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77 时光掩埋的情深 7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77 时光掩埋的情深 77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誉恼啊。

    她说什么,这人都能往她吃醋那面掰。

    她面上始终温淡的道:“问问他的私生活而已,不至于要被强行打进’吃醋’的坑吧?”

    温衍之连看她两眼,似在思量她的情绪。见她面上始终无波无澜的样子,他耸肩,“行,算我冤枉了你。不过,老余你也知道的,这人在女人面前一向是很有魅力。”

    景誉没接话。

    温衍之继续道:“这么些年,他对其他女人下手确实挺快的。但是,这也能理解,对吧?毕竟总有要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

    他的话说完,久久没有得到回答。

    温衍之偷瞄她,她没说话,像是感觉到他的视线,她将脸别到窗外去。窗外冬日的街景,很萧条。呼啸的寒风让她觉得心里窒闷。

    温衍之在旁边突然哈哈大笑。

    景誉不得不转过脸来,“什么事这么好笑?”

    “还说不是吃醋,刚听我说了老余的事儿,你脸都黑了。”

    景誉怕了这人,“你不去做面部表情专家,有些可惜了。”

    “你别伤心。我刚说的老余那些话都是乱说的。”温衍之笑道:“他一向还挺洁身自好的,不怎么和女人乱来。而且,我看他对你是真挺有心思。以前我真觉得他和你在一块儿可能就是玩玩而已,但这么久我是看出来了——他对你不但是有兴趣,还兴趣大得去了。”

    景誉听着温衍之的话,刚刚那抹窒闷感散去一些。她道:“不一定吧。我知道他和莫家小姐的关系不简单。”

    突然提到莫环,温衍之像是被掐了喉管似的,刚刚的侃侃而谈,瞬间哑声。他一时间搜不到什么话来替自己的好友开脱,只略尴尬的笑着:“原来你也知道莫环。”

    景誉扯扯唇,“我见过三次。”

    一次是在白羽宫,一次是在游轮上,还有一次是那日莫环坐在他车上。

    她也没想到,原来自己竟然记得如此清晰。

    “哦。”温衍之只沉默了一瞬,但很快又道:“虽然莫环是对他挺有意思,但是他其实对莫环没什么兴趣。只不过……”

    停顿一瞬,他才道:“其实老余有老余的无奈,很多事是身不由己。”

    景誉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脸别到窗外去。车厢里原本热络的氛围,比之刚刚一下子降下去许多。温衍之是个活跃的人,但此刻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题和她谈。

    对于余泽尧和莫环的关系,景誉并不觉得失望。她早就知道。

    只是,心里那种压抑的情绪,又很难理清楚。

    温衍之将景誉送到副总统府门口,看着她人进去,才放心的驱车离开。

    他路上给余泽尧打电话。

    余泽尧并不清闲,抽了空才听他的电话。温衍之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随你。”余泽尧回得心不在焉。

    “好消息——”温衍之道:“我看出来了,景荣他姐真对你动心了。刚刚还在我这儿关心你的私生活来着。”

    温衍之的话让余泽尧在那边沉默良久。但是,像是终于有了兴致。他问:“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她知道你和莫环的事。不过我帮你解释了,你也是身不由己。”

    余泽尧脸黑沉下去。

    真是好一个’身不由己’。

    这话说得好像他和莫环真有什么。

    “谢谢你好意,以后不必麻烦你。没事我挂了。”

    “诶,老余,你等等。”温衍之把他叫住。余泽尧“嗯”一声,“怎么?”

    温衍之语气里已经收敛了之前的那些轻松,一时间沉郁了不少,“医院今天和我说,景晁臣可能该醒了。”

    余泽尧声音也跟着沉了几分,“我知道。”

    “……你要有心理准备。如果景晁臣真醒过来,景誉势必要知道些事情——到时候,她对你恐怕……”

    说到这,温衍之没有再说下去。他清楚的听到电话那端余泽尧的呼吸沉重了许多。

    没有等来余泽尧进一步的话,电话被他重重的挂断了。

    温衍之叹口气。

    另一边。

    余泽尧靠坐在办公室的软椅内,椅子旋了个圈,将目光投射到窗外。这个点,天已经全暗了下来,整个城市的夜灯都升了起来,将城市的繁华映衬出来。可是,烙印在他眼里,却是满目荒凉。

    她若是知道她父亲的悲剧,有他参与,那般执拗的她,恐怕永远躲他躲得远远的。

    到时候,若是再想和她在一起,恐怕再无可能。

    光想到这个可能,他眼里更添暗淡。

    ——

    晚饭,景誉是一个人吃的。

    吃过晚饭,戚锦年给她打电话,“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我今天去你们医院给陪我爸看病,才知道你这几天都没去上班。你老师说,你年前都不去了。到底什么情况?你是不是出什么事瞒着我了?”

    戚锦年话里都是担心。景誉觉得再不说实话,她定会乱想。略一斟酌,只好说了实情。把自己和副总统如今的关系全部如实说了。戚锦年在那边哇哇乱叫。

    “所以,你和副总统同居了?”

    “嗯。”

    “那你们俩……已经那个了?”戚锦年激动的道:“我的天啦!你知道网上多少女人想睡他不?鱼儿,你这得让人嫉妒死的!!”

    “……”景誉道:“你冷静些,我们还没到你想的那一步。”

    “不能吧?”

    “千真万确。”

    戚锦年特别了解景誉这人,“是你不乐意吧?”

    景誉沉默,答案不置可否。戚锦年扼腕的哀嚎,“你真是暴殄天物呐!要给我,我早就扑上去了。我说,景大小姐,景忍者,能问问你怎么忍得住能不对这么极品的男人下手的吗?”

    “你不都叫我忍者了吗?既然是忍者,总能忍常人所不能。”

    “行啊。我看你什么时候破功。”戚锦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真有那天,你得给我汇报!”

    景誉也在想,她能忍到哪天去?昨晚他们热吻时,他身体已经绷得无比痛苦。她也不是没有感觉。完全是为了试探他,她才找了个理由。可其实,如果他再坚持一下,她也许也会点头。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她手机一个新的电话冲了进来。

    ——

    预告:明天可以上车了,早点来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