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69 时光掩埋的情深 6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9 时光掩埋的情深 69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双手被反剪在身后,突然间就没有再挣扎。

    眼眶渐渐暗淡下去,又变得清凉,又染着些微的失望。

    “你只是想睡我,是吗?”景誉靠着墙上望着他,睫毛微微扇动了下,她的语气几乎没有波澜,“当时求你救景荣的时候我就答应过你,愿意任你摆布。现在我已经见过景荣,即便我觉得此时此刻和你做这种事……是一种羞辱,但是,我也不会再拒绝。“

    ‘羞辱’二字,她是故意的。他脸色果然变得越发的阴沉。

    手上用力,将她摔在了床上。

    男人俯身而下,神色凌厉。那抹昨日对她的温柔,像是在这一瞬彻底消失殆尽。如今他身上的气场,便是那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不容挑衅、不容质疑的迫人气场。

    景誉眼里染着一丝倔强,倔强下,是薄薄的一层雾气,“余先生,我也希望你明白一件事——今天哪怕你真要了我,这也不代表我就会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

    他眸子紧缩了下,略过一抹锋锐的暗芒。

    只听到她继续道:“我的心永远都不可能臣服于你,倘若你连我的心都想要,就别妄想了!”

    余泽尧呼吸一重,最后那句话,让他心里掠过一股阵痛——他脑海里又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她刚刚眷恋的靠在自己怀里,叫另外一个男人名字的画面。

    他残酷又凌厉的看着她,“既然要不了你的心,那就从身体开始也不错——你最好是把你自己的话记好了,好好守住你这颗心……”

    男人说到这,手指滑到她胸口上,指着她心脏的位置。景誉呼吸一重,下一瞬,只听到他低语:“但看我是不是真要不了你的心。”

    景誉心绪紊乱。男人势在必得的样子,叫她心里更不安。事实上,能否守住这颗心,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已经一点把握都没有。

    正当她胡乱想的时候,只觉得胸口一凉。男人粗暴且蛮横的扯开了她身上的睡衣。

    睡衣纽扣绷在地毯上,滚了个圈,落到角落去。

    景誉睡衣里什么都没穿,这会儿被他粗暴的扯开了衣服,雪白的肌肤和傲人的胸毫无遮蔽的展露出来。

    她身材极好,曼妙的曲线、细腻如绸缎般的肌肤。身上不见一丝瑕疵,唯有早上他在她身上烙下的那些印痕。

    但是这些红紫色印痕丝毫没有破坏她身体的美感,反而将她衬得越发的性感,藏着几分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诱人娇媚。

    余泽尧眸色越发深沉,他有种前所未有的强烈**要即刻霸占这份美丽,让她属于也仅属于自己。他想要的,不单单是她的身体,连同她的心他一并都要。

    他想挤进她那狭小的心脏,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摒弃开,不留半点踪影。

    承受着他如此炙热又充满压迫和侵略的眼神,景誉虽然已经说服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来接纳这个男人,可是,此时此刻,脸上还是像火烧一样。她别开脸去,不去看他,手指捏着床单,绷得紧紧的。

    “先生!”就在此刻,房间的门被敲响,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余泽尧眼神从景誉身上移开一瞬,阴沉沉的看向门口。管家继续道:“您吩咐给景小姐的晚饭已经做好了,是要送进来吗?”

    景誉微怔。而后,只听到余泽尧冷声道:“下去!没有我吩咐,谁都不准再来敲门!”

    他声音沙哑,夹杂着深深的**和不耐烦。外面站着管家和推着餐车的佣人,两人听到这话,对视一眼,管家匆匆摆手,示意佣人赶紧离开。

    门外一瞬间便安静了。

    景誉这才将目光转向余泽尧。他呼吸一重,重新俯身而下,急不可耐的吻住她的唇。

    大掌在她身上肆意游走,手上的力道不轻,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嵌进身体里去,又像是要将她揉碎了一样。

    景誉疼得身体隐隐颤栗,身子不自觉地蜷缩起来。可是,只是倔强的咬唇,也不吭一声。

    她越是这样痛苦的、不甘愿的样子,越叫余泽尧怒火丛生。

    大掌恶劣的从衣服里往下,钻入她睡衣裤头里……

    修长恶劣的指尖,让她发抖。直到那硬物毫无征兆亦毫无前戏,强势的闯入她绷紧的干涩身体里,那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无法适应的要将唇瓣咬破。

    眼泪,不自觉染到眼角,鼻尖的酸涩感不单单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而因为被如此粗暴的对待——这不是做丨爱,更不属于调丨情,于她来说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羞辱。

    上一次余泽尧也这样对过自己,但是那一次,他更温柔有耐心。她生气,却不似此刻这样心头发凉。

    眼泪,打湿了她的眼角。

    余泽尧一抬目,便看到了她眼角的湿润,高大的身子狠狠一震。

    她却不愿他见到这样的自己,将脸别到一边去,不肯看他一眼。手指掐紧身下的床单,因为紧张,因为不甘,亦因为悲伤,手指纤细的关节绷到发了白。

    余泽尧就那么从上而下的看着她,那一瞬,像是胸口那颗心脏被人狠狠的用手捏了好几下,让他呼吸困难。

    景誉感觉到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她身子仍旧紧紧绷着,连余光都不肯看他一眼,只深吸口气,声线清凉的开口:“如果你想做,就快一点。时间不早了,我困了……”

    她这话,对他来说,更似嘲讽。

    男人眼神更冷了些,俯身在上面,重重的看一眼她冷漠的样子后,骤然抽身离开。身体瞬间被放松下来,景誉不敢相信,不知道他又想做什么。警惕的转过脸去看他,却只见男人已经翻身下了床。

    他神色始终寒凉,正理着身上的睡衣。

    从他绷得紧紧的手指上,景誉就能看得出来,刚刚做的那一切,并没有发泄他那来得莫名其妙的脾气。而且,仿佛怒火更烈了些。

    余泽尧一眼都没再看她,拉开门沉步出去了,门被摔得‘砰——’一声响。

    ——————————_——————————

    ‘嘀——’欢迎大家上了一台幽灵假车。真正上车的时候会提醒你们提前打卡的!哈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