绑在那,一动不能动,椅子砸过来,他挨了个结实。头上顿时头破血流。他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只觉得头晕眼花,身上没有一处不是伤口,可是这一刻他却不知道疼了似的。

    仿佛灵魂都从身体里飘了出来。

    “看老子不弄死你!”随着一身低咒,他被绑住的身体连带着椅子,被壮汉拎起来。而后又重重的砸下去。‘砰——’一声,头重重的砸在地上,砸出声响来。

    景荣已经不清楚自己此刻身在何处了。也许,今天要死在这儿了……

    他死死咬着唇,硬是连哼都没有哼出一声。

    “老大,先生交代了,不能弄死这小子!”眼见着形势不对,有人上来劝阻。

    “你也知道是交代不能弄死了,弄残总可以。”那人说着,一脚狠狠蹬在景荣腿上。景荣下唇被咬出血来。下一瞬,又是连着遭受了对方狠狠的几脚。他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疼得终于无法忍耐,哀嚎出声。

    “不好了,老大!好像有人来了!”有人呼喊。

    “什么人?是不是先生派过来的人?”男人终于停下了手。

    景暂松口气,但是思绪已经越来越模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