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64 时光掩埋的情深 6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4 时光掩埋的情深 6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望着他,“你唇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你们遇上歹徒了?歹徒连你都敢出手,那他们会对景荣做什么?”

    景誉越问,心里越是不安。问到最后,她眼圈一阵阵发酸,眼眶腾起一层薄雾。她似乎不愿让他看到自己这样脆弱的样子,头偏到一边去,避开他的直视。

    越是如此,反倒越叫余泽尧心疼不已。

    他侧身躺下去,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埋进自己胸口。男人身上的体温,密密实实的笼罩着自己,那一瞬,好像心底最脆弱又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触碰到,景誉眼底的酸意莫名累积得更多。

    她的手搭在他肩膀上,“是不是景荣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实话,我可以接受。”

    “这伤和那些歹徒们无关,现在景荣已经很安全。”余泽尧到底也没和她说实话,他下颔在她头顶上轻轻蹭了一下,声音沙哑,但尽量克制着,不让她看出任何破绽,“衍之在陪着他。我保证,再没有人能从衍之眼皮底下把他带走。以后他都会很安全。”

    大抵是他身上的气场,又或者是这个人给自己的一种感觉,景誉觉得他的话是让她没有来由的信服的。

    她眼里的酸意,渐渐散去一些。余泽尧将她的手抓过,搭在自己肩上,让她环住自己的脖子,“睡觉。睡好了,你想去看景荣,我随时让你去。”

    景誉抬起眼来看他一眼。他平躺着,她侧身而睡,枕在他胸口上,抬目时只能看到他生着淡淡的一层胡茬的下颔。看得出来,他也很累。景誉原本还有很多话想要问他,但看着他此刻疲倦的样子,心里掠过一丝不忍,最后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环在他脖子上的手也没有抽开,只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闭上眼强行让自己睡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余泽尧迷糊的半睁眼时,感觉到怀里的她稍稍蠕动了下。像是冷,本能的朝温暖的热源靠过去,她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

    余泽尧呼吸加重,身体绷紧。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被自己臆想许久的女人这样无意的隐有。

    长臂环住她的腰,将她抱到自己身上,压着他睡着。被搬动,景誉醒了几秒,迷蒙的睁开眼,见到男人深含**的眼,她睡得深沉的眼里划过一抹迷茫。余泽尧勾着她的长发,捋到她脑后,露出她干净剔透的脸颊,他望着她的眼里有隐忍的痛苦,也有无奈,“睡觉也要折磨我,我上辈子肯定欠你不少。”

    景誉听到这话,半梦半醒的呢喃,“那你松开我。”

    她说着,要从男人身上下去。可是,被他抱住臀,摁住了,不让她动。

    “你和我说最多的就是这句——以后别说了,我不喜欢听。而且,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松开你。”

    最后这句话,语气深重些,别有意味。

    景誉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总之,她都没有再说话,只是枕着他的胸口,重新闭上了眼。

    余泽尧这下子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一手下,是她柔软挺翘的臀。另一手掌心下是她细腻柔软的脸蛋。

    ————————

    另一边,副总统的私人医院内。

    温衍之被主治医生亲自请了去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了整个治疗团队。见到他进来,纷纷起身。温衍之只比了个手势,“告诉我伤情结果以及治疗方案比较重要。都坐下。”

    大家便又纷纷坐了下去。

    主治医生将他全身的片子摆在强光下,“温先生,病人的肋骨断了六根,但是好在没有伤到其他器官,稍作处理就行。颅内检查有轻微出血现象,如果接下来没有继续出血,我们可以初步认定是安全的,暂时不需要手术。只是……遗憾的是病人的双腿双手……”

    温衍之坐在最末端的位置,听到医生说这样的话,压在桌上的手绷紧些。他没有接话,只是冷然的看着医生。

    那眼神看得主治医生压力山大。

    医生擦了下额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开口:“病人左腿粉碎性骨折,右腿膝盖受损严重,手术后能不能站起来,全看之后的恢复情况。如果恢复情况良好,也许还能再站起来。但是……如果恢复情况不好,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和轮椅脱离。”

    温衍之拳头握紧。

    “手呢?”

    “左手情况稍微好一些,只是轻微骨折。但是右手……神经受损比较厉害。哪怕愈合后,右手恐怕永远也无法做精细的活,也无法搬重物。”

    即使早就想到这个可能,可是,这会儿听医生这么说出来,温衍之还是觉得倍受冲击。

    他沉默了许久,才沉声问:“右手……没有第二个可能了?”

    医生摇头,“如果他想恢复到活动自如,简单的做些日常工作,还得要有毅力。但是若是想靠这个手再作画……恐怕,再不会有希望了。”

    会议开完了,温衍之让所有人都离开。他独身坐在空旷的会议室里,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似的,一动不动。

    灯全部都灭了,他隐匿在黑暗里,面色间全是深重的阴霾。

    他就这么坐着,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他的人从外面推门而入,“少爷,景少爷醒了。”

    这句话,才让他像是找回了灵魂,眉心稍微动了动。他‘腾’的一下站起身,可是,还没走出一步,他脚步又顿住。激动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愧疚。

    手重重的压在会议桌上,绷得手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

    一向什么都不害怕的他,此刻,竟然惧怕站到那个少年面前。

    他不知道该如何和他开口,如何告诉他他将要面临的这残酷的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终于像是有了足够的勇气,沉重的踏出一步。仿佛背负着千斤重物,一步步往病房走去。

    景荣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在疼。脑袋上,身体上,手脚上,没有哪一处是完好的。甚至,面前的天花板,许久还在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