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72 时光掩埋的情深 7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72 时光掩埋的情深 7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誉默默的摸到墙上的灯掣,将厅里耀眼的水晶灯调暗了许多。

    余泽尧似乎感觉到光线越来越弱,缓缓睁开眼来。抬目,就看到她正远远的站在墙角看着自己。

    “你还是早点睡吧。”景誉开口,在这样宁静的夜里,她声线清朗、干净,没有昨晚拒绝他时的冷漠,慢慢的舒缓了一些他心底深处的疲倦。他眯起眼看着她,“你不是在等我,不想谈了?”

    景誉摇头,走近一些,开口:“你喝了不少,有什么话明天再谈吧。”

    余泽尧含着醉意的眸子缀着头顶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视线落到她身上,他冲她抬了抬手,“过来。”

    此刻的他,没有清醒时的高高在上和蛮横霸道。这样的他,说出的这两个字,不是命令,倒更像一种夺人心魂、让人情难自禁的诱惑。

    他半靠在那,仿佛一个迷人妖精,施放咒语。

    景誉只怔忡的看着他,双腿朝他走过去,完全不听使唤。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他圈住腰抱在腿上坐好。

    入鼻的是酒精味混杂着他身上的那抹清淡的香味。

    景誉只觉得腰上男人的力道不轻,他下颔抵在她肩上,鼻尖贪恋的嗅着她的发香。很久的沉默,在彼此之间扩散。

    景誉没有动,只是任他这样抱着自己。她发现,只要他不是莫名其妙的冲自己乱发脾气,不可理喻的时候,她根本抗拒不了他的靠近,或者说亲近。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她自己都不曾发现。

    “想问什么现在就问。”余泽尧终于开口。仿佛满足于她身上的香味,他眉心间的褶皱松开一些,往后靠在沙发上望着她。大掌还烙在她腰上,缓缓摩挲着,不带情丨欲,却分明是情侣间的亲昵。

    明明穿着并不算薄的睡衣,但景誉此刻却无比的敏感。只觉得腰间他手指碰过的地方,都泛着灼人的热度。

    她把他的手指抓在手里,不让他乱动。目光微微垂下,和他对视,声音始终保持着平静,“为什么你不让我出门,不许我去上班?我是个正常人,不可能没有社交。”

    “你觉得是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却是反问。

    景誉想了想,摇头,“我想不出来。但是我觉得你没有理由必须要软禁我。”

    “谁说没有?我有很多要软禁你的理由。”余泽尧低笑一声,笑里竟是有几分落寞。

    似乎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他微醺的双目跳跃着不可掩藏的浓郁情愫,那眼神灼灼的盯着她,像是要看进她心里去,让景誉心弦狠狠颤栗。他手指爬上她的脸庞,拇指轻轻抚着她细腻的肌肤,似在感受那种触感,又似这样的触感远远不够抚平他心底的激荡,只低低的重复一次,“最大的理由,是让你好好待在我身边,除了我,谁也不能惦记你。”

    景誉从前绝对不是个能被人干涉到这个地步——连出行都不再自由,还不生气的人。可是,此时此刻,她不但生不了气,心里某一块地方竟是渐渐泛软。

    她问:“谁会惦记我?”

    余泽尧眼里多了几分严肃,“景荣被绑架的事,还没有明朗。不保证对方不会针对你。”

    景誉眼神波动了下,她望着他好一会儿,才轻声问:“你……是为了我的安全?”

    “……”他没有应声,可是,答案却是不言而喻。

    原来……

    他是在保护自己。

    他保护着景荣,照顾景荣,也保护着自己。

    景誉闷了一天的心情,突然豁然开朗起来。闷气一瞬间消失殆尽。剩下的,是舒畅和无法忽视的感动。

    在这之前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对自己或许只是玩玩而已,毕竟他的生活与她的生活相去甚远。

    可是,越和他相处下来,景誉越发现,这个男人其实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

    他不曾真正将她当玩物——即便是昨晚到了那地步,到最后关头他也没有真正的强要了她——反而还在给她解决生活里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麻烦。从海关那件事开始,到替她挡枪,救景荣,再到现在对她的保护……

    若只是和她玩玩,他又何需把她照顾到这个地步?

    过去一帧帧的画面,不断的在脑海里涌现,不断的搅着她的心湖,让她心底的漪越扩越大。

    这一刻……

    景誉突然间有种想要好好了解他的冲动。

    “在想什么?”余泽尧见她久久都没说话,再问一声。

    景誉摇头,“你腹部的伤口都好了吗?”

    声线,比起之前的清淡,这会儿要多了几分不可察觉的轻柔。唇角,亦能见淡淡的笑意。

    余泽尧似是不解,疑惑又探寻的打量她,眼神里含着深思。

    景誉被他那眼神看得很尴尬,难为情,她抿了抿唇,又问一句:“都好了吗?”

    余泽尧没有回答,只是将衬衫从下方撩了起来。他结实性感的腹肌露出来,没等景誉仔细看,他已经抓过她的手,摁在那伤口上。

    他肌肉硬邦邦的堪比石头,可是,却是滚烫。景誉手指触到,那热度让他微颤了下,想立刻抽回去。可是,手指触到那凹凸不平的伤口,又游移了下,不自觉地在那伤口上久停顿一会儿。

    到最后,到底是余泽尧有些承受不住,把她的手给从衣服里拽了出来。

    “摸够没有?”他声音沙哑,原本就是微醺的眼神,此刻更多了几分迷情。

    景誉被看得有些囧,将手收回去,尽量平静的道:“你破了的肠道有再去做复检吗?你现在又喝这么多酒,上次的教训,显然你都忘了。”

    余泽尧目光深邃的望着她,“下次复检的时候你陪我去。”

    “……嗯。”景誉点头,又补充了一句:“但复检前,你不能再喝酒了。最好一滴都别沾。”

    余泽尧眸中的光影起伏得厉害,而后,他有些无奈的道:“可能真不能不喝。”

    景誉拧着好看的眉,“作为医生,最不喜欢找各种理由不听话的病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