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66 时光掩埋的情深 6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6 时光掩埋的情深 6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醒了?”

    男人出声问。

    那张原本很迷人的脸,染着后,更显得性感得让人心惊。景誉不是个迷糊的人,见到他这表情,自然知道刚刚的一切不是在做梦。

    想到自己刚刚情难自禁回应他的画面,心里隐有几分难为情。而且,她的手还悬挂在他的肩上,而男人的手,也正放在自己衣服里,落在她胸口上。

    她抿了抿唇,看他一眼才别开视线去,“这样……很难不醒。”

    她说着,手原想不着痕迹的从男人肩上移开来。可是,还没滑下肩膀,已经被他突然扣住。他让她保持着原有的姿势环着他,余泽尧将她的睡衣从胸口处扯开来。

    “别……”她挣扎一下,可是,男人的手又快又有力,根本不受她控制。

    她衣服已经完全凌乱。里面的胸衣被男人解开来,他的吻烙上她雪白的肌肤。

    ………………

    景誉只觉得浑身都滚烫得像火烧灼着一样。

    他没有要自己,却是在她身上留了许许多多的印记。

    现在毕竟还是白天,躺在床上,和他做这种事,景誉全身都泛红起来。她以为自己会推开他,可是,连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到最后也不过是完全放任了他。在羞涩和挣扎中,接受了他带给自己的和失控。

    而且……

    到最后,他停下的时候,她竟然会有几分自己不愿意承认的失望。

    余泽尧望着她迷离的神情,将她从床上抱起来,坐到自己腿上。火热的手指将她的丝挽到脑后,没有忽略掉她脸上淡淡的失望,他眼有笑意,“还想要?”

    男人的声音,沙哑性感。

    景誉回过神来,懊恼的咬唇。

    “我没有。”

    余泽尧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是明显不信。

    景誉受不住他这个眼神,低下头去,默默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好,低声问:“现在几点了?”

    “我们睡了五个小时。”他微微侧身抓过放在床头的手表。

    景誉‘哦’一声,“我想去看景荣,现在可以带我去了吗?”

    提到景荣,余泽尧眼里略过一丝沉重。但是,这抹沉重被他快的掩藏下来。他勾唇,慵懒的看着她,“可以。不过,去看他之前,我们还得做一件事。”

    景誉疑惑的看着他,“什么?”

    余泽尧捏着她的下颔,俊朗的脸凑近她。而后,眼里略过一抹邪恶,声音更轻一些,“你刚刚湿了……不要洗个澡吗?”

    “……”景誉脸更红。

    她恼羞成怒的盯一眼余泽尧,推开他的手,从他腿上下来。直接下了床,连鞋子都顾不得穿上,就出去了。甩上房门,回了旁边的卧室。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余泽尧面上含笑。

    但是,那份笑容,渐渐的敛去。又被深沉所替代。

    他感觉得出来,她正在一寸寸的打开心扉,慢慢靠近自己。可是,靠得越近,他便越担心有些事情被揭露的那一天。

    ——————

    另一边。

    景誉回了房间,半晌还靠在门上,呼吸久久无法平顺。

    刚刚最后一刻自己的恼羞成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说的是实话。

    她对他是有感觉的,至少身体上是这样。

    哪怕,直到现在,他们之间其实并不算太熟悉。

    她从自己的行李箱里取了衣服出来去了浴室。一想到未来自己要和这个男人同居,心里便是百般的不确定。

    他们到底算什么关系?

    刚刚的事,是他及时刹车才结束,但是下次,下下次呢?

    她又要在这住多久?

    如果他真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无论是恋爱还是结婚,那她又该如何自处?

    还有她的工作……

    景誉现自己愁苦的事情实在太多,一会儿工夫根本理不清楚,到最后只得作罢。如今她最该好好想想的是景荣的事。

    ——————

    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她下意识看了眼隔壁的卧室。原先想推门进去看看,但是想到他最后那恶劣又露丨骨之词,还是改变了主意直接下了楼。

    “景小姐,醒了。”管家热情的和她打招呼。

    景誉微微颔。

    正要开口问某人的行踪,管家已经主动开口:“先生已经在餐厅等您了,说是让您过去吃点东西。”

    现在已经过了中午的点,景誉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这会儿也不知道是因为还在担心景荣的缘故,还是因为饿过了头,并没有太多的食欲。

    她进了餐厅,男人端坐在正席上。不似之前那穿着睡袍慵懒随性的样子,换上了一件藏青色的衬衫。

    衬衫袖口有很精致的手工刺绣,看起来越显绅士优雅。

    景誉又想起刚刚他那邪恶的话,心底暗想,这人眼下倒是最适合‘斯败类’这四个字。

    “在腹诽什么?”他突然出声。

    景誉掀目看他,“你有读心术吗?”

    她将椅子拉开,在他右手边坐下,“要不要准确读一读我心里刚刚在想什么?”

    余泽尧手上握着刀叉,正在用餐。

    听到她的话,动作停顿一下,目光深远的看着她,“你在想……为什么你对我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为什么以前不能接受的事,现在也会慢慢可以接受,甚至会有所期待。”

    他看着她,眼里充满了自信和笃定。

    这个男人,是对自己的魅力有绝对的信心。

    景誉原本是想损他一顿,没想到他竟是说出这番话,而且,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无法反驳。

    “我猜对了?”余泽尧对于她的沉默似乎很满意,弯唇宠溺一笑,将自己碟子里已经切好的牛排交换过来,递到她面前。

    景誉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你读错了。”

    “是吗?”余泽尧随性的回着:“错在哪?”

    景誉看着面前被切得很精致,一块块的牛排,心里微微波动了下,泛出一圈圈涟漪。

    又侧目看他。

    他将一杯鲜榨的果汁摆到她手边上,“愿闻其详。”

    景誉喝了一口果汁,润了润喉,才慢条斯理的出声:“我刚刚只是在想用什么词语形容你最合适,然后我刚好就想到‘斯败类’这四个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