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62 时光掩埋的情深 6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2 时光掩埋的情深 6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温衍之双目暴突,手指掐进手心。他没有回庄严的话,只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像是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脑海里全是少年被暴虐后的惨状。

    景荣隐忍的痛哼声,惊惧的表情,都像是一把把刀生生刮在他心尖上。

    如果——

    如果他没有擅自带他走,没有放任他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买早餐,这一切,也许不会发生。

    黑沉沉的枪拿在手上。他一步一步往外走去,浑身都透着像从地狱带上来的森寒之气。

    外面那些人,这会儿正抱头蹲在地上。为首的人听到脚步声,回头去看,见到温衍之,他原本想要立刻求饶。可是,待看清楚他阴沉的神色后,身子一抖,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口。

    温衍之面上一点热度都没有,他抬手,一枪利落的嘣在男人另一条没有受伤的腿上。

    “啊……”那人连着惨叫几声,蜷缩倒在地上。

    温衍之脸色从未有过的可怕,近乎狰狞。可怖的双眼狠狠盯着对方,又是朝对方身上连着开了几枪。可是,每一枪都不曾打中要害,只让对方在痛苦中,一点点将血流干净。

    旁边的人都噤若寒蝉,悔不当初。要知道景荣这小子和温先生有瓜葛,他们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数枪之后,他从胸口抽了口袋巾冷冷的擦拭着枪口,冰冷的吩咐:“把他们都拖去黑市卖了。”

    “是,少爷!”

    跪倒在地的都是一群彪形大汉,此刻听到温衍之这话,皆脸色大变。

    “温少爷,手下留情呐!”

    “我们知错了!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您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要知道,黑市不单单是卖女人,也卖男人。在黑市上买男人的无外乎那些好玩s丨且心狠手辣的男人。在这黑市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用尽各种性丨虐的方法虐死虐残。

    对于所有人的求饶,温衍之无动于衷。

    面上森冷。

    直到上了救护车,看到躺在车上,带着氧气瓶,毫无血色的少年,他脸色才稍有变化。冰冷,渐渐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不忍、心痛和浓浓的愧疚。

    他远远的坐着,不敢靠近少年。脸懊恼的埋进双掌中心。

    ————————

    温衍之将景荣送到医院。

    紧急抢救和一系列的检查后,终于被推了出来。

    病房里,余泽尧已经坐在那等着。庄严静默的站在他身边。刚刚在那座废弃的大楼里发生的事,庄严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见到跟着昏迷不醒的景荣一起进来的温衍之,他神色清冷的站起身来率先往病房的厅里走,和温衍之擦身而过的时候,只冷冷的留下一句:“出来!”

    温衍之看一眼少年,又叮嘱看护几声,才转身跟着余泽尧往病房的厅里走。病房的门才一关上,余泽尧拎住温衍之的衣襟,一拳狠狠朝他砸了过去。

    温衍之从未挨揍过,此时此刻,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他也没躲。他本能的,像是寻求发泄似的,亦是挥出一拳朝男人砸过去。

    余泽尧躲也不曾躲,嘴角当场被砸出血迹来。庄严见这画面,面色一凛,掏出枪来对着温衍之。

    余泽尧喝道:“退下去!”

    庄严权衡一下,最终,将枪收了起来,退到一旁。

    余泽尧扣住温衍之的脖子,神色冷酷,“景荣是你带走的,一夜之间你让他落个半残疾回来,你是怎么做事的?你让我怎么和他姐姐交代?”

    “我倒是想问问你!”温衍之冷笑一声,咬牙切齿,反掐住余泽尧,“这事和你叔叔脱不了干系!我告诉你,如果景荣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一辈子都没法再拿画笔,我和你们余家都没完!”

    他双目暴突,声音都在发抖。

    余泽尧也冷冷的瞪着他。

    两个人,四目相对,最终,亦不知道是谁先松开了谁。温衍之像是打击过度,退到沙发上,点了支烟凶猛的抽起来。夹着烟的手指都在发抖。

    余泽尧走过去,伸手将他手指的烟头抽过去灭了,“别在医院抽烟。”

    声音,比起刚刚,已经缓和了许多。

    温衍之也渐渐冷静了下来,颓然的脸懊恼的埋在手心里。

    他像是自言自语,忏悔的喃喃:“是我的错,是我没照顾好他,和你无关。”

    “这件事,我会再去查。”余泽尧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沉默一瞬,他低声问:“医生怎么说?”

    “……”温衍之喉结滚动了下,却是一个多的字都说不出来。

    余泽尧心里已经有数,眉心间多了沉郁之色。再开口,声音也低下去很多,“我会让景誉过来一趟,但是,我不希望景荣受伤惨烈的事让她知道。”

    温衍之呼吸加重,懊丧的脸从手指中抬起来。

    他抬目看着余泽尧,这个狂傲又张扬的男人,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情绪第一次如此无助,让余泽尧心下震了震。

    “等景荣醒过来,我要怎么告诉他……以后,他不但要借助轮椅才能走路,甚至……”温衍之说到这,吸了吸鼻子,良久,才接着继续辛苦的说下去,“甚至他再也不是什么上帝之手。他也再也别想凭他的美术天赋念那所他最向往的美术学院?”

    余泽尧听着他的话,薄唇几番翕动,竟是迟迟都说不出话来。

    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冰冷的政治家,从小到大他被灌输在骨子里的便是争权夺利,他所有的耐心和柔软,都给且只给了景誉这一个人。

    对于一个少年的前途,他完全可以不用在意。

    但是此时此刻,内心却迟迟无法平静和安宁。

    这样的遭遇,对一个未来充满希冀的少年来说,是无比残酷的。也许,他从此会一蹶不振。

    而对于那个对他寄予更高厚望、疼他入骨的景誉来说,也必然是一场毁灭性打击。

    余泽尧从医院离开,始终心事重重。一路上,无话,庄严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一路开车,回到副总统府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