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79 时光掩埋的情深 7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79 时光掩埋的情深 79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誉觉得冤枉死了。

    她刚要替自己伸冤,被男人重新含住柔软的唇。

    “原是想带你来多了解了解我,可看样子,你更希望是用别的方式来了解我。”

    景誉的唇被堵住,说不出话来,只捏着拳头气恼的捶他两下。

    她可没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想那些事的分明就是他自己,如今他还把自己摘干净了,推她身上来。她可真是冤。他也挺恶劣的。

    余泽尧望着她这含娇带嗔的模样只觉得胸口团积的那股**正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喷薄出来。

    该死!

    明知道这地方有够糟糕的,以他的身份实在不适宜在这种地方有过多的肖想。可是,忍无可忍。

    他托起她的臀,抱着她,将她一把压在身后的树干上。

    景誉喘息一声,手压着他的肩,他灼热的眼神灼得她身体也跟着滚烫起来。她道:“你刚在给我介绍稽兰,还没说完……”

    见鬼了!

    现在她还有心思聊什么稽兰?

    余泽尧高大的身子挤进她双腿中,大掌兜住她的臀,将她一条腿架在自己腰上。隔着布料,他身体暧昧邪恶的摩擦着她最敏感的地方,边慢条斯理的开口:“你现在靠着的这棵,是我在八岁那年和我爸还有泽南一起来种的。”

    景誉搭在他肩上的手指掐紧一些,忍住身体被厮磨后引起的燥热,她故意转移注意力,问他,“那你身后那颗呢?”

    “身后那颗是10岁的时候种的。”

    “……左边。”

    “左边是11岁,右边那颗是7岁种的。”余泽尧一口气全给她答完了,他空出的手穿进她衣服里去,“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他大掌滚烫。景誉被抚摸得颤栗不止,身体发软。思绪不清明起来起来。听到男人的问题,她迷离着眼看着他,“还有……”

    余泽尧扯开她身上的外套,“你平时话没这么多。”

    她外套里面还套着毛衣,竟然还是套头的,无比碍事。他躁郁的低咒一声,“平时也没见你穿这么多。”

    景誉更觉冤枉,“是你打电话特意叮嘱我多穿一些。”

    余泽尧咬她敏感的脖子最柔软的位置,“下次我让你少穿一些,你也要像今晚这么听话。”

    这个男人,撩人手段一流。说话间,牙齿在她肌肤上轻缓的摩挲,喷出的热气交杂着,景誉情难自禁的哼出一声,手掐进他肩膀上,勉强支撑着自己直着身板看他,“我……还有问题要问。”

    她声音都破碎,快无法成调了。

    余泽尧用了百般的耐心,眼神幽沉,“你问。”

    景誉舔了舔干燥的唇舌,“你打算在这?”

    真在这种地方,会被冻得够呛吧!而且,不远处庄严他们就在那儿。万一他们也进来了……

    余泽尧没回,反倒是看着她笑了,唇吮她的下颔,“你想要了?”

    景誉没说话。

    无从反驳。

    男女之事,无论是自己的感受还是对方,彼此都是能感觉到的。就好像她同样清楚得感觉到男人此刻的**。

    余泽尧的唇移到她唇上,大掌从她衣服里抚过,又一寸寸带着致命诱惑般的往下,他低语:“即便不做,我们在这儿也可以做点其他事……”

    他所谓的其他事,就是极尽所能的撩拨她。

    从吻,到吮,到摸……

    景誉到最后被他弄得热汗淋漓,靠在树干上都已经站不稳。身上湿漉漉的难受。这种感觉,又熟悉又陌生,又快丨慰又觉空虚。到最后,她受不了的抖得厉害,被男人从地上直接打横抱起。

    余泽尧将景誉从深林里抱出来的时候,庄严以为是出了什么事,面色一凛,手利落的将枪掏出来,朝他们走过去,“先生,是不是……”

    “站在那,别动!”余泽尧把他喝住。

    景誉早已经回过神来,这会儿亦觉得窘迫。她刚刚被弄得衣裳不整,还好现在夜色朦胧,庄严离他们又有一些距离,她才得以不至于在庄严面前太过狼狈。

    余泽尧将她抱到她车的副驾驶座上坐好。景誉把衣服理了一下,就听到男人沙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把安全带系上。”

    景誉拉上安全带。

    庄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问:“先生,是不是景小姐受伤了?”

    “没有。她很好。”余泽尧拉开驾驶座的门,回头看了庄严和其他保镖一眼,“不用再跟着我,你们都回去吧。”

    庄严一听,不明所以,“可是,万一有危险……”

    “我有分寸。”余泽尧说完,弯身坐进车里。也没等庄严说什么,车速猛飙,车子飞快的驶进深沉的夜色里。

    车速从,而后直逼180,景誉捏紧了安全带,提醒他,“你慢一点。”

    余泽尧抓过她的手让她的手放在他双腿间。那凸起的滚烫烙着她的手心,听到他苦笑的问:“还能慢吗?”

    在慢下去,他怕自己会暴血身亡。

    景誉见他这般受尽折磨的样子,突然扭过脸去笑了。

    余泽尧看着那笑容,有片刻的晃神。一会儿才道:“看我这么难过,你就高兴。看来我平时是太惯着你了。”

    景誉把滚烫的手收回去,“你是不是走错路了?这条不是往你那儿开的。”

    “还记得回家的路,看来你还已经恢复过来了。”余泽尧调侃她。取了手机打电话,开的是免提,手机就丢在仪表盘上。

    很快的那边就被接通了。

    “这么晚,什么事?”温衍之慵懒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

    “打电话通知一下你们酒店的总店,给我准备一个房间。大概还有十分钟我就过来。”

    景誉听到这话,窘了下。难怪这条路不是回去的路。

    温衍之稍微清醒了些,“你不回你副总统府住什么酒店?”

    “抓紧时间。”

    “这么着急?该不会是带哪个女人去酒店吧?不回你副总统府,难道特意为了避开景誉?”

    “你赶紧闭嘴吧!”

    “你又认识了什么新的女人,怎么一句也没和我提过?可我今天送景誉回去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和她保证你对她是真心的。你这样的话以后让我怎么和她……”

    “十分钟帮我把房间搞定。”余泽尧把温衍之的话直接切断,也没给他继续胡咧咧下去的机会,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有点意外,写长了!明天一定上车了。大家请早!晚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