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73 时光掩埋的情深 7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73 时光掩埋的情深 7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你把我当你的病人,所以才突然问我这些事?”

    景誉沉默一瞬,才道:“我知道你不是我病人。”

    余泽尧紧绷的唇角,松懈开。他也不询问她,只双目凝神望着她,自顾自的道:“那我且当你是在关心我。”

    景誉抿唇,也没有出声反驳。

    只道:“你为什么不能不喝酒?你是副总统,你若是不想喝,也没有人能逼你。”

    余泽尧苦笑一声,“没那么简单。这世界上的定律就是如此——站得越高,便越多无奈。无论是生意还是政治,很多事都在酒桌上敲定的。你要不喝,就太过扫兴。”

    景誉不认同的看他,坚持道:“你的身体是你自己的,你不应该这么折磨他。我也不信暂时少喝两杯酒,外交就搞不定。”

    余泽尧笑一声,眸光里多了几许柔情。好一会儿,他才低声道:“好,我听你这个医生的。最近少喝点。”

    他这样说,景誉拧起的眉心才舒展开,“那你上楼洗澡睡吧,时间已经很晚了。剩下的事情,明天早上再谈。”

    她说着,从他腿上站起身来。想起什么,又顿住脚步,垂首看他,

    “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

    余泽尧喜欢她多和自己说说话,耐心的点头,“你说。”

    “昨晚……”景誉停顿一瞬。

    余泽尧显然是也想起昨晚那些画面,眸色深沉了些,“弄疼你了?”

    她有些难为情,没好意思接他这个问题,只问:“昨晚你为什么冲我发脾气?”

    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男人的神色沉下去一些。

    他不答反问:“你昨晚做梦了?”

    “嗯。”

    “梦到谁了?”

    景誉想了想,“很多人。”

    很多人中,也包括面前这个男人。

    她在梦里见到他,竟然也觉得无比的安心。可以安安心心的抱着他,可以眷恋的靠在他怀里。只是,后来的他,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梁晟毅那张脸……

    她原本以为自己对于梁晟毅还会留恋,毕竟他们曾是青梅竹马。至少,自己多少对他还会有些异样。

    可是,当在梦里见到他时,她再也没有以前那种依赖的感觉,反而是一种连自己都没有料到的抵触。

    她不再喜欢和他靠近。

    梦里,也是一样。

    “很多人,也包括你的前未婚夫——梁晟毅?”余泽尧神色间有几分暗淡。

    景誉诧异,“你怎么知道?”

    “想让我不知道恐怕比较难。”他站起身,眼神重重的盯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梦里叫他的名字?”

    景誉微怔。

    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在梦里叫那个人的名字。而且,还不止一次吗?

    余泽尧眼神始终沉郁,看她一眼,也不需要她的任何解释,只道:“上去吧,早点休息。”

    说完,他已经率先一步往楼梯上走。

    景誉看着那背影,突然明白什么,低声问:“就因为我昨晚在梦里叫了其他男人的名字,所以你生气了?”

    余泽尧脚步停下,没回头,“我不该生气?”

    原来,这个男人还是个如此小心眼的人。

    景誉如此想着,心里的某一块却又更豁然开朗了些。

    她绕过他,走到他面前去。她站在比他高两梯的台阶上,目光和他平视,轻声问:“你是我的什么人,为什么我叫别人的名字,你要冲我发那么大的火?”

    如她所料,他好看的眉心突突直跳。

    “你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我是你什么人?”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唇间咬出来的一样。又是昨晚那样盛怒的样子。

    景誉摇头,“我搞不清楚。”

    余泽尧捏住她的下颔,将她写着肆无忌惮的脸拽过去,重重的吻在她唇上。吻得很重,像昨晚那样,带着惩罚。热吻,在她唇上辗转。可是,他的怒火却没办法像昨晚那样没有节制的蔓延,因为……

    吻着吻着,她竟然在回应他。

    双手环住他的肩膀,朱唇微启,任他的唇舌探进去。

    这样的主动和服软,让余泽尧一下子缴械投降。他所有的怒气和强势在这一刻散去,又化作了满腔柔情。

    他扣住她的腰,将她摁在楼梯扶手上。吻再不似刚刚那样蛮横。

    景誉好笑。

    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找到了一个很好治这个男人的方法。他完全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吻到他身体每一处都滚烫起来,全身硬得和烙铁一样,余泽尧的唇才从她唇上稍微退开一点儿。写满情丨欲的眸子,此刻越发迷离性感,征询的看着她,“去我房间还是去你房间?”

    景誉这会儿稍微冷静了些。

    但脸上的红潮未退,她娇喘着,轻语:“不行……”

    他痛苦的皱眉。

    “我受伤了……”景誉咬唇,控诉的瞪他,“昨晚流了血,现在还疼。”

    余泽尧有些懊悔。但还是道:“下次,忍耐一下。”

    “忍耐什么?”

    “即使心里很想他,也别再我面前叫出来。”

    景誉:“……”

    她哪有在想他?

    景誉还没说什么,余泽尧已经从她身上退开去。他必须和她保持距离,否则,今晚他恐怕会忍不了。即便她受伤,他可能也会不管不顾。

    “上楼睡去,把门锁上。”他低语提醒。

    景誉莞尔。

    她是有意想再探探这个男人。她感受得出来他有多想要,如果一个男人真正只把一个女人当玩物,当消遣,不至于要一忍再忍。

    她往楼上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余泽尧像是有些没有耐心,“你再不走,一会儿我要是把你扛到我房间,你别又抵死不从。”

    景誉听到他这话,快步上楼。

    那句“其实昨晚我也有梦到你”的话,堵在了喉咙口。

    但是,心底团积了一天一夜的阴郁,到此刻,终于完全消散。

    余泽尧看着那背影,再看自己已经绷紧到发痛的身体,无奈的摇头。

    他一向是个擅长掠夺的人。他早已经想过无数次侵略的方式将她狠狠占为己有。可是,当她真正在自己面前时,他的耐心到最后却总占了上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