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71 时光掩埋的情深 7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71 时光掩埋的情深 7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吃过早餐,拎着包准备让司机送自己出去。可是,才走到门口,人已经被守在门口的两位保镖拦了去路。

    景誉不解。疑惑的看着对方,便听到两人解释:“景小姐,先生说了,没有他的吩咐,您只能待在这儿,哪里都不能去。”

    景誉有些愣神。

    那天他们谈条件的时候,他确实有说过这一条。可是,她一直觉得当时他不过就是说说而已。他虽然阴晴不定,但很常时候是好说话的,除了昨晚莫名其妙冲她发脾气,平时还没有到不可理喻的时候。

    “我现在要去上班,再不走要迟到了。”景誉想要推开两人。可是,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人,就是俩胳膊,景誉都推不开。

    两保镖始终面无表情,不为所动,“景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如果您想出去,先去请示先生吧。先生下命令之前,我们都不可能让你走。”

    景誉望着那两人一会,确定他们绝对不会让步,她心知自己定然是出不去,便也没有再为难他们。只折身回了屋里,将包放下,拿出手机来,先给医院打了电话。

    才打到科室主任那想请假,可是那边却道:“已经有人给你请过假了。你放心照顾你爸,医院这边暂时还忙得过来。”

    景誉问:“请假的人帮我请了多久的假?”

    “说是至少要过完春节。春节以后再说。”

    景誉站在厅里,拿着手机许久无言。她实在无法接受也不能理解他的自作主张。

    挂了科室主任的电话,她把电话拨到那串他先前留下的号码那儿,这次接电话的也不是他,还是庄严。

    景誉问:“我有事想和他谈谈,他现在有空吗?”

    “等等。”庄严说了这么两个字,听筒里便传来庄严的询问声。那边,余泽尧只有简单的三个字,“给我吧。”

    而后,手机便被他拿了过去。景誉贴着听筒,能听到他在那边翻着文件的声音——他显然很忙,连接个电话都不过是抽空。

    景誉道:“我想去上班,但是门口的保镖说我必须得先和你请示。”

    “我已经找人帮你请过假,这几天就在家里待着吧,哪儿都不用去。”他回得慢条斯理。

    “我……”

    “如果你觉得无聊,可以找点事情做。”余泽尧自顾自的说着,语态波澜不兴,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像是直接无视了她此刻的情绪。他继续道:“楼上的书房,有很多医学方面的书籍,无聊的话可以上去看看。”

    景誉没有再抢着说话,只是等他说完了,她才重新开口:“我需要一个理由——你要求我住过来我答应了你,至于其他条件……我也答应了你。但是软禁我,不让我工作,不让我出门是为了什么?余先生,我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

    那一声’余先生’让余泽尧唇边漫出一丝嘲弄。

    事到如今,她对自己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生疏。

    他原本以为她可能对自己稍稍动了心,可是,从这一声余先生就听得出来,她其实并没有走近过自己。或者说,她或许连想都没有想过要走近他。

    想到这些,他声音忽然沉了许多,似无奈又似感慨,“要是真能软禁你,我还真想把你软禁了,让你就好好待在我所能见的范围内。”

    他的话,让景誉一怔。

    唇瓣翕动了下,想说什么,可是,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听到他道:“我这边忙,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他的话一落,那边响起其他人的声音在叫’副总统’,而后,电话就被他在那边切断了。

    听着’嘟嘟——’的忙音,景誉握着手机站在厅里生着闷气。

    今天无论如何,她都得让他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

    景誉出不了门,也就去看不了景荣。而且,景荣的学校那边也需要去给景荣办休学手续,否则若是被开除学籍事情就不好办了。

    她一整天都在家里坐立难安的,等着余泽尧回来。可是,偏偏到了深夜他都不见人影。

    “景小姐,您还是早些睡吧。现在都凌晨一点了,先生指不定就不回来了。”管家见她还在厅里坐着,过来劝她。

    景誉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问:“他经常晚上不回来吗?”

    “嗯。有时候太忙了,先生就直接在副总统办公室休息。”

    是吗?

    景誉想了想,“你们都去休息吧,别管我了。”

    她没睡,管家也不敢走。景誉劝了好几句,最后管家才让佣人都下了班,回了主楼旁边的小楼里。

    他们一走,整个偌大的别墅里,就只剩下景誉一个人在。外面狂风大作,风的呼啸声听起来让人觉得莫名的孤单。这么大的房子,以前都是他一个人住,怕也偶尔会觉得孤单吧!

    景誉想着那个男人,身子往正熊熊燃烧的壁炉前挪了挪,觉得这样才更温暖些。合上手里的书,下意识往窗外看过去。就在她完全不抱希望的这会儿,外面,一串强烈的灯光突然照亮了黑夜,从黑沉沉的窗口照了进来。

    她眸色闪烁了下。将书本放在茶几上,理了理身上的披肩,站起身来。

    外面,车的轰鸣声越来越靠近,很快的,在门口停下。

    她往门口走,没等外面的人开门,她已经将别墅的门拉开。

    外面,除了余泽尧之外,还有庄严和程恩。景誉的视线从旁边两人掠过,而后落向了余泽尧。

    “景小姐。”程恩和庄严打招呼。

    余泽尧看了景誉一眼,眼神里没有波澜,只是和庄严和程恩道:“你们回去吧。”

    庄严和程恩离去。

    余泽尧身上染着酒精的味道。他换了鞋子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拔下脖子上的领带。

    景誉带上门,看一眼那背影,跟了上去,“我一直在等你。”

    “看出来了。”余泽尧坐在沙发上,领带被他扔在一旁。他看起来似乎很疲倦的样子,整个人深陷在沙发。头顶的灯光似乎让他觉得很刺眼,他双目紧紧闭着,没再有下文。

    景誉默默的摸到墙上的灯掣,将厅里耀眼的水晶灯调暗了许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